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洪子堯醫師與何帥穎護理師 搶救八仙傷患那一夜熱血醫護拚奉獻 別人需要,我就站出來
熱血醫護拚奉獻 別人需要,我就站出來

2015-07-27
作者: 洪綾襄

▲洪子堯(左)、何帥穎(右)。(圖/王均峰攝)

近幾年醫病關係緊繃,強調依法行醫,但在那一晚,洪子堯等醫護人員都把這些暫拋腦後,「這種重度燒燙傷患我就是得吃下來,當下能做都要做。」

6月27日晚上,八仙塵爆引發重大傷害,當21名重度燒傷病患被送到北市聯醫中興院區時,急診室主任洪子堯和護理師何帥穎知道,儘管院內人力和設備不足,自己正暴露在醫糾風險下,他們還是必須接收這批傷患,因為北部所有醫學中心急診室都已經大爆滿了。

入行十年沒看過的景象
緊急動員令,所有醫護人員都回來

何帥穎是最先跟著救護車到現場支援的護理師之一。當天晚上9點多,醫師剛交班,緊急電話響起,只說了八仙樂園舞台爆炸,要出雙軌救護(和消防局共同出勤)。何帥穎體諒女護士晚上到事故現場會害怕,便自告奮勇,「整條快速道路上全都是消防車和救護車的紅燈,塞車塞了20分鐘才到。」到達後他打開車門卻根本來不及下車,因為一開門立刻就被推進一只橡皮艇,他和醫師看到嚇了一大跳,上面躺著一名3度灼傷面積超過90%的男性,已經氣若游絲了,「我入行十年沒看過這麼嚴重的傷,」他心有餘悸地說。

消防員指示何帥穎送到另一家醫學中心處理,但同時間他的通訊軟體群組叮叮作響:「21名燒燙傷者送抵中興,急診三號。」

急診三號是中興院區的動員代號,表示有大量傷患湧入,全院總動員,發出的人正是急診室主任洪子堯。洪子堯那天本來是早上8點值到晚上8點,但聽到要出雙軌,就不敢下班。他以為最多一車2個傷患,沒想到來的是一輛大巴士,總共運來21名燒傷面積超過3成的重度燒傷患者。

「中興(區域醫院)急診只有兩線(同一時段兩名醫師值班,一般醫學中心至少五線以上),我判斷人手絕對不夠,當機立斷發出急診三號,動員所有人回來,在急診室集合,」洪子堯說,很多人立刻回來,不僅外科與整形外科,連放射科、腎臟科、骨科的醫護都都來幫忙。

院內突然湧入此起彼落的哀嚎聲,但這些傷患都很守秩序,還會互相幫忙。洪子堯記得有一個年輕人臉整個燒焦,角膜也破了,幫他插管的時候,儘管很痛,還是點頭表達謝意。

當所有醫護都忙著安頓傷患,但家屬陸續來了,氣氛便開始緊繃,有家屬耐不住久候開始抗議,有人說他要去醫學中心不想留在中興,嚷著要轉院。

醫護本質就是奉獻
大環境很艱困,但是不能放棄

此時,跑了兩趟現場的何帥穎也趕回來,但他也只能告訴家屬台北市所有醫院急診都緊繃了,而且只有兩輛救護車,整個晚上都已經疲於奔命了,只能請他們自己叫民間救護車。

洪子堯坦言,這幾年因為醫病關係緊繃,大家都依法行醫,保護好自己再說,但事件當下,中興所有醫護人員都把這些顧慮拋在腦後,「這種重度燒燙傷患不應該送到聯醫,但其他醫院真的沒床,我就是得吃下來,會不會被告?明天的事明天再說,當下能做都要做。」

37歲的洪子堯在中興9年,之前任職新光醫院急診室,「我認為這種醫師比較像我想當的醫師,現在醫師都變得次專科化,雖然講深度、專精,但腸胃科的就只看腸胃,神經只看頭,而急診醫師在危急的狀況知道要怎麼做事,我從住院醫師時就當急診室醫師。」

洪子堯表示,醫護的本質是利他,有付出特質的人才會一直待在公立醫院;這一點,70年次的何帥穎也很有同感。他表示,護理師薪水比醫師低,醫師拿100分之80,20才給其他醫護人員,但,「說真的,我的同事們很陽光,每個人其實都是勵志故事,不管下班時間,醫護人員本質就是無私奉獻;當天有好幾個醫護都是自願來的,只是覺得別人需要我,就站出來,就是兩個字,熱誠。」

何帥穎表示,男生念護理系要能抵抗社會壓力、異樣眼光才能畢業,目前男護士只有10分之1,公立醫院給的薪水很少,但自己有護理師和專科護理師證照,背著人命,在台北市薪水低於5萬(無急診加給),這要怎麼生活?「我還是覺得在醫療體系可以學習更多,尊榮之前必有謙卑,身處到最基層時學到的東西最多,真的是興趣,才能夠走很久。」

何帥穎也重新思考醫護的本質,「也許你覺得我在唱高調,但真的,要不是因為台北市民需要我,我才不會一直待在公立醫院。」再累還是笑容滿面的他,甚至鼓勵同世代的年輕人,「我們是支撐國家的棟梁,是當下最重要的一群人,就算大環境條件很艱困,但還是不要放棄可以讓世界更美好的機會。」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