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號令十萬鐵粉的現場魅力 江蕙演唱會創百億奇蹟

2015-07-29
作者: 洪綾襄、黃靖萱

▲(圖/資料室)

流行音樂走過數位化衝擊,產業終於重返榮耀, 搶票搶成社會現象,演唱會唱成百億元商機。

穿著絢麗的禮服,她站在聚光燈的下方,雖然看不見歌迷殷切的眼神,但仍能感受台下投射來的熱情,28萬人等著聽她開口唱出封麥前最後一次演唱會。紀錄即將創下,而她掀起的「江蕙現象」,也將聲光、歌舞齊發的現場演唱狂潮,再推升到高峰。

今年1月2日,江蕙無預警宣布封麥,16場演唱會,開賣當天超商與寬宏售票不堪瞬間湧入流量而系統癱瘓,黃牛票水漲船高,最便宜的800元高台票,竟一度喊到7萬5000元;粉絲搶票的熱度史上未見,不得不再追加9場,依舊吸引34萬人同時上線搶票,不到半小時搶購一空。

7月25日晚上,台語歌壇天后江蕙在首場告別歌壇「祝福」演唱會上,唱到泣不成聲。當天晚上由源活娛樂所設計華麗舞台,與音樂節奏同步變幻色彩,台下聽眾隨歌聲與特效如癡如醉,跟著江蕙的喜與悲,一起笑一起哭。

現場超魅力 歌迷如癡如醉

這就是現場演唱最迷人也最難被取代的魅力。根據文化部2013年流行音樂產業調查報告顯示,2013年全台共舉辦2500多場大大小小演唱會,平均每天舉辦7場演唱會,累計168萬入場人次,近2年來熱度有增無減。

追憶青春的資深歌迷,讓江蕙、80年代歌手黃鶯鶯,還有一開再開的民歌演唱會,聲勢依舊不墜;而正值青春的年輕歌迷,著迷於和偶像近距離接觸、互動的現場表演,撐起這1年超過100億元的產值。

南韓天團EXO,整齊畫一的舞蹈及炫目的舞台,即使在平日舉辦,仍吸引萬名女粉絲朝聖。跨年夜,五月天的演唱會,3場共15萬人一起同樂,嗨翻高雄世運館。

即使不是超大型的演唱會,悶溼的5月,華山的Legacy裡,冰冷的鼓聲、孤寂的吉他、陰鬱的唱腔,靜夜裡,英式搖滾團體「先知瑪莉」的「梅雨季」演唱會,沒有放聲尖叫,近千名歌迷滿足地跟著頹廢的弦律輕搖著。

不同的舞台設計、迥異的表演形式,但都同樣令人醉心。

台灣最大演唱會製作商、也是五月天等歌手演唱會專屬合作夥伴的必應創造,總監周佑洋算了算,6年前必應1年約承辦50場演唱會,2012年增至120場,「去年開始,從女巫店到世運主場館等級的演唱會,1個月我們參與的就超過100場。」

蘇打綠經紀人、也是資深音樂人林暐哲分析,1980年代是MTV時代;2000年是網路時代,小孩子做一首歌,就可以在YouTube上賣,直接可以看到下載數和點閱數;而2010年代,從虛擬走向實境,現在正是演唱會的時代。

在這時代,考驗的是演唱實力及現場魅力,「不會唱,但很紅的歌手愈來愈少了,」戴著黑框眼鏡的林暐哲有一張娃娃臉,其實他25歲就當上製作人,在魔岩音樂時代,參與過楊乃文、陳綺貞等歌手的唱片製作,一路看著唱片界從輝煌到黯淡。尤其當iTunes、Spotify等新線上收費平台興起後,更是翻轉產業獲利模式,「那時CD包得再大包也沒人買,」林暐哲苦笑,「演唱會是低迷已久的流行音樂產業找活路的一種方式。」

產業模式翻轉 唱出新活路

現在,音樂界熱烈迎來文藝復興。在流行音樂產業調查報告裡,2013年台灣流行音樂營業額已達455億元,其中,音樂展演營業額高達130億元,也就是每100元的流行音樂產值中,就有近30元來自演唱會,而有聲出版則僅11元。

Legacy音樂展演空間兼創辦人、中子文化執行長張培仁觀察,「音樂本質沒有改變,是生活方式的改變。」他指出,隨著主流媒體的碎片化,相較於購買大量複製產出的錄音作品,年輕的聽眾更青睞獨特、不可取代的現場體驗;因此音樂公司也開始要求藝人走出錄音間,展現唱、跳、創作、演出等現場魅力,讓音樂「被看見」。

像是在台北市文化局長、曾成功舉辦過伍佰演唱會的倪重華眼中,台灣現場演出影像做得最好的是蘇打綠。2007年,蘇打綠只不過是曾在600人場地「the wall」表演的團隊,在6場售票的現場演出賣爆後,看到潛力的經紀人林暐哲,一下子要蘇打綠跳級挑戰一萬人的小巨蛋。

蘇打綠主唱青峰很緊張,也擔心票房不好,林暐哲會因此破產。在一次機會,林暐哲把青峰叫上小巨蛋的舞台,對他說,「你看,沒你想像那麼大,你就想成比女巫店大一點就好。」但其實,從舞台望出去,青峰眼中的小巨蛋,像是大到看不見盡頭。但那次一唱就是5個小時的紀錄,也讓蘇打綠成為第一個在台北小巨蛋開唱的獨立音樂藝人。

今年5月,他們才結束位於北京工人體育場的3萬人演唱會;7月25日,蘇打綠「再遇見」巡迴演唱會也將在香港紅磡,第一次挑戰連續演唱4場的紀錄。

搶奪商機 各路英雄入戰局

產業生態改變,連唱片公司的結構也跟著改變。中子文化旗下的事業體,就以培養具有現場及創作能力的歌手藝人為主,其中,第一種類型是音樂分享平台街聲(street voice),讓年輕創作者發表最原形的創作,新生代歌手盧廣仲、徐佳瑩等都曾在街上發表作品。累積一定能量後,即有機會到能容納上千位觀眾的「legacy傳音樂展演空間」表演,或在簡單生活節(simple life)、或觀眾數在1500至3000人左右的「台客搖滾嘉年華」等場合試水溫;更成熟的藝人如周華健、蔡健雅等,則有中子旗下的經紀公司「水晶共振」,安排規畫到兩岸三地巡迴演出。

看上這波現場演唱成為主流的商機,去年全球最大的演唱會主辦方理想國(Live Nation),和五月天的唱片公司相信音樂,合資成立台灣理想國演藝。理想國演藝總經理嚴光華分析,「音樂產業在這10年內發生重大變化,過去藝人賣唱片,演出是附屬的,但現在發唱片變成宣傳品,演出、代言等收入才可以賺到錢。」

於是,一直以歐美作為營運重點的理想國,相中近年來亞洲消費力強且資金充裕,也開始布局亞洲,從日、韓開始,去年,則是來到台灣,他們不只引薦歐美藝人,如4月底來台的資深美國男團新好男孩「Backstreet Boys」,更重要的是,將台灣藝人帶到國際歌迷眼前。例如去年,理想國和相信音樂合作後,帶著台灣天團五月天,首次到歐洲舉行演唱會,由理想國在英國做宣傳、場地租借、燈光和音響等設備提供。

當然,不只是國際型的理想國,搶食演唱會商機的各路英雄,也各擁新應用、新利基加入戰局。除了從相信音樂的演唱會製作部門獨立出來的「必應創造」,當然還有這次江蕙演唱會的主辦單位──張惠妹經紀人陳鎮川所經營的源活娛樂,而「綜藝之母」葛福鴻旗下超級圓頂,則是囊括日、韓大咖藝人的來台演唱會,另外,周杰倫的巨砲娛樂、滾石系統出身張文玲的天空藍等,都是演唱會行業內的翹楚。

演唱會超夯,現在台灣演唱會的困境,不是沒有人看,反而是演出場地難尋。

嚴光華分析,日本音樂產業之所以強大,就是因為場館多,一個禮拜可舉辦數十場演唱會,久而久之,民眾也把看演唱會當作生活的一部分。而台灣,「演唱會真正開始蓬勃,就是小巨蛋蓋好後,總算有一個大型場地可以支撐國際性、好的演唱會,」周佑洋說。

但現在,小巨蛋一位難求,2016年下半年的場地,今年9月以前就一定要送件申請,否則一定預訂不到,而且,還不是先訂先贏,必須經過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的審議,綜合評估哪項活動對台北市及小巨蛋場地的貢獻效益較大,因為小巨蛋除了收租金,還要抽票房。事實上,靠著單場租金50萬元、票房抽成1成,小巨蛋的年營收也達到3億7000萬元台幣。

對抗韓流 期待新一代巨星

再以成本來考量,如果要請國外大牌藝人如芭芭拉史翠珊,也非得在小巨蛋不可,「如果只借得到Legacy等僅能容納1000多人的場地,那平均1張票就要50萬元才能回本,」嚴光華誇張地說,過去台北只有老舊的中山足球場及市立體育場,大牌藝人來的意願很低,「如果瑪丹娜要在亞洲舉辦七場演唱會,台灣如果沒有好場館,一定搶輸其他國家,因為藝人如果可賺到更多錢,當然也就更願意去。」

只是,如今的榮景是能持續的榮景?還是最後的榮景?林暐哲有點悲觀地認為,現在能賣爆小巨蛋的台灣巨星,除了蕭敬騰之外,基本上都是2000年以前出道的歌手,就連爆場後再加開場次,甚至變成社會新聞的江蕙,都已經宣布封麥。反觀南韓,韓流一波波襲來,一團比一團年輕,卻一再攻占小巨蛋,賣出最昂貴的票價。「台灣未來還有幾個能賣爆小巨蛋的新天王天后?」

當燈光亮起,音符休止,大家期待的一代比一代更讓人振奮、更感動人的表演者加入,台灣才能持續跟上演唱會商機的韻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