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吸菸,不吸菸?衛福部出怪招 電影人傻眼

2015-07-03
作者: 塗翔文

▲(圖/取自幸福路映畫社youtube)

抽菸是個人自主行為,並不違法,也不等於犯罪或色情,若列入分級制標準,豈不太荒謬?

吸菸,不吸菸?這是一道選擇題,聽來像是孫越叔叔會說的一句話。《吸菸/不吸菸》(Smoking/ No Smoking)也是去年過世的法國大師級導演亞倫雷奈(Alain Resnais),在1993年推出一套兩部的經典電影,從女主角抽菸或不抽菸的兩種選擇,道出任何一個決定,都可能帶來影響生命巨大改變的奇妙故事。

如今,吸菸或不吸菸,竟成為電影分級制度下的爭議話題,恐怕是電影人始料未及的;而出這怪招的奇葩單位,叫作衛福部。

文化部日前舉行電影片分級審查會議,天外飛來一筆的衛福部居然有代表建議,只要有吸菸畫面的電影,都應勿歸於普遍級。《聯合報》在6月25日的報導中,引用衛福部國健署菸害防制組副組長羅素英的意見寫到:「影視作品吸菸鏡頭容易影響兒童和青少年,所以向文化部提議分級與標示警語,建議將吸菸鏡頭出現頻率與特寫鏡頭時間,納入分級審議自律原則中。」

衛福部看到黑影就開槍

乍聽此事,我下巴都要掉下來了。什麼時候電影分級制度的相關議題,衛福部也來插一腳,那麼下次討論《傳染病防治法》,要不要也請電影導演列席發言一下?

台灣是支持民主、言論自由的土地,很多事情的觀念態度,似是走到很前面了;卻也因為海納百川,亦看得到保守至極的言論。比方在同志議題,我們會在張惠妹演唱會上,看見彩虹旗飄搖全場的壯觀與感人;轉瞬間,又聽見不少衛道團體提出令人匪夷所思的反對立場。所以,知道有人提出只要有吸菸畫面的電影,都應排除在普遍級之外的荒謬說法,好像也不足為奇了。

這不需要理論和學術背景做後盾來加以申辯,基本上,這是推卸責任、不願正視問題的態度,也就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落伍觀念。東西壞了,就推給最後一個使用它的人負全責;捷運殺人事件,就推給大眾媒體裡的影視作品,說是它教壞了年輕人。抽不抽菸,根本是個人自主的行為,就像你選擇喜歡吃麥當勞或牛肉麵一樣,難道連吃東西的習慣,也要推給影視節目去負責任嗎?

政府所有管理事情的方法,也發自同樣的邏輯。給錢、補助,最在意一切核銷的公文查核,前提「防堵」的概念,就怕有人貪贓枉法、從中偷錢。為了怕將來被家長、老師、衛道人士或團體批判,乾脆要求把吸菸這件事訂入分級審查的規定裡,從此就像沒事了,再也沒有年輕人會抽菸、買菸了。

多麼可笑的思維? 我自己也不抽菸,但我尊重抽菸的人;我不愛吃美式速食,但我尊重愛大口咬漢堡、嚼薯條的人,難道我們就該規定大家躲在暗處吃,只因它們的高熱量、高脂肪不夠健康,所以不該讓兒童模仿嗎?保護兒少的概念,並非掩耳盜鈴,而是基於因他們的年齡、智識上還無法分辨虛構下的違法或不合理的情事,所以才採用分級制,希望指引家長判斷參考。

抽菸是個人化的選擇,它涉及的是健康問題,並不違法,也不直接等於犯罪或色情,如果把它強加列入分級制標準,那還有多少事該被列入?吃檳榔?喝酒?最後,我們的普級,是不是只剩下官方宣導短片才能通過?看不到任何真實社會的切片樣貌?

新聞一出現,就遭到不少電影人的批評訕笑。幸好聽說文化部並未被衛福部牽著鼻子走,否則真是大開倒車。我們常在國際場合面對許多外國影人,還能自豪地討論台灣電檢制度對藝術的自由尊重。比方之前丹麥導演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ier)的爭議作品《性愛成癮的女人》(Nymphomaniac),台灣就是亞洲各國中極少數能夠順利上映,並且一刀未剪、列為限制級的一個國家。

電影分級豈能開倒車?

電檢與分級的概念,台灣也不是一蹴可幾的自由開放。以前尺度較嚴,檢查委員不太理會意識形態問題,經常就只達到「數毛數點」的階級,「看到黑影就開槍」。我最記得高中時鬧得很大的新聞,就是凱文.柯斯納(Kevin Costner)自導自演、獲奧斯卡最佳影片的《與狼共舞》(Dances with Wolves),據說審查委員靠著「逐格檢驗」,發現男主角在河邊沐浴時,透過茂密草原半遮半掩,還是有隱隱約約正面全裸的露毛鏡頭,於是堅持要修剪那不到一秒鐘的畫面。

當時的片商只有兩種選擇,一是乖乖修剪,二是被迫接受既醜又可笑的「噴霧」效果。於是我就有了幾次畢生難忘的超爆笑經驗。其中之一是法國新浪潮導演路易.馬盧(Louis Malle)九二年的《烈火情人》(Damage),電影描述父親愛上兒子女友的悲劇,就在最後兒子撞見兩人在室親密的關鍵戲裡,父親全裸衝出來追逐崩潰的兒子,多麼殘忍的時刻!結果我們偉大的新聞局就在男主角的第三點處貼上一個白色、發光的大圓圈,我記得全場觀眾笑成一團,硬生生地把一場悲劇搞成喜劇。

幸好,現在這種「噴霧」的情事已成為往日記憶,我們採取將電影分級、而不傾向修剪電影原貌的開明態度。至於新的分級提案,是希望比照歐美國家,將級別改以年齡直接標示,讓觀眾可用直觀方式,清楚地知道這片子是幾歲以下的不得觀賞,或許這樣就不會再有帶3歲小孩硬闖要看《侏羅紀世界》的荒謬新聞出現了。

台灣電影人面對創作,一向能大剌剌地呼吸自由空氣,這是我們長久以來的驕傲,也是最強大的競爭力,千萬別輕易讓它蒙上塵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