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Techorange科技報橘

《TechOrange》是一家創於台灣的數位社群新媒體,於 2010 年底成立,旨在探討重要的網路、科技或創業發展趨勢與創新。我們的主要讀者群包括網路創業家、關心全球數位科技最新發展與商業應用的品牌及廣告代理商,也包括科技業的菁英從業人員等泛科技產業從業者。每天大概花吃顆橘子的時間來瀏覽就夠,吸收科技新知沒負擔!

那些年,我被慈濟洗腦的歲月

2015-03-18
作者: Techorange科技報橘

「我們要學習師公上人成立慈濟時,不怕苦、不怕難的精神!」 「吃飯時,要以碗就口、挺直背脊,才是有規矩的乖小孩!」 「多餘的壓歲錢,要存起來給師公上人蓋學校!」

805160242141775

(圖片來源:中央社

16 年前,還在讀小學的我,每逢周末就被爸媽送去慈濟高雄分會的地板上打坐,名義上是為了「精進身心」。

那時的我不會了解,當年因為一攤血故事而成立的慈善事業,16 年後的今天會擁有雙北土地 5 萬餘坪,成為金錢與權力交織的大財閥;「商人」與政客們則是搶著奉承「上人」,為自己遺臭萬年的做為購買贖罪券。

年幼無知的我們,就像懵懂的羔羊般,進入了慈濟創造的體制,膜拜著似真似假的「師公上人」,然後不知不覺的被體制化,成為這些大人們定義的乖小孩。

這篇文章除了回顧我那段被「靜思語」、「師公上人」洗腦的童年時光,更看看慈濟是如何用縝密的宣傳模式,將慈善、端莊、優雅的表面工夫深植人心,維護這一座永不倒塌的封建帝國。

 

  • 一罐罐不知去向的福慧珍粥

童年時期,台灣天災(921 大地震、賀伯颱風)人禍(白曉燕命案、劉邦友血案、大園空難)不斷,慈濟志工穿梭在災難現場中撫慰受難者的身影,在當年只有老三台(編按)可看的電視新聞中,不斷的被重複放送。

自此,藍白相間的慈濟制服便成為台灣人心目中濟世救苦的一盞明燈,父母親也在因緣際會下成為慈濟會員。

繳交一個月 100 元的功德款,可以換得一本慈濟月刊,還能領取幾罐以八寶粥為內容物的「福慧珍粥」。慈濟的刊物成為了父母親閒暇時的消遣品,而一罐罐福慧珍粥就是我與老弟的下午茶點心。

323

(圖片來源:慈濟官網)

但嗑完這罐精心設計成「上蓋挖了洞就能當撲滿」的八寶粥後,才知道代誌不是憨人所想的那麼簡單。父母叮嚀我們記得在福慧珍粥的鐵罐中,投下僅存不多的零用錢,歲末祝福時就可以呈給「師公上人」,救助世界上的苦難同胞。

20080422225216

沒錯,就跟《破壞之王》中的何金銀深信可以「人人有功練」一般,那時不到 10 歲的我們,哪懂善款要開立證明,哪懂什麼叫做專款專用,僅憑著電視中的形象,便深信著師公上人是苦難同胞的救星、諾貝爾和平獎的不二人選,單純到不曾懷疑過這些撲滿裡的錢,是成為颱風災民亟需的急難物資,還是花蓮靜思堂上的一磚一瓦。

編按:原文脈絡未陳述清楚,導致有部分讀者誤解,所謂的「只有老三台可看」是指我家中的情況(未加裝第四台),並非指全台民眾,在此更正。

 

  • 洗腦夏令營

或許是深怕我們兄弟倆對於上人的業力還感受不夠,每逢暑假,父母便會自動自發的幫我和老弟倆報名慈濟「快樂兒童精進班」,雖然那時候的我連「精進」二字的涵義都不懂,也不確定這個地方是否真的「快樂」。

每逢周末,當別的同學們紛紛打開 Gameboy 連線對戰,或是在籃球場上盡情揮灑汗水的同時,我和我弟就得被乖乖送往慈濟的地方分會會館,穿上米白、深綠相間、胸口還有個大大慈濟標誌的「制服」,學習一些到現在為止還令我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們要學習師公上人成立慈濟時,不怕苦、不怕難的精神!」
「吃飯時,要以碗就口、挺直背脊,才是有規矩的乖小孩!」
「多餘的壓歲錢,要存起來給師公上人蓋學校!」

在這個場域裡,我們髮型有標準、盤腿有範本、吃飯要端正、禮佛要虔誠,膜拜的是已經幾近神格化「師公上人」,背誦的則是毫無押韻章法可言的「證語錄」「靜思語」。

帶領活動的大人們,我們稱她們作「班媽媽」,儘管「班媽媽」們精心設計包括手語、話劇等各種創意課程,但內容全圍繞在慈濟的歷史、四大志業與靜思語之上。父母親私以為我們兄弟倆的教養,經過慈濟的巧手打造後變得「精進」了,事實上也只不過是毫無抵抗的接收各種慈濟形塑的意識形態罷了,就如同身為戰後嬰兒潮的他們,面對蔣介石時那般的肅穆景仰。

787291

(圖片來源:翻攝自慈濟官網)

至於「精進班」的遠足,美其名是遠赴花蓮進行戶外教學,事實上有 8 成行程是用於參觀慈濟王國之用:從慈濟大學、慈濟護專(前慈濟技術學院),到奢華的靜思堂、靜思精舍等等,年幼的我們看著一棟棟慈濟在花蓮砌成的各式雄偉建築,當然,那時的我們,也不可能察覺腳底下踩的,都是從農業區所變更地目的「社福用地」。

對於那些慈濟人而言,七星潭、鯉魚潭、太魯閣等花蓮的自然景觀,都沒有富麗堂皇的慈濟靜思堂更值得一遊。

而見到所謂的「師公上人」更是行程中的高潮重點之一,畢竟我們這群屁孩們經過這些日子來在精進班的潛移默化下,早就迫不急待見到這個心目中完美無缺的「證嚴神」了,加上帶領活動的「班媽媽」還有意無意的暗指被證嚴摸到頭是一件珍貴的事,讓大家更加期待,搶著被他「摸頭」加持。

現在想想,當初的期待確實愚蠢,畢竟想到同樣被加持過的魏應充如今惡事作盡、鋃鐺入獄,就有點不太舒服。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