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鄭貞茂

金管會副主委,曾擔任前台灣金融研訓院院長、花旗銀行台灣首席經濟學家

鄭貞茂:聯準會6月會議所傳達的訊息

2015-07-06
作者: 鄭貞茂

▲(圖/取自聯準會臉書)

2015年底聯邦資金利率水準的預測中間值,維持在0.625%不變, 這意味今年可能升息2次。

電影《沉默的羔羊》是1991年上映的美國驚悚片,描述一名聯邦調查局實習幹員捕捉一名連環殺手的經過,被認為是恐怖片的經典之一。片中藉由茱蒂.福斯特所飾演的聯邦調查局實習幹員克麗絲,與霍普金斯扮演的食人魔醫師漢尼拔之間的精采對戲,透過不斷的童年回憶與精神分析,最後終於尋獲連續殺人狂野牛比爾。

為何要引用這部電影來分析聯準會的利率政策?其實眾所周知,聯準會的利率決定,雖採用貨幣政策成員投票表決,但聯準會主席卻有很大的影響力。要了解美國升息動向,須先了解現任主席葉倫的看法。

多數分析師認為,葉倫屬較溫和的鴿派,這可從當初她與美國財政部前部長桑默斯(Lawrence Summers)在角逐聯準會主席時,由她獲得派任之後的市場反應看出來。當時若由桑默斯出線,多數人認為聯準會退出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的腳步將加快,同時升息的速度也會很快,因為桑默斯認為財政政策是解決美國經濟問題的較佳方案,聯準會的QE效果較差,且可能產生扭曲市場的負作用。

葉倫鴿派立場 市場深信不疑

反觀葉倫則主張在美國經濟復甦尚未站穩腳步之前,尤其勞動市場與通膨預期都未回到合理的水準之前,聯準會不宜輕易升息。葉倫在2014年元月正式成為聯準會百年以來首位女主席,當年美國債市以大多頭作收,10年期公債殖利率從2014年年初的3%,一路下滑至2015年首季的1.6%才止跌回升,這與美國經濟在2014年年中的強勁表現完全背道而馳。

即使聯準會前主席柏南克在2013年6月向市場警告,維持低利率太久可能會產生後遺症,主張應該逐步縮減QE規模,葉倫上任後蕭規曹隨,也的確在2014年12月結束第三輪QE的購債計畫,但市場利率仍是往下走,顯示市場對於葉倫的鴿派立場深信不疑。

不料2015以來,就像電影情節總是曲折離奇一樣,雖然希臘脫歐危機再起,國際油價明顯下跌,通膨壓力大幅減輕,美國首季經濟表現也意外的差,但美國債市利率卻開始反彈回升,10年期公債利率從2月中的1.6%,大幅上揚至6月初的2.5%。

連帶影響美債利率短、中、長期均線都出現觸底回升跡象,顯示美債接下來走空頭的機率大增,幾位聯準會官員先前也放話,認為美國最快將在6月開始升息,讓六月份聯準會議格外引人關注。

這次會議有一些變與不變。改變的是聯準會對美國經濟成長的預測,2015年從3月預測的2.3%~2.7%,下調至1.8%至2.0%,但把明年經濟成長預測從2.3%至2.7%,微幅上調至2.4%至2.7%。

聯準會對勞動市場改善速度也較先前保守,對失業率的預測,今年從5.0%至5.2%,上調至5.2%至5.3%,2016年預測則維持不變,為4.9%至5.1%。對通膨的看法也較先前略微保守,對今年消費支出物價上漲率的預測,則維持不變,為0.6%至0.8%,2016年預測些微下調,從1.7%至1.9%下調至1.6%至1.9%。

另外,聯準會也公布全體貨幣政策成員對未來聯邦資金利率的預測,這就是所謂的點陣圖,其中對2015年底聯邦資金利率水準的預測中間值,維持在0.625五%不變,這意味今年可能升息2次,每次升息一碼(0.25個百分點)。至於2016年,官員預測基準利率將攀升至1.625%,低於他們3月時預測的1.875%。

這些結論出來之後,看起來離聯準會升息仍有一段時間,因此債市利率曾經短暫下跌,但隨即反彈向上,主要原因就在於葉倫的談話顯示,美國聯準會今年應該仍會升息,市場已經開始調整。

倘若九月升息 也不要太意外

回歸到葉倫的想法,她在2014年的聯準會貨幣政策會中,首度改變字眼,將原本政策利率將維持低檔一段時間,改變為耐心等待升息時間,當時市場解讀聯準會對於升息的立場,已經從6個月內不會升息,轉變成3個月內不會升息。

今年3月,葉倫再度改變新聞稿字眼,將耐心等待字眼拿掉,改為未來升息將取決於經濟狀況,這也是當初市場認為升息將加快腳步,最快可能在6月就會升息的緣由所在。不過隨著國際預測機構紛紛下修今年全球經濟成長預測,國際貨幣基金更公開呼籲聯準會應該等到2016年再升息,讓市場對升息預期再度延後,這時候葉倫跳出來,應該有助於恢復市場對升息的時程表,一些投資銀行目前已經改變看法,認為9月份倘若聯準會升息,也不要太意外。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