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楊森:債的誘惑

2015-02-26
作者: 楊森

債務是人與人簽訂的契約,一邊是債權人、一邊是債務人,立場不同,觀點自然不一樣。

債有兩面,這是1992年美國芝加哥聯邦準備銀行發行的財金小冊《Two Faces of Debt》的主題,這本書有一個更早的版本,寫於52年前,原題為「債務──傑奇與海德」(Debt : Jeckyll and Hyde)。傑奇與海德的典故出自史蒂文生(Robert Louis Stevenson)的經典小說《化身博士》:傑奇外表是樂善好施的紳士,內裡卻潛藏邪惡暴力因子,他發明藥水意外召喚出體內的邪惡海德;後來Jeckyll and Hyde成為雙重人格的代名詞。

債務,同樣具有兩面性或雙重性格。債務是人與人簽訂的契約,一邊是債權人、一邊是債務人,立場不同,觀點自然不一樣。債務是信貸,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適當的負債是好事,太多的負債卻是災難。債務也會成為貪婪的誘惑,景氣好的時候錦上添花、擴大開支,景氣不好時卻落井下石,造成金融動盪。最近引人關注的希臘債務問題,就是個好例子。

希臘債務危機 堪為範例

希臘的債務危機,在麥克·路易士(Michael Lewis)《自食惡果》書中有神靈活現的描述:腐敗的政經體系、效率低落的行政機構,加上「人人為己、而且只為自己」的民族性,讓老百姓汲汲於慷政府之慨,結果政府赤字攀升,負債暴增。

2000年希臘獲准加入歐元區,原本希臘人的貸款利息非常高,超過15%,此後可以用和德國人一樣便宜的成本借錢。路易士寫道,信貸不只是錢,同時還是誘惑,它讓整個國家擁有一個可以盡情享樂和放縱的機會,這是過去大家負擔不起的。結果希臘人讓他們的政府變成塞滿巨額金錢的節慶玩偶,民眾從中竭力掏挖,中飽私囊。而無效率的政府甚至連產生多少赤字都算不清楚,直到○九年底危機爆發。

路易士《自食惡果》的英文書名是Boomerang,直譯是「回力鏢」,似乎就在暗喻債務的兩面特性:會傷人,也會自傷。後來國際貨幣基金、歐洲央行、歐盟委員會三駕馬車(troika)介入紓困,要求希臘承諾進行改革,削減支出,採行財政緊縮措施。

關於緊縮政策,一開始就爭論不休。德國主張過高的負債終將無法持續,必須減債、縮減支出,然後才會回復穩健成長。反對者則認為,過去的緊縮政策成效不彰,而且在經濟疲弱時還可能造成重大衝擊,這次希臘的緊縮經驗更坐實了他們的看法。

歷經4年多緊縮,希臘經濟不僅沒有如三駕馬車的原本預期,在較短時間內恢復成長,反而陷入宛如1930年代的大蕭條,國內生產毛額(GDP)比危機前萎縮26%,失業率高達25%,年輕人的就業狀況更糟糕,兩個人中有一個人沒工作。

對希臘來說,這是一場經濟的人道主義危機,而困境正源自債權國施加的緊縮政策壓迫。隨著經濟持續蕭條,復甦遙遙無期,希臘選民終於在一月底選出揚言要終結緊縮的激進左翼聯盟執政,成為歐元區第一個公開反對財政緊縮的政府。新政府宣布拒絕附帶嚴苛條件的紓困方案,要求債權國減記債務,或重置為與GDP掛鉤的債務,等於是以債換(希臘)股,讓債權人與債務人共同承擔希臘的成長風險。

不過,即使國際債權人同意希臘進行債務重整,希臘經濟能否順利重新開始仍有疑問。想想《自食惡果》中描述的希臘無效率政府,甚至連強烈批評緊縮政策的經濟學家克魯曼(Paul Krugman)也認為:「債務減免和放鬆緊縮政策可以緩解(希臘)經濟上的痛苦,但能否催生強勁的復甦則還不確定。」全球債務不減 金融更動盪希臘債務危機雖然造成全球金融不安,但問題終究會解決,不過接下來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那就是:全球債務規模仍在持續創新高。根據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最新研究,在金融危機後,全球並未真的減債、去槓桿化,債務規模還在不斷擴大。2007年,全球債務規模是142兆美元,一四年增加到199兆美元,每年以5.3%的速度增加,比同期間的經濟成長速度還要快,讓債務占GDP比重從269%增加到286%。相較金融危機前全球債務以7.3%的速度成長,當前的債務膨脹速度並沒有太遜色。而且麥肯錫指出,這個擴張趨勢目前還看不到改變跡象。

重點在於,全球經濟仍處於疲弱停滯狀態,新增的債務會有助於刺激成長?還是過多債務將拖累經濟?現在誰也沒有答案。比較肯定的是,愈來愈多的債務只會讓全球金融更形動盪。債務就像傑奇那瓶藥水,誘惑人們一喝再喝,結果讓邪惡的海德愈來愈強大;《化身博士》的結局是傑奇害怕最終變成海德,因此自殺身亡。這裡的隱喻,今日看來更值得警惕。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