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鄭貞茂

金管會副主委,曾擔任前台灣金融研訓院院長、花旗銀行台灣首席經濟學家

鄭貞茂:過剩經濟學

2015-05-18
作者: 鄭貞茂

▲(圖/Pixabay)

雖然各國政府祭出寬鬆貨幣及財政政策,將經濟導回正軌,但畢竟受過傷就是不一樣,全球有效需求仍有待復原。

多數人對經濟學的印象是,經濟學是一門研究資源稀少性該如何做最有效率分配的科學。比較有名的例子如馬爾薩斯著名的「人口論」,他認為人口的增加將呈等比級數上升,但糧食生產僅能呈算數級數增加,所以最後不是發生戰爭人禍導致人口下降,不然就是多數人將陷入貧窮線邊緣掙扎。七○年代及八○年代的能源危機是另一個例子,當時許多專家都預測再過50到100年全球原油將開採殆盡,原油價格將持續飆高。

當然,上述預測都沒有實現。全球人口至今已超過70億人,也有很多人所得落在貧窮線以下,但2013年人均所得超過一萬美元的國家或地區,也高達79個,情況應該不算是太糟糕。另外國際原油價格最高曾在2008年達到每桶約150美元,之後遇到金融海嘯曾經一度跌至30美元。但在全球景氣持續復甦以及地緣政治等因素主導下,近年來油價多半維持在每桶80美元以上,一四年第4季油價突然急跌,至今每桶約50到60美元上下。

眾多生產要素 出現供過於求

2008到2009年的全球金融海嘯是一個關鍵點,雖然各國政府祭出空前的寬鬆貨幣政策及財政政策,將全球經濟導回正軌,但畢竟受過傷就是不一樣,全球有效需求仍有待復原,潛在產出也較金融海嘯前有所減損,因此許多國家即使在海嘯過後的六年,仍陸續採行寬鬆貨幣政策,希望加速經濟復甦,但這也產生許多怪現象。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全球經濟目前面臨許多生產要素供過於求的窘境,例如原物料當中的原油、棉花及鐵砂。此外,勞動力與資金也都出現過剩現象,這些都是有效需求不振的結果。

以美國庫辛(Cushing)原油庫存為例,近期攀升至4.89億桶,是自1982年開始記錄以來的歷史新高。另外全球棉花目前估計約有1.1億包(bales)被閒置在全球各地的紡紗廠及倉庫,也是美國政府自1973年開始統計以來的新高。除了原物料供給過剩之外,許多製成品的供給也出現過剩現象,例如今年2月美國耐久財存貨增至4130億美元,是1992年開始發布這項數據以來的新高。而在中國大陸,汽車經銷商擔心車子賣不出去,因為汽車庫存也來到2年半來的新高。

原物料及製成品供過於求的結果就是價格下跌,並可能形成通縮隱憂。人力過剩也導致薪資上升不易,消費支出變得更保守,儲蓄率則反向上升。至於資金過剩則凸顯投資不振、儲蓄過多,其結果就是市場利率下滑。2014年國際貨幣基金總裁拉加德女士曾經說過,全球經濟已陷入「新平庸」,其意涵其實就是我們正面臨低經濟成長、低通膨與低利率的環境。

問題是在目前供給過剩的時代,政府能夠做的事情也很有限。以財政政策來說,美國、日本、歐盟政府都是債台高築,而且債務還在持續增加中,因此局限了實施擴張性財政政策的空間。至今美國共和、民主兩黨仍在為財政平衡爭論不休;而日本在提高消費稅之後,經濟陷入衰退陰霾;希臘財政危機短期內仍是歹戲拖棚,歐元區財政撙節仍是主流思想;而中國大陸地方政府債務問題就像是一顆不定時炸彈,不曉得什麼時候會爆炸。凡此皆說明,雖然提振有效需求財政政策可能比較有效,但各國政府總不能債留子孫,一直以舉債來提振經濟。

再看看貨幣政策,從美國聯準會實施量化寬鬆政策開始,全球利率水準就持續往下探底,而當利率水準過低時,其實已陷入所謂的「流動性陷阱」,亦即央行寬鬆貨幣政策的效果將逐漸遞減。可是在財政政策無法發揮的情況下,貨幣政策便成為各國政府手中的唯一法寶,尤其是如果其他國家央行降息而你不降的話,後續引發本國貨幣升值也不利出口及經濟成長,於是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就好像吃嗎啡一樣,一旦上癮便難以戒掉,最後的結果就是市場資金氾濫,但經濟仍毫無起色。

負利率時代 懂借貸將成顯學

在政策無法發揮效果的情況下,其實應該讓市場機制發揮功能。舉例來說,當價格下跌時,生產者應該減少生產,以便支撐價格。但在原油市場中,幾個主要生產國家誰也不願主動減產,有些國家甚至增加生產,想要以產量彌補價格下滑的收入損失,所以最後的結果就是生產持續過剩,價格持續下滑,形成惡性循環,直到有人受不了倒閉退出市場為止。但問題是在這過程中,有些產業有國家政府的力量在背後支撐,形成不公平競爭,或是有些產業倒閉可能形成另一波金融風暴,讓政府窮於應付。所以在過剩經濟學的時代,懂消費、懂借貸將成為顯學,因為在負利率的時代,債權人必須付出利息才能讓人來借錢。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