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廖康樾

歷任金融與電商業界高階主管,大學講師,藝術產業顧問,收藏資歷超過20年。

廖康樾:攻擊,是最好的防禦

2021-10-12
作者: 廖康樾

▲今年已有兩家國際畫廊來台辦快閃空間展售,十月下旬台北國際藝博期間又有一家接踵而至。(圖/取自廖康樾臉書,以下同)

今年已有兩家國際畫廊來台辦快閃空間展售,十月下旬台北國際藝博期間又有一家接踵而至。這看似小事,我認為決不可等閒視之。

可能有人誤以為快閃畫廊(Pop-Up Gallery)就像台北鬧區大樓長期空置的一樓那種過季大折扣的快閃店。至少以前此來台的兩家而論:無論就地段、建築、裝潢、布展,公關行銷、接待,都是中規中矩,比起中級以上在地經營的畫廊毫不遜色。尤其選件不走小巧玲瓏的裝飾性物件來短打,大於100號的畫作,甚至素稱難賣的裝置、攝影、錄像應有盡有,在場主持的也是亞太區的核心幹部,作品都不是亞洲拍賣市場習見的熟面孔,多為中壯輩當紅的國際藝術家近年力作,一反國內業界訕笑國外畫廊來台清庫存的刻板印象。據觀察:這兩家畫廊的觀展人氣與銷售業績都令人刮目相看。

為什麼快閃展能叫好叫座,甚至連冷門的品項都能熱銷?據我訪查得知:這是拜近年巴賽爾香港與台北當代之賜。這些國際畫廊利用展會接觸台灣藏家,建立交流,充實了客戶與市場情報資料庫,再從香港據點就近攻台,是謀定而後動,不是暴虎馮河。擴大視野來看全球趨勢則更不意外:2015年以前,紐約的大大小小畫廊就已經活用快閃來測試新市場,突破畫廊方盒子(White Box)空間侷限,因時因地因作品因藝術家靈活展演,結合異地活動進行事件行銷了。名列全球前三大的佩斯畫廊(Pace Gallery)樂此不疲,此番首發台灣快閃的立木畫廊(Lehmann Maupin)總裁更聲稱此舉乃是國際布局的策略性攻勢。種種跡象顯示:國際畫廊來台快閃,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擋不住了!

國際畫廊這樣堂而皇之駕臨,對此間藝術市場是好是壞?或許有人以為這會造福此間藏家,尤其某些敞開懷抱歡迎引薦外商入台的傳媒界人士,更是津津樂道。但我覺得這個趨勢對此間業者與藝術家潛在殺傷力不能小覷。一來、某些人士寄望國際畫廊在台灣的藝博會參展,進而想像彼等可以在台灣設立據點,以分散各國際機構資源過於投注香港的風險。經過幾次藝博會,恐怕這些國際畫廊已經探底摸熟台灣殷實藏家,建好資料庫可以直接銷售了。何苦擠破頭來台灣參展,跟洶湧的吃瓜群眾人潮周旋?又何苦負擔高額店租與人事成本長期經營?而且,台灣消費者,尤其VIP之喜新厭舊,遠香近臭的習性是出了名的。釣你一下胃口幾個月,再來這裡快閃營造粥少僧多的飢餓行銷局面,事半功倍。而且,只要不在地扎根,他們就更沒義務與此間藝術界及藝術家交陪糾葛,也沒啥社會責任好盡。這樣的態度,對本地藝術家,藝術界的所謂國際化藍圖,毫無助益,就不過引清兵入關罷了!

國內業者與藝術家面對洋人的侵門踏戶,不宜束手無策。杯葛抵制是決不可行的消極做法—因為你關不住藏家飛揚的心。克勞塞維茲在”戰爭論”已明示:「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諸多年輕藝術家早有體認,近年風起雲湧奮力出海打拼,他日必有大放異彩者。對國內業者,謹野人獻曝兩點:一、加速加強網路線上經營:不但能突破地理限制,而且蒐集的情報也最適合資料庫分析行銷;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增加拓展與國外畫廊策略聯盟之餘,也去國外開快閃畫廊展售。與國外畫廊的策略聯盟,有部分國內畫廊與日本及中國業者試行,或許可以把偵蒐雷達半徑再擴大一些。至於去國外快閃,對不少跑展跑藝博會有豐富經驗與人脈的國內業者來說,應能駕輕就熟。畢竟在全球藝博會舉辦期間,滿城的藝術活動星羅棋布,百花競豔,好新獵奇者也不可能守株待兔,獨沽一味。總之,放眼海外,把餅做大,或許是國內藝術產業從業人員別開生面的最佳生存攻略。

(本文由「廖康樾」授權轉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