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全台半數縣市希臘化 兆元債務誰來還?

2015-07-29
作者: 林洧楨

▲(圖/陳俊松攝)

全台22縣市舉債總額首度突破1兆元大關, 除了苗栗發不出薪水的財政困境難解外, 會不會有愈來愈多縣市跟著希臘化?

7月24日,財政慘況「媲美」希臘的苗栗縣終於獲得行政院同意,預撥下半年一般性補助款8億元的救命金援,岌岌可危的苗栗縣府總算能苦撐過7月;但眼看8月發薪的新考驗又要來敲門了,這場「縣長花錢,全國埋單」的歹戲,看來一時無法落幕。然而,苗栗縣只是全台縣市亂花錢最離譜的代表,其他21縣市,情況也沒好到哪裡去!

縣市政府陷以債養債泥淖
社福支出不手軟,拖垮財政主因

攤開財政部近10年各地方政府財政資料發現,在多年視舉債為常態的情況下,2014年全台22縣市的負債總額已經首度突破1兆元大關;不僅如此,在主計總處2013年歲出歲入資料中,22縣市竟然就有12縣市是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況。

造成財政惡化的原因,不斷加碼的社會福利支出是禍首,從債務沉重的苗栗縣、離島人均負債最高的澎湖縣,到全國財政實力最強的台北市、本島負債最低的嘉義市等多位財政官員,都異口同聲認定,社福支出是最大財政威脅。

苗栗縣舉債到薪水發不出來,幾近破產,苗栗縣主計處長陳榮貴終於如願把借錢加碼的生育津貼,從3.4萬元調回到2萬元,但這之前,苗栗縣長徐耀昌已經又花了900多萬元買敬老手杖送銀髮族,簡直讓人看傻眼!

在短時間累積出22億元負債的澎湖縣財政處副處長謝昆水也坦言,「澎湖也是舉債做社福!」宛如宿命一般,愈窮的縣市愈要做社福,因為當地或人口老化(年輕人找不到工作都出外打拚)、或貧窮人口多,正是最需要被照顧的一群,偏偏地方政府多窮,舉債作社福的情況自然多,惡性循環下,窮縣愈窮愈花錢的怪現象屢見不鮮。而且真正讓財政官員害怕的,是沒人敢當壞人喊停。

除此之外,花大錢蓋蚊子館、蓋了又拆的不當設施,這種大興土木的浪費公帑並非苗栗縣前縣長劉政鴻的專利,去年底台北市拆掉的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台中市停建卻須賠款的台灣塔,都是明顯案例。攝影師姚瑞中近年追蹤台灣閒置公共設施,就發現多達上百處、遍及全台的蚊子館更是嚇人,這也讓他感嘆地說,對抗蚊子館是一場沒有盡頭的戰爭。

六都債務 10年增5成
頭號戰犯高雄市 2年不支出也還不完

如同雲林縣前財政局長、熟悉窮鄉財政問題的富邦金獨董陳錦稷所言,苗栗的負債問題不是現在才發生的,這是長年累月導致的,負債數字只是最後各項因素總和起來呈現的一個結果,「台灣各縣市的狀況也是如此!」他表示。究竟全台22縣市的負債與財政狀況,到底有多嚴重?

先來看掌握最多資源的六都。○六年總負債才剛突破5000億元,如今六都負債已一舉突破7500億元大關,短短10年欠錢規模就暴增約50%,六都負債大幅攀升的首要大市就是高雄市。

過去10年內,高雄債務新增約1075億元,獨攬六都高達2500億元新增債務中的43%;這段時間內,這個南部第一大城撐出了2448億元總負債規模,如以高雄市2013年約1120億元的歲入計算,2年完全不花錢都還不完;逾9萬元的人均負債金額,更是大大高於苗栗縣2萬元之多的可怕數字。在2013年的歲入歲出資料中,雖然比起○六年多賺了55億元,但歲出開銷更大,約100億元的短差,也是全國最高,六都中,自籌財源的能力也只贏過台南市。

但高雄市喊冤說,負債高的一大原因是與高雄縣合併後,增加的千億元舊債未清,中央也累積減少撥付630億元的補助款,以及其他「中央請客,地方埋單」的支出;而其增加的負債,主要來自於市長陳菊想要改造城市所啟動的長期重大建設,例如捷運、輕軌、灣區建設等;這些投資能否為高雄帶來經濟效益,還有待觀察,不過在降低公教人員數量上,一四年與○六年相比,少了1201人,是僅次於台北市、排名第2的好成績。

雖然還有500億元的舉債空間,高雄市也積極增加財源,方法之一就是要求石化汙染大戶將總公司遷籍到高雄市,否則高雄人民永遠是汙染、石化管線受災戶,但公司的稅卻繳給台北市的不公平現象。

苗栗危機 標準負面教材
宜蘭、嘉縣、雲林、竹縣都告急

台北市就是一個在市庫基金銀彈充足下,不需要向外舉債,多年來都是六都中唯一不需要舉短債應急的有錢人。而過去因營業稅改為國稅,而發生積欠健保費爭議的台北市,因為2014年底還掉190億元,而意外成為全台還錢冠軍;此外,台北市財政局科長徐淑慧表示,雖然台北市負債預算編列近年都超過2000億元,但這只是方便資金調度的規畫,實質每年包含建設所須的負債規模,其實約只在1400至1600億元間。

六都新鮮人的桃園市,近十年悄悄減債達百億元,成效甚至比同樣減了百億元,但整體負債仍是持續攀升的台南市還要好,而且2013年的歲入比歲出還多了約35億元,也是當年各縣市中成績最佳的城市。不過2014年與2006年相比,在升格的影響下,公教人員增加超過2000人,僅輸全台最高的新北市(增加人數超過5000人)是一大隱憂。而新北市除了人事大幅成長問題外,也是近年來全台歲出與歲入成長最大的冠軍城市。

再看包含苗栗的本島13縣市狀況,過去10年的總負債從1785億元成長到2477億元,在走勢圖中一路狂奔的負債猛牛就是苗栗縣,在13縣市累積成長約4成、新增近700億元的負債錢坑中,這個財政失控的客家山城就獨攬超過3成、約219億元的債務,而苗栗縣2013年的歲入也不過約223億元,長短債比率逼近7成,無法舉債調度,是全台財政最嚴重城市。

13縣市中,與2006年相比,2013年歲出規模成長最快、增幅達21%的是宜蘭縣,卻是另一個長短負債比同樣超過50%法定上限的城市。事實上,近年縣長林聰賢搶錢功力並不差,成功復辦童玩節並開闢幾米公園等,有效激勵觀光與旅遊業的發展,不僅2013年歲出歲入沒有短差,歲入規模更已成長約42%,在13縣市中排名第3。可惜的是,這樣的好成績卻因為沒有妥善節流而被大幅抵銷,成為近10年增加約75億元負債、人均負債高達5萬元的財政危險城市。

最仰賴中央奶水的城市則是嘉義縣,中央補助依賴度達60.5%,目前長短債比率都超過45%警戒線,2013年的歲出歲入短差也超過28億元。

自籌財源比率最高的城市,是有新竹科學園區坐鎮的新竹縣,而且這個科技大城也是比起2006年,歲入規模成長達53%的最會賺錢城市。但除了與宜蘭同樣沒有注意節流問題,長債比率已經逼近45%的警戒線的問題外,與2006年相比,公教人員數增加約370人,排名第2(新竹市最高,381人),長期人事負擔也值得注意。

屬於農業縣市、羸弱體質的雲林縣,10年新增63億元負債,不只規模逼近300億元,49.52%的長債比率已達法定債限臨界值,雖然還可以借短債來調度,也是岌岌可危。

舉債最少的是嘉義市,在市議會積極把關,力抗社福與舉債風潮下,近10年減債7成以上,無論長短債比率都從約2成降低到5%,總負債只有少少的11億元,尤其在13縣市普遍舉債超過3成的情況下,更顯得這個本島超低負債城市的可貴。

離島三縣零負債破功
陳光復讓澎湖懸崖勒馬

在這波舉債風潮下,就連過去長期有政府補助奧援的離島三縣零負債財政都破功了。

澎湖縣早在○六年,「離島建設基金」公共建設補助款從10億元大幅限縮剩2億元之前,就吹起舉債建設風,過去10年負債以平均每年1億元的速度增加,到去年累積負債超過22億元,人均負債飆出比嘉義市、桃園市、彰化縣還高的2.06萬元,雖然長短負債比還低於25%,但卻被評為財政「達重度昏迷需仰賴葉克膜」的難堪成績。目前新上任的縣長陳光復已經停掉斥資5億元的大倉島馬祖像計畫,開始量入為出的進行財政撙節檢討。

在賺錢如流水的金門酒廠菸酒捐稅收支持下,金門不只財政足以負擔全台最優的社會福利開銷,68.04%的自籌財源率,更是22縣市之冠,是最讓人羨慕的城市。至於連江縣的馬祖酒廠雖然獲利不如金門酒廠,但在長年量入為出的保守施政下,仍堅守住零負債的傳統。

台灣的財政,從中央到縣市,都因近幾年的經濟衰退、稅收欠佳下,顯得窘困,偏偏討好式的福利支出只增不減,更讓財政雪上加霜,何況還有驚人的人事費用支出,更拖累中央與地方政府,這些問題不改善,台灣成為下一個希臘,似乎已是指日可待的事了。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