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羅東聖母醫院院長-陳永興 真愛燃燒偏鄉募款高手不怕病人掛帳 長期守護山區醫療
募款高手不怕病人掛帳 長期守護山區醫療

2015-03-12
作者: 洪綾襄

▲為適應北台灣陰雨綿綿的氣候,陳永興總戴著格紋打鳥帽,一派紳士風格。(圖/陳俊松攝)

羅東聖母醫院長期無償提供偏鄉與監獄醫療,到現在醫院每年雖仍有數百萬元呆帳,但陳永興接手後,靠著強大的募款能力,即使燒掉了借據,現在醫院還有能力上繳國庫。

我父親那一代的礦工,如果受了很重的傷、要治療很久的話,從礦工醫院出院後,就是轉去聖母醫院繼續治療,因為聖母醫院可以讓他們欠錢……」導演吳念真回憶,民國40、50年代,台灣偏鄉醫療資源仍匱乏,在基隆、宜蘭貧苦民眾心裡,羅東聖母是有著外國好醫師的醫院,就算付不出醫藥費,過幾年還是付不出來,打張欠條就好,神父就會把欠條撕掉。

宜蘭在地的消防救護單位更有一個默契,接到救護通報,「有錢的病人送博愛醫院,沒錢的送聖母醫院。」

吳念真說,天主教靈醫會神父總是撿沒人要做的事做,從肺癆、啟智照護、山地巡迴醫療、監獄醫療等;這些過去健保沒給付,又或是需另外申請專案補助,而神父總說,「算了算了!」因此財務總是虧損連連。

很難想像,在已經富裕多年、全民健保也開辦20年的台灣,羅東聖母醫院讓病患打欠條的傳統仍是現在進行式。因為聖母醫院有很多病患是以打零工維生的原住民,沒有雇主幫他投保。「2年前受刑人看病得自費,但也常付不出錢來,呆帳每年高達600、700萬元,」現任羅東聖母醫院院長陳永興苦笑。

轉型關鍵:首位非天主教徒院長

過去聖母醫院的院長都由修士擔任,隨著義大利靈醫會將救助重心轉往更落後的國家,加上神職人員的凋零,聖母醫院的財源一度面臨青黃不接的窘境。

信守耶穌所說「為最小兄弟而做,就是為我做」理念,神父和修士默默進行偏鄉醫療救助,很少張揚善舉,也從不做帳,「當時真覺得這家醫院實在太笨了,」一位曾在其他醫院任職的員工笑說。

但現在從醫院財報上來看,600多床、屬中小規模的聖母醫院,1年醫療業務量達到18億元,醫務盈餘來到6700萬元,稅前盈餘1億1000萬元,稅後盈餘來到9200萬元,財務相當健全,甚至有能力貢獻國庫1950萬元的稅負。「有結餘本來就要老實繳稅,」陳永興說。

財務能有如此大幅改善,都要歸功於現任院長陳永興。5年前,本來打算60歲退休的陳永興,在神父的誠懇請託之下,毅然決然地離開故鄉高雄,來到宜蘭接手這家虧損連連的醫院。

在政界與醫界提起陳永興,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熱情卻剛正不阿的性格。在擔任聖母醫院院長前,陳永興是著名的人權醫師,也曾與鄭南榕、林義雄等一起挑戰黨國禁忌,後來也擔任立法委員、高雄市立聯合醫院院長等,政商人脈豐沛。

他還是社運界的「孟嘗君」和募款高手。台灣醫界聯盟執行長林世嘉回憶,早期從事黨外運動人士多半生活困頓,陳永興都慷慨地把他位於台北市敦化南路的自宅出借給國內外社運人士,台灣亞太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康寧祥、前立委林濁水、門諾醫院總執行長黃勝雄、前僑委會委員長張富美等都是他家的常客。

然而,正式與上帝結緣卻是在60歲後,陳永興說,雖然他在少年時代便曾隨神父到山區服務,也因協助林宅血案而與長老教會交往甚深,但直到60歲才受洗為基督教徒。結果隔年神父就找上門,「也許就是上帝的安排,」他感嘆。

曾經營多家醫院的陳永興,2年內便讓醫院轉虧為盈,除了展現強大的募款能力解決財務窘境,他表示,現在所有醫院都聯合採購,以降低進價成本,而聖母醫院也透過台灣教會醫院協會聯合採購藥品與醫材。

醫院錢荒:募款高手兩年解決

只是宗教型醫院不能只關注於財務,還有醫院經營的本質。陳永興分析,大醫院可以砸錢發展高端醫療,但一家中小型區域醫院只能發展重視服務的東西,撿一些沒有人要做的辛苦錢來做。」

例如,基於心理與安全顧慮,很多醫師不願意面對受刑人,醫師柳林瑋自嘲笑說,同學都希望當「御醫」,但到聖母醫院只能當「獄醫」,然而陳永興仍堅持聖母醫院傳統,咬著牙要求醫師做監獄醫療。直到一三年受刑人納入健保給付後,財務也得到大幅的改善。「這就是善報,」陳永興笑說。

即將屆齡65歲退休年限,為了聖母醫院下一階段永續發展,陳永興計畫興建的5000坪的老人醫療照護大樓,在好友吳念真的奧援下,3年內便募到6億元,預計今年大樓落成、明年正式啟用。陳永興指出,聖母醫院要做的,是老人照護中最難經營的失智症照護,「真正的老人長期照護利潤不高,因為老人家、家屬付不出醫藥費的可能性更大,」他透露,現在許多財團投入,是看準政府即將開辦長照險,「但這不是我要做的」。

力有未逮:老人照護人力仍不足

陳永興真正擔心的,是照護人力不足。「募錢容易募人難,聖母醫院的財源已經穩定了,我都跟捐款人說,如果還要捐款,可以捐給偏鄉教會醫院,像是恆基、東基、埔基等也有在做高齡照護,他們比我們更需要資源,」陳永興說。

在陳永興所規畫的聖母醫院醫療網內,覆蓋了宜蘭縣1000多名老人的照護,至少還需要60位醫療照護人力,但再多薪水都請不到人。陳永興分析,聖母醫院共有80幾名醫師,卻必須開設將近30幾科才能提供病患完整服務,平均1科只有2到3個主治醫師,由於沒有住院醫師和實習醫師分攤值班工作,一位醫師每個月要值班10到15天,還要下鄉服務,因此就算開出比台北公立醫院高10萬元的薪水也請不到人,他還得動用人脈,到美國找退休醫師回台幫忙。

「台灣每年訓練那麼多護理師和長期照護員,但還是不肯來偏鄉做這些辛苦工作,把照護工作推到外勞身上,要是請不到外勞,台灣老人誰照顧?照護員薪水比護士還低,台灣年輕人願意做嗎?」他對此相當憂心。

放大來看,聖母醫院的困境,也正是台灣醫院的兩難。醫護人員都流向獲利更高的醫美、國際醫療,賠錢的急重症科五大皆空。熱情的陳永興總說,「真愛沒有看破的一天」,但光靠醫護人員無私奉獻,無法讓醫院生存,該如何解決,還需要政府衛福部與社會更多的關注與討論。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