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劉仲明參悟張忠謀一句話 成光電教父晶電李秉傑、國碩蔡禮全 都是新科工研院長的學生!
晶電李秉傑、國碩蔡禮全 都是新科工研院長的學生!

2015-02-25
作者: 劉映蘭

晶電董事長李秉傑、國碩前董事長陳繼仁及現任總經理蔡禮全和達邁總經理吳聲昌等人,都曾跟著新任工研院院長劉仲明一起做光化學研究,不但習得一身好技術,也受鼓舞出來創業,成為光電半導體業的佼佼者。

千里馬若沒有伯樂慧眼,也無法成為英雄;而在台灣光電半導體界,就有這麼一位伯樂,他是工業技術研究院新任院長劉仲明。他所培養出來的「千里馬」,多是上市半導體公司的一流人物,如晶電董事長李秉傑、國碩總經理蔡禮全等,左右台灣光電半導體大半江山,因而,劉仲明又被稱為「台灣光電材料教父」。

1月底工研院新舊任院長交接典禮上,除了官學界之外,產業界還有台達電董事長海英俊、合勤科技董事長朱順一,及上銀科技總經理蔡惠卿等人到場祝賀,足見劉仲明和業界深厚的關係。

工研院董事長蔡清彥在致詞時提到,劉仲明對問題有很深的剖析,「他設立的標準制度,讓研發過程能量化評估,並且把模糊的進程變成指標化,對研究技術轉換成業界所須的量產與商品化,有相當大的幫助。」

15年前,全世界光電產業尚未成形,劉仲明帶領工研院的研究團隊,投入光電半導體中LED技術研發領域。回想起步初期,劉仲明表示,「由於光電產業還沒起來,外界不了解我們在做什麼,身為計畫的主持人,那時候很艱困。」

「困難在於,LED當年是新興的產業,從執行面來看,企業必須得到某種比例的收入,才會投資經費研發技術,而當時產業尚未起來的時候,要他們投資LED,很不容易。」劉仲明敘述著起初踏入光電產業的窘迫。

15年前 劉仲明咬牙苦撐

談到台灣的LED產業發展進程,劉仲明切成幾個階段來看,首先是八○年代LED亮度還不是很亮的時代,受限於亮度不足,LED燈那時只能作為點綴或小型指示燈用。於是,劉仲明帶領團隊開始投入LED亮度研發,而現在普遍應用於半導體製程的薄膜技術MOCVD,就是劉仲明當時定調主要研究發展的方向。

「做研發時,常會迷失在過程中,」劉仲明以自身實驗失敗的經驗,鼓勵研究員,「成功會經過很多轉折或考驗,」是劉仲明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不僅拿來提醒自己,也激勵研發團隊,「要充滿耐心面對轉折考驗,並參透過程,加強研發思考的深度,不要被實驗的表面數字所局限。」

當劉仲明持續投入紅光LED以外的研發時,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提出不一樣的觀點。劉仲明回憶說,「那時張忠謀提問,這部分只占整個半導體產業中的一小塊,卻要投注這麼多時間和人力做研發,是否合理?」由於張忠謀在產業的地位崇高,當他提出疑惑時,許多人都縮手放棄。

解讀張忠謀的話 抓住機會

但長期專注於佛學與打坐的劉仲明,解讀張忠謀的話,卻領悟出不同的意涵;劉仲明從佛理中,悟出看透事情本質的能力,應用到技術研究的突破上,進而找到了新機會與新方向。

「站在市場的層面,張忠謀說得一點也沒錯,但張忠謀這一番話,並不是對這項技術研究有意見,」劉仲明解釋。因此,劉仲明反而在別人打退堂鼓時,加快速度繼續深造,結果,他竟研發出高亮度的綠光LED,引領LED界出現突破性發展。

接著,去年因發明藍光LED而獲諾貝爾獎的日本物理學家中村修二,將藍光技術釋出後,總算補齊三元色光譜,劉仲明形容整個光電產業「豬羊變色」。劉仲明表示,「因為RGB三元色都有,不管是應用在面板或照明,都要全光譜,於是整個產業水到渠成,」他回想,當初若沒有從艱困初期一路堅持走下來,「否則LED變成世界潮流,我們也抓不住機會。」

與劉仲明一路在工研院研究打拚,從之前化工材料,到轉型切入光電化學,劉仲明帶領的一票「劉家軍」,自研究領域走向產業界,其中劉仲明最津津樂道的就是現在晶電的董事長李秉傑。

「他在班上就很傑出,」劉仲明想起,有一次研究團隊收到經濟部的公文時,當大家都在七嘴八舌地討論時,只有李秉傑一個人默默的把公文很仔細研究了一番,「當李秉傑提出他的見解時,因為他已經把公文分析得很深入了,所以能提出和別人很不一樣的解決辦法。」

劉仲明發現,李秉傑遇到問題時,特別自有一套想法和策略,因為觀察到李秉傑善於解決問題的能力,又有領導能力,因而延攬剛從工研院服完替代役的李秉傑,加入自己的研究團隊。

不僅認定李秉傑在技術研發上有高IQ,劉仲明還認可李秉傑待人的EQ也好,並懂得授權讓底下年輕一輩一起開發關鍵技術。「雖然他很懂技術,但經營晶電時,他卻花最多時間做業務、行銷,抓大方向,把技術讓團隊去分擔。」

劉家軍滿天下 變身大老闆

早在工研院材化所的時候,劉仲明就積極鼓勵年輕人創業,受他鼓舞到業界的,還有國碩已故前董事長陳繼仁和現任總經理蔡禮全。劉仲明笑說,蔡禮全讀書的時候不是特別用功,但成績很不錯,「因為他有個特異功能,就是很會猜中老師出題。」他認為,蔡禮全把對人事的觀察歸納運用在如今的事業上,「對於掌握市場趨勢,他也很不簡單。」

光電產業從上游到下游,皆有劉仲明的徒子徒孫,劉仲明還提到達邁總經理吳聲昌,「他是很執著的人,也很有個性」;早期從工研院技轉出去開公司,由於受限於重重規定,比現在開公司困難許多,但吳聲昌因擁有軟性印刷電路板(FPC)的關鍵技術聚醯亞胺薄膜(PI)技術,先成立了太巨。

不料,太巨遭全球最大的聚醯亞胺薄膜廠杜邦(Dupont)收購。「吳聲昌其實有點不甘心自己辛苦創立的公司,因股東想獲利就被賣了,」劉仲明心疼吳聲昌,談到他那時的心情,但吳聲昌因為對軟板的執著,在離開太巨後,另創達邁。

以前在劉仲明底下做研究的同事,很珍惜彼此身懷絕技,以及私下的好交情,因此吳聲昌再度創業時,陳繼仁和蔡禮全等都拿錢出來投資。「其實從化學反應來看,一個化學式就可以把PI看完,但吳聲昌執著做這麼久,一直深入,把它做起來。」

一路從工程師、組長、副院長,到今天的院長職,劉仲明對光化學的熱愛,也感染他所帶領的研究團隊,加上他非常鼓勵研究技術產業化,他表示,未來將帶領工研院發揮跨領域研發的優勢,擴大結合國內產業界高品質、高性價比的生產製造實力,成為許多國際級公司的創新夥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