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大巨蛋案大暴走 柯P的四個失誤
民意支持度下滑 工程專業界也質疑

2015-06-03
作者: 曾嬿卿、林洧楨

▲大巨蛋案延燒5個月,即將到了柯P清理戰場的關鍵時刻。(圖/陳俊松攝)

柯文哲上任以來,猛打大巨蛋案,市府甚至下達停工命令。柯P的鐵腕固然有人叫好,卻也在企業、工程界引發不少爭議,甚至拉低其個人支持度,到底柯P犯下哪些錯誤?

我們一定要做對的事,我們做的事是絕對正確的。」5月23日,週六,台北市仁愛路的NY BAGELS聚集了10多位建築師,這場餐會有兩個主角,台北市副市長林欽榮與都發局長林洲民,林欽榮說了這句話。

當天的參與者多是「建築改革社」成員,包括林洲民也是。由於前2天才發生大巨蛋停工事件,不少建築師對北市府五個月來針對BOT案的態度頗有疑慮,這場餐會成了執掌工程部門的「雙林」的說明會,以及建築師輪番提出意見的交流會。雙林信心滿滿,認為自己在做「對」的事,希望批評者能「放手」。

台北市長柯文哲上任5個多月,左打財團、右打前朝的「五大怪案」,占據了所有新聞版面。其中,遠雄的大巨蛋案,由於金額最大、爭議最多、且未完工,留待更動的空間最大,更成了「怪案之王」,雙方攻防一波比一波猛,市府甚至更下達「停工」命令。

民調下滑,大巨蛋害的?

根據TVBS在五月下旬做的最新民調,柯P的滿意度跌破6成,為59%,比一個月前下滑5個百分點,不滿意度則從17%升至25%;對大巨蛋處理的滿意度從52%下跌至48%,不滿意度上升了10個百分點,變成38%。由於這個民調是在柯市府對大巨蛋下停工命令、又局部復工後所做的調查,反映出台北市民對這個事件的觀感。

柯P好幾次公開說,大巨蛋案是他最頭痛的事 ,「貪婪的財團跟複雜的政商關係」,曾放話拆蛋。並決定在六月中旬辦公聽會,決定大巨蛋未來。

不過,柯P的鐵腕固然有人拍手叫好,卻也在企業、工程界引發不少爭議,尤其幾次發言反覆,決策不清,資料外洩,名嘴信口開河,卻又始終拿不出足以讓遠雄或前任市長馬英九、郝龍斌「一刀斃命」的資料,民眾從一開始「搬凳子看好戲」,到後來卻看不出理路,導致疑慮漸多。

建改社社長呂欽文就認為政治歸政治、專業歸專業,不應該為了特定目的,混淆了專業事理,尤其是打翻法治穩定與程序正義;過去他們這些專業界深受政府動輒變更體制之苦,原本希望老友(林洲民與呂是大學同學)能進政府部門改革不合理,但他們在外面看,卻發現北市府往往用非常手段翻盤,破壞原來機制。

林洲民則不以為然,他對本刊記者說:「我們進來才五個月,要看過去五年來的多少資料,爬梳出問題在哪裡……長遠來看,這些所謂『決策反覆』,都是很小的事。」他相信自己在做正確的事。

然而,工程專業界卻對北市府的若干作法有所質疑。綜觀柯P處理大巨蛋,至少犯了四個錯誤,導致聲望滑落;若他不能及時修正作法,未來他動這顆蛋的正當性將大打折扣,反而錯失改革機會。

▲大巨蛋的安全性,始終是外界爭議焦點。(圖/陳俊松攝)

調子拉太高,證據呢?

巨蛋蓋在擁擠的東區,去除原本綠意盎然的樹木,建物龐然大物逼近街道,幾乎少有人認為是理想的位置。台北市土木技師公會理事長洪啟德就坦言,巨蛋生在人車這麼多的地方根本不妥,逃生相對困難;但當初若生在關渡,沒有商機根本不會有人進來做。但既然已經下在這裡,就應該考慮怎麼讓他更完美,採用最有利的方式去處理;真有人謀不臧,就交檢調處理,要切兩個層面看。

北市法務局長楊芳玲說大巨蛋案「合法不合理」,除了證明馬英九不智,對遠雄讓步太多,還要能證明遠雄有違法,才有辦法拆設施。遠雄先天形象不佳,又發生葉世文收賄事件,趙藤雄有前科之累,但誰是大巨蛋裡的白手套蔡仁惠、收賄款的葉世文?市府在沒有證據之前,如何推翻前朝做的決策?

尤其調查案子的廉政委員會沒有法律基礎、妾身未明,由其調查的案子是否具公信力?並非柯所言「他們都是律師(鄭文龍、袁秀慧),不敢亂來,還要顧聲望」,特別是,迄今看不出柯P在大巨蛋案的戰略目標是什麼?逼遠雄吐出權利金?還是改善消防安全?因為,將戰鬥指數拉這麼高,民眾就期待市府抓到遠雄具體的錯誤,但卻往往「雷聲大,雨點小」,名嘴夸夸其談,卻錯誤百出,一旦後續發展發現「遠雄沒有那麼多錯」,市府談判氣勢必然受挫。

停工復工 決策反覆?

例如,5月20日,台北市政府由都發局長發函遠雄巨蛋勒令停工,理由是施工造成古蹟毀損、捷運隧道產生裂縫、違反環評承諾事項、且監測數值持續惡化、對建物基礎大底完成日期說法反覆、承諾事項未達成、81處主要構造與核定建造圖不符。但又旋即在兩天後,同意讓遠雄對大底「報備施工」,引來外界批評決策反覆。

幾位曾受邀勘察的專業技師都認為,停工決定有失嚴謹。中華民國大地技師公會副理事長陳江淮表示,大底施作還在進行,貿然停工才真有危險。因此停工後市府找四大公會(土木、建築、結構、大地)到現場勘察並討論,全部與會者都要求捷運側有兩處正要做的基礎板,應立即施作,大底也應盡速完成,才不會影響板南線及其他工地安全。

陳江淮認為,市府在停工前應先找專家,針對安全部分應該先考量,討論完再決定停工事宜。他也感嘆,工程臨捷運的開挖,國內的法規或技術都有一定程序,大巨蛋離捷運的距離(13公尺)、深度(地下4、5層),都不是特例,並非名嘴講的多危險。

陳江淮前後去大巨蛋現場看過兩次,也拿到資料分析,發現外界有些誤解。他指出,以這次吵最凶的捷運地下潛遁隧道變形,法規最大可以容許是不得超過2公分,捷運局的管控更嚴,要求設計的時候變形不能超過1公分,結果,當初設計者自己訂得更嚴謹:水平小於1公分,垂直的下限只有0.25公分,他的目的是當成工程開挖的管理值。所以,所謂行動值超標,不必然就是危險的,這顯示外界對專業認知的落差很大。

▲趙藤雄自認沒做錯事,態度強硬。(圖/楊弘熙攝)

停工理由,不符比例原則?

洪啟德也參加了復工會議與現場勘察,他認為,照理停工應該是停某部分範圍,不是全面停工,因為市府查到的81項缺失,多屬變更設計部分,在業界,一般沒有危害到公共安全的部分,是可以事後報備,先行施工;呂欽文也指出,他把81項變更逐一查看,似未有造成立即危險之虞,全面停工不符合比例原則,「何況,政府最後有使用執照審查可把關,一旦沒通過,業主要承擔一項一項改回來或拿不到執照的風險。」

先是用安全的理由要求停工,後又因安全問題同意部分復工。北市府原想逼遠雄提改善計畫,卻功虧一簣,反被自認站得住腳而「皮皮的」遠雄作壁上觀,讓其他專家打臉市府,實在得不償失。

林洲民接受本刊訪問時仍強調,安全問題是巨蛋最關鍵的問題,尤其是消防疏散。在《大巨蛋體檢報告》中,指出五大安檢關鍵問題:一、建築量體過大導致災害風險劇增;二、商場與巨蛋共構造成安全危機;三、各棟地下停車場整體連通,災害易蔓延擴散;四、戶外空間無法容納所有逃生民眾;五、消防救災無法進行。直指遠雄未能滿足安全要求。林洲民並指出,遠雄的防火性能審查尚未通過。

但遠雄副總經理蔡宗易不滿地說,這是沒弄清楚狀況亂講,事實上,沒有五棟建築要一起重新審查的問題,因為不同使用目的的建築物,該要求的防火性能根本就不同,怎麼可能同時審查,而且,這五棟建築物個別的審查早就都已經通過了。

洪啟德表示,他能理解市府對安全的要求,畢竟出了事,市府必須負責,但先前遠雄模擬的系統,與市府後來找日本專家的系統不同,到時候恐怕難逃仲裁的命運。他認為,巨蛋可能需最優先滿足逃生需求,遠雄的估計也許樂觀了一點,因此商場功能要縮減,但商人在商言商,問題怎麼解決是一大難題,「我覺得他們雙方已經沒有互信基礎,很多事情根本談不下來,各自堅持。」

政治當道,專業退位?

專家們也都擔心「專業退位」。也許遠雄社會形象不好,但是,「遠雄不能代表一切,在大巨蛋裡面,他只是代名詞,大巨蛋裡有很多專業分工,包括施工廠商的專業技師、設計技師,這些都擁有國家證照,他要變更、調整,都要對安全負責,要簽字蓋章。」陳江淮表示,不管哪個政府部門,應該先走法治、專業、制度這三個部分。

柯P揭弊凸顯不合理,贏得許多喝采,但手法上難脫粗糙批評,有人擔心,柯P動輒以「好人、壞人」區分大老闆,但若「壞人」按國家既定機制走,卻突然被說要打掉重來,法律上政府難以討到便宜。

遠雄則表示,之前趙藤雄已經說過,如果大家認為遠雄做大巨蛋是暴利,遠雄願意全民釋股,讓這些認為會賺錢的人來認股;如果認為遠雄不該做大巨蛋,那就請市府用合理價格買回,遠雄可以退出。

當初體檢小組提出拆蛋與拆商場兩個方案,但柯P表示他看了「頭很痛」,難以決定。事實上,市府內部也有不同意見,除了最近被爆外洩公文、提供「糧草」給媒體、名嘴的市府顧問洪智坤,被認為最想「拆蛋」外,負責公安的林欽榮與林洲民也被視為對遠雄最不假辭色的「主戰派」;而負責議約的另一位副市長鄧家基、法務局長楊芳玲、捷運局長周禮良,則被認為相形友善的「主和派」。專家也觀察到,市府內的橫向協調不足,因為柯P挑出來的人都很優秀,但似乎誰也不服誰,各持己見。

總綰兵符的柯P,如何帶領這群精英,做出合情合理合法的大巨蛋生死簿,看了5個月雙方叫陣的台北市民,恐怕不會再給柯市府太多時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