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金融風雲

台壽完美出嫁 朱炳昱安全下莊朱國榮不再攪局 中信金贏了面子
朱國榮不再攪局 中信金贏了面子

2015-05-29
作者: 廖君雅

▲台灣人壽二度招親再度情定舊愛中信金,前董座朱炳昱是關鍵人物。(圖/王均峰攝)

兩年前,台灣人壽歡喜宣布嫁入中信金,然而在公開招親後,卻突然演出毀婚戲碼;如今,台壽重新招親,再度與真命天子中信金婚配。這其中,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5月12日傍晚6點,中信金控和台灣人壽共同在證交所召開重大訊息說明會,宣布通過約當323.5億元新台幣金額的換股併購案。有別於近2年前雙方大張旗鼓地開記者會宣布喜訊卻又破局,這次雙方均在不想發生任何意外的壓力下,更顯謹慎低調。

1年前,因為國寶人壽前大股東朱國榮藉由搶奪龍邦國際經營權,使得台壽與中信金的婚事告吹,原董事長朱炳昱也因此從贏家變輸家,不僅兒子朱博瑋辭去龍邦董座,自己也黯然交出台壽董事長的位子,成為駐會董事。然而,當外界都以為他對台壽的影響力所剩無幾時,促成此次交易案的關鍵人物,依然還是這位退居二線的前董事長在幕後操盤。

這大半年來,朱炳昱鮮少在台灣公開露面,朋友間談起,也只知道「朱董在廈門蓋醫院」,但少有人知道,在出售台壽一事上,依然是朱炳昱從頭到尾全程掌控,並在關鍵時刻親自出馬和中信金高層協商。

5月12日當天,朱炳昱一大早先在台中參加台壽代理總經理林欽淼母親的告別式,隨即趕回台北參與董事會,會後又和現任台壽董事長許舒博共同代表台壽簽約,即使略顯疲態,卻仍讓人看得出是大功告成之後的輕鬆愉悅。

國寶被接管 台壽遲早要賣

今年初,台壽再度與中信金談判合併,朱炳昱親自前往南港的中信金融園區拜訪中信金高層,身段和姿態都比先前更柔軟。「畢竟他是當事人,也還是台壽大股東,先前搞出來的爛攤子,還是要自己收拾,之前鬧得那麼難看,至少要給對方有台階下,」知情人士說。

去年向中信金「悔婚」後,為了安撫保戶和業務員,經營階層曾公開宣示台壽要走自己的路。但在8月份國寶人壽被金管會接管後,加上檢調緊迫盯人注意朱國榮,也讓朱派勢力消退,因而傳出台壽再次向外招親的消息,而且動作更加積極。因此在今年3月底,國寶人壽遭接管後確定賣給國泰人壽,四月初,台壽隨即對外正式公告出售的消息後,當時就有不少業界人士斷言:「少了朱國榮攪局,台壽出售是遲早的事。」

撇開近2年的浮沉,接手台壽20多年來,朱炳昱確實吃了不少苦頭。台灣人壽成立於1947年,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壽險公司;九八年民營化後引入龍邦集團,但在低利率時代,龐大的舊保單反倒成為利差損的負擔,而金控底下的保險公司如國泰、富邦等大者恆大,獨立壽險公司的經營空間更顯狹小。

「他算是相當認真經營的大老闆」,與朱炳昱私交甚篤的資深壽險公司高層說,出身中醫世家、後來跨足營建事業的朱炳昱,原本對保險事業完全外行,直到接手台壽後才從頭學起,還去進修拿學位。「現在他已經可以把那些專業經理人問到無話可說。」

這位壽險界高層觀察,朱炳昱寧可把龍邦董事長一職交給長子朱博瑋,好讓自己專心經營台壽,而兩個兒子也都被他送去念政大、逢甲保險相關科系,作為日後接班的準備,除了已能獨當一面的長子,同樣在台壽擔任董事的次子朱健瑋,目前也在台壽投資研究部擔任經理,負責台股產業投資。

優勢漸流失 尋求併購出路

但即使如此賣力經營,民營化後的台壽,並未擁有太多優勢,再加上與國泰、富邦等領先群的差距愈來愈大,規模中等又缺乏金控背景加持的台壽,在資金與經營壓力愈來愈沉重的情況下,公開向外尋求併購機會,成了最好的出路。

雖說商場沒有永遠的敵人,但中信金願意再吃回頭草,給朱炳昱第2次機會,也是因為目前的壽險業中,台壽確實是碩果僅存的好標的。首先,併入台壽5000億元的資產後,中信金的壽險事業規模已經將近兆元新台幣,直追辜家二少辜仲掌控的中國人壽;其次,台壽旗下還有福建的君龍人壽、持股4成的未來資產投信,以及產險、資融等四家子公司,剛好能與中信銀互補;再加上台壽所擁有的華國飯店、台北中山北路新總部大樓,以及許昌街壽德大樓等不動產,也能讓中信金在不動產投資布局上大幅躍升。

不過,朱炳昱也心知肚明,歷經這2年的紛紛擾擾後,台壽的賣相已經沒有帳面上那麼漂亮。相較於連併大都會、宏利兩家外商壽險後積極衝刺的中信人壽,台灣人壽裹足不前,2年來公司資產雖然也成長了25%,但和資產增加了快兩倍的中信人壽相比,差距正在急速縮小中。

因此,如果維持目前的態勢不變,中信人壽的資產規模可能很快就會超越台壽,也因此,在今年2月,台壽釋出二次招親的訊息後,其他潛在買家雖然也「捧場」表達興趣,但在龍邦國際的重大訊息中,直接點名中信金這位特定對象,顯然是在洽談策略合作或整併的對象名單時,刻意釋出的誠意。

面子掛不住 裡子卻大贏

朱炳昱是中信金前老董辜濂松一手創立的三三會元老會員,從前經常帶著朱博瑋見習觀摩,於公於私和中信大股東辜仲諒也有淵源,也因此即使這次二度招親,台壽談判的籌碼明顯變少,不但簽了悔婚保證條款,連存續名稱和董事席次也沒寫在合約裡,但在僅維持同樣的換股比例的條件下,以當天收盤價換算,交易金額突破300億元,比上次多出近60億元,雖說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但裡子卻稱得上大贏,讓第2大股東台灣金控董事長李紀珠對這樣的結果都表示很滿意。

可以預期的是,經過這段紛擾,順利將壽險女兒嫁掉後,朱炳昱未來極有可能在台資金融圈中全身而退,往後也不必再為台壽煩心。去年10月下旬,朱炳昱難得一次公開露面,就是在廈門為龍邦的婦產科醫院舉行動土儀式,當時他也露出了許久未見的笑容。對他而言,遠離金融圈後,單純地只做快樂大股東,把更多心力放在自己感興趣的醫院經營上,懂得急流勇退、見好就收,想必也是朱炳昱這2年來最大的人生體悟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