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房地產

宜居新六都 幸福進行市 生活更便利、資產更富裕、心靈更富足

2013-09-30
作者: 李德芳

「宅,擇吉地而營之。」先人眼裡的住宅,是一連串動態的過程,從選擇好地點開始,持續打造家宅,以求家族興旺、源遠流長!

在這個時代裡,蓋房子與裝修設計往往有專業人士代勞,對買方來說,「擇吉地」就該是最重要的事。而先人營造家宅也不是只找地,在找地之前仔細選擇適當的區域或城市,順勢發展事業並營造家族長久安身立命之所,才是先人營造傳世家宅的大前提。

 

關於居住城市的選擇,被討論得最多的概念,就是「宜居城市」,此外近幾年國際上還出現了「幸福城市」的討論聲浪。前者已經發展出較完整的指標,後者的評估有時較為偏重心理層面。這些觀念與相關討論的興起,反映人們對追求更美好生活的渴望,特別是城市生活。

 

基本上,選擇一個適合自己居住,或者符合自己置產條件的城市,不只會帶來心理上的滿足感,還有實際經濟層面的效益,最明顯的就是自己住宅是否增值,成為影響個人與家庭資產負債表的重要項目。

 

人生是不能重播的電影,透過理解宜居城市的概念與各種指標,多參考不同城市居住者的實際城市生活體驗,讀者們就能一步一步發現屬於自己的宜居城市藍圖。

 

林建元觀點:宜居城市定義 因人而異

 

曾經擔任台北市副市長的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林建元表示, 宜居的英文是Livability,翻譯成中文就是宜居性或可居住性。依照一般國際評比宜居的標準,世界上的城市就會出現0到100不等的宜居性綜合參考分數。最原始的宜居評估條件就是自然環境的

 

限制,以美國來說,就有「陽光帶」和「雪帶」的基本差異,包括芝加哥、底特律等城市屬於雪帶,南邊德州、加州、佛羅里達就是陽光帶。很多美國退休的人會拿著退休金搬到佛羅里達的邁阿密享受陽光,但也有很多雪帶的城市提供大量的就業機會,所以對不同的人來說,陽光帶城市未必就一定比雪帶的城市好。

 

這樣比較可以看出宜居性不僅有高低的綜合參考分數,對不同的人來說,也有不同的考慮面向。用國際的宜居標準來衡量,芝加哥與邁阿密會有一個綜合的宜居性參考指標數字,但對每個人來說,還會有另一個自己考量的分數,或許你眼中100分的城市,從另一個人的宜居角度來看卻只有50分。

 

宜居性在每個人不同的生命週期,還會有不同的考量,最明顯的是反映在房地產市場裡,年輕族群重視就業的考量,成家後會重視下一代教育的學區,高齡後可能賣掉市中心房子回鄉退休置產??,這些都是直接選擇宜居城市相關的個人考量。

 

目前一般城市宜居性的評比是以交通、空氣品質、失業率、平均所得等指標作為排名基礎,歐美的宜居城市排名就是這樣來的,所以排第一名的像西雅圖,都不會是最大都市,因為最大的都市很容易出現交通擁擠、房價更高的問題,但大型城市往往就業機會也多,城市具備的外部資源種類也會比中型城市更多,所以如果以個人的角度來看,城市的宜居性就不會是一個單一的答案,隨著每個人不同的偏好與期待,結果就會不一樣。

 

前台中市副市長、現任內政部政務次長蕭家淇表示,從國際上的宜居城市排名來看,亞洲城市要進到前20名是很困難的事情,連新加坡也沒有排上去。

 

蕭家淇觀點:經濟、就業與安全是客觀指標

 

蕭家淇印象中記得台北市好像排到70幾名,東京排名甚至還比台北市更後面,香港也差不多是同樣情況。但他認為,國際的宜居排名其實有很值得思索的地方,從過去宜居城市調查前10名大概以多倫多、日內瓦、墨爾本、雪梨等城市為主,亞洲城市完全擠不進去的原因,來自於這些評比的標準是由西方觀點衍生,但很多排在亞洲城市前面的歐美城市卻有著接近10%的城市人口失業率,換成在亞洲城市可能已經出問題,卻因為歐美社會福利制度不錯,所以城市的經濟類指標,並不是歐美評斷一個城市適不適合居住的重點。

 

在亞洲人的心中,評斷一個城市適不適合居住時,一個客觀的指標就是城市的經濟、就業與安全條件,接下來才是城市的文化與房價等等因素。如果沒有就業機會、常常聽到槍聲,亞洲人當然不會認為這是好的城市,而房價貴到不得了、沒有人住得起、或是每個人住不到5坪之類的情況,也不可能是好的城市,所以城市的房價與物價是否適當,也是亞洲人在看的指標。

 

蕭家淇表示,亞洲人看城市是否宜居,一定會先考慮能否安居樂業,如果同時能滿足食衣住行育樂的需求,就可以算是好的城市。

 

「這與歐美的標準有明顯牴觸,因為歐美的宜居城市一定是很easy、沒什麼壓力,但有些城市的失業率就很高。」蕭家淇以最近引起全球注意的底特律破產議題為例,強調當城市經濟衰退、產業沒有轉型、人口一直移出、城市到處都是空屋,貧窮、骯髒、犯罪陸續出現,政府部門營運愈來愈困難,而且城市繳稅的人口變少,這個城市最後就活不下去。

 

他認為在考慮宜居城市時,亞洲與歐美在宜居城市上的重視因素不同,是亞洲人在探討宜居城市時要注意的重大差異,以免考慮過程出現嚴重的盲點。

 

曾任台南市副市長、現任交大副教授林欽榮表示,對台灣來說,已經成形的六都直轄市架構,每過一年,對人民影響就會愈來愈強,而且是全面性深化每個人選擇城市會帶來的長期差異。所以面對六都的發展與評估宜居城市,已經是每個人都該思考的問題。

 

林欽榮觀點:六都效應 影響愈來愈大

 

林欽榮指出,評估宜居城市的標準大概可分為四大類,第一類就是世界標準,也是媒體上經常看到的宜居城市排名所考慮的指標。

 

第二類則是地方性指標。例如台灣的六都將會慢慢出現自己的宜居學,每個城市的施政都必須充分發揮它的宜居特性,並利用城市的宜居學來拓展城市的產業發展、就業機會與營造空間的特質等,這部分的指標特別容易獲得地方房地產業者呼應與推廣。

 

第三類則是由每一個使用者考慮自己的選擇,以自身追求的幸福感、家庭生命週期的需求、個人生活喜好等組成自己的宜居標準,但即使是個人的宜居考量也會有一些共同標準,就是就業與收入等因素。

 

第四類是國際型居住者的層次。對於外國人來說,也有自己的宜居評估量表,比如說想來台灣城市Long Stay的人,就會有屬於Long Stay的宜居評估量表。

 

對林欽榮個人來說,他認為台灣到處都是很好的宜居環境,不過選擇的關鍵在於哪裡能給居民未來的希望、以及一個能讓人感到舒適與安全的環境。

 

從不同角度理解宜居城市的觀念之後,如何選擇自己的宜居城市,享受移居好生活,就是真正的重點。

 

經濟利益觀點:生產報酬影響生活品質

 

林建元指出,民眾會往城市移動的根本原因,在於當代的城市是一個提供創業與就業的地方,所以在「經濟利益」上的考量,常常是考慮宜居城市最重要的部分。

 

「這不是說醫療、文化與親和力等影響宜居的因素不重要,而是失去經濟這個根本因素,正是讓底特律這樣曾經舉足輕重的城市走向破產的原因。」林建元坦言,現代城市如果沒有

 

工作機會,居民自然就流失,連正常運作都不能維持,衰敗城市就沒有談論宜居的條件。

 

他強調,從經濟的角度看,選擇自己的宜居城市或宜居的區域,要考慮三個因素,包括生產報酬、生活品質、生活成本,這三個因素必須一起考慮,才能得到站在個人角度選擇宜居城市的理想經濟選擇。

 

選擇住哪,會影響到能從事什麼工作或者創業方向,結果會影響所得收入或生產報酬。林建元表示,一個人能否找到理想的工作機會、賺多少錢,是影響這個人能否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的重要基礎。

 

回過頭來要同時考慮的,則是自己的選擇能享受到什麼樣的生活品質?生活品質還會包括公共環境與服務,例如公共環境因素包含了交通便捷程度、是否有環境汙染等問題,公共服務則包含治安、消防、水電設施服務與維護是否齊全。

 

此外,還有牽涉到高齡者、孕婦、兒童等的社會福利措施,也會在不同行政區域間產生不同的生活品質差異,也都需要評估與選擇。再下一個就要考慮到,每個地方的居住成本是不一樣的,租賃與購買代價自然不同,而住在北市仁愛路林蔭大道旁的帝寶當然很好,但也很貴。住在桃園房價相對台北明顯低,就要通勤往返台北與桃園上下班,這些相關成本也都要經過衡量。

 

以經濟面來考量宜居,包括生產報酬、生活品質、居住成本這三個因素,是從經濟角度考量宜居時一定繞不開的鐵三角,本質上代表生產、消費、成本等三件經濟大事。

 

林建元特別提醒民眾,適合置產的地方,與適合居住的地方是兩件不同的事情,不可以混為一談。

 

「置產不見得一定就會買在目前宜居性最好的地點,而是主要考慮房地產的增值性還有未來性;如果是馬上要自住,很可能就會朝宜居性較好的地方移動。」所以林建元提醒讀者,這兩種需求應該分開思考。

 

他強調,最適合投資房地產的點,不等於現在最適合住的點,兩者考慮重點不一樣,是不能忽略的差別。

 

日本經驗:返鄉退休族 還是回流城市

 

如果從人口移動的結果來看,北台灣包含大台北加桃園的近千萬人口生活圈,基本上還是最宜居的。

 

「我們可以很務實的觀察人口變化,看看哪些地方人口還在繼續成長?評估這個地方有吸引力嗎?」林建元指出,過去各城市實際人口變動方向,就很值得作為讀者考慮宜居地點時的參考。他也表示,如果反過來看,當一個地方或者任何一個都市,人口是持續在流失的,很可能吸引力就在下降。

 

從人口的遷移,回歸基本面來解讀,就是一個代表既成結果或趨勢的重要參考指標。除了針對年輕人與就業考量外,退休族群對宜居城市的選擇也愈來愈受重視,特別是人的壽命持續在延長的情況下,退休生活的宜居考量更要及早規畫。以日本為例,一度發生許多退休的上班族回到鄉下,住了一段時間,最後還是搬回城市的現象。

 

因為這些在城市生活習慣的民眾,發現回到鄉下以後,醫療等公共福利的差距太大;其次,像台北人的生活習慣就是用悠遊卡坐車很方便,在鄉下也沒有;第三是想要參加日常文化活動,鄉下地方一樣很難找到。

 

更直接的問題,就像在城市裡早餐店很多,選擇很豐富,不像鄉下早餐往往在家裡吃一吃,要自己動手做,在在考驗返鄉的城市人能否適應新環境。

 

從日本的經驗來看,極可能大部分早已習慣城市多元化生活的人群,面對人生各階段的變化,都將在與城市相關的選擇裡度過。而人們在不同階段面對城市生活的個人化宜居選擇,重要性還在持續提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