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臉書加速媒體淘汰賽

2015-05-04
作者: 黃哲斌

▲(圖/Pexels)

新聞媒體依賴臉書,吸引年輕讀者的眼球;但臉書賺走多數流量與廣告,媒體只得到不值錢的「讚」。

3月底,美國著名調研機構eMarketer發布一則不算太驚人的新聞:18到34歲的千禧世代中,5成7「每天至少1次上臉書接收新聞或資訊」,其中3成「每天數次在臉書上看新聞」,1成4「幾乎全天持續上臉書,查看新聞或資訊」。

根據同一項調查,「看新聞」是千禧世代的臉書主要活動之一,高達7成會點閱朋友轉貼的新聞。換言之,臉書運算法已取代本世紀初的「雅虎新聞專區」或是RSS機制,成為「新聞整合式閱讀」的主要訊息來源。

臉書壯大 原生媒體更邊緣化

這正是新聞媒體對社群網站又愛又恨的主因,媒體一方面依賴臉書等社交網站,才能吸引更多年輕讀者的眼球;另一方面,臉書賺走了多數流量與廣告,媒體經營者往往只得到不值錢的「讚」,以及相形微不足道的網路廣告。

在此同時傳出,臉書準備設立自己的新聞專頁,並積極與《紐約時報》、《BuzzFeed》、《國家地理雜誌》、《時代雜誌》等媒體洽談授權,直接轉貼這些媒體的新聞報導,而不再轉介流量,相對而言,臉書打算回饋部分廣告收入,作為吸引加盟的誘因。

也就是說,臉書希望打造一個10年前的「雅虎新聞專區」,差別在於,雅虎當年以極少的授權金取得新聞,臉書的「胡蘿蔔」還不清楚。當然,這也引發美國新聞界的警覺與辯論,擔心臉書取得更強大的內容整合力量,讓原生媒體更加邊緣化。

對於新聞產業而言,網路科技發展至今,不斷丟出讓人頭痛的新問題,卻很少有明確答案,臉書的鴻圖偉業正是其一。

短期之內,媒體轉型還沒有一個終極解答,而是各自摸索實驗。我們當前看到的種種嘗試,都不是成熟的商業模型,或許可以說,我們正在「重新發明新聞媒體」,過程很痛苦,未來很不明確,經常以失敗收場。但若不嘗試,只能眼睜睜看著舊有模式老化毀壞,尤其在新世代閱讀模式的夾擊下,網站首頁、電子信、RSS等傳統導流工具高速貶值,臉書專頁與App等新工具也不時遭遇瓶頸。

以下是幾個新聞產業的努力方向,請記住,這些實驗更像是「發明輪子」的中繼過程,而非「發明汽車」的最終方案:

新聞風格、形式 不斷被顛覆

一是新聞風格的實驗,類似BuzzFeed、Vox、Business Insider等原生新聞網站,以更快的速度,更活潑的取材,更貼近年輕世代的標題及圖文編排,創造大量分享與點閱,然後,靠著廣告收入獲利。

然而,這些網站的報導風格,也不時引發爭議,包括可信度、嚴謹性、過於娛樂化等,台灣也有類似取向的原生網站,以羶腥聳動內容吸引流量,同樣不時遭受抨擊。

二是新聞形式或敘事方式的實驗,例如《紐約時報》網站經常結合動畫與動態資訊圖表,解釋或敘述新聞事件;《華盛頓郵報》也開設「Know More」專區,以互動圖表詮釋單一主題;法國獨立新聞網站RUE 89則以類似闖關遊戲的互動問答,引導讀者親身介入類似「重建海地」等重大議題。

最新爭議案例,是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兩位記者,設計了一款簡單的網頁互動遊戲《敘利亞之旅》,讓讀者假設自己是敘利亞難民,希望離開這個戰亂中的國家,動身前往歐洲,透過角色扮演及線上問答,虛擬體驗敘利亞人艱難的生活處境及死亡威脅。

該遊戲推出後,遭受英國八卦媒體《每日郵報》及《太陽報》猛烈抨擊,認為太不道德;反而是嚴肅報紙《衛報》支持,該報引述新聞學者認為,「未來,新聞是可以玩的,互動媒體是不可避免的趨勢。」

三是營收模式的實驗,例如群眾募資,美國的Beacon,台灣的We Report、SOS、資深記者孫窮理創辦的《焦點事件》,以及最近在網路募集2500名訂戶的慢雜誌《眉角》,他們都試圖借用網路群聚力量,跳過傳統的通路及廣告商,直接面對讀者,由閱聽人直接支持報導者。因為如此,內容生產者確保不受廣告主或媒體主管影響。

對於傳統媒體而言,這是一種激進的商業模式,也是一種演化中的新聞組織形態,我一度認為,當代新聞媒體必須經歷一次產業崩解,讀者必須經歷某種閱讀斷裂經驗,下一世代的媒體商業模式,或是新聞生態圈,才可能真正出現。

此刻,我們正站在此一臨界點上,目睹板塊分解重組。臉書等社群網站的壯大,正在加速這場媒體淘汰賽的節奏;然而,也正鼓勵更多創新力量萌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