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Z世代的政治武器

2021-10-10
作者: 黃哲斌

▲無論你是否喜歡,TikTok、Instagram、YouTube已是Z世代的政治武器。(圖/Pexels)

臉書是網路溝通的政治黑洞?沒關係,年輕一輩正在解決這個問題:Z世代幾乎不用臉書,他們的言論戰場在他方,任務包括破解刑案、拯救偶像、政治表態。

9月中,美國發生一件疑案,22歲網紅嘉比.佩提托,與未婚夫勞德利駕駛旅行車橫越美國,沿途拍攝照片與影片,貼在Instagram、YouTube等社群媒體上。9月初,勞德利獨自返家,卻無法交代嘉比行蹤,被警方列為嫌犯;3天後,他也不知去向。

此事立即喧騰網路,大批網友拍攝TikTok(抖音海外版)分析案情,或提供破案線索。一名目擊者的影片,讓警方循線找到嘉比的遺體;另一對情侶的影片,宣稱他們曾讓勞德利搭便車。然而,絕大多數TikTok爆料線索,都是天馬行空的想像。

這種「鍵盤柯南」現象,讓另名年輕女性大感憤怒,她也拍了一段TikTok,諷刺這些網紅只想衝人氣,罔顧當事人家庭的心理感受。她舉例,這些影片往往用輕佻口氣,宣稱「天啊,我們正在觀看真實世界的犯罪事件」,或者「我迫不及待想看Netflix拍成紀錄片」。

一起離奇命案 凸顯社群媒體命定缺陷

這位不平而鳴的潔西卡.迪恩,自身也有一段傷痛記憶。7年前,她剛滿18歲,從小成長的密爾瓦基郊區發生一起轟動全美的刑案,兩名12歲女童誤信網路上的「瘦長人」傳說,聯手刺殺同齡閨密19刀,被害人重傷倖存。網路怪奇內容對未成年人的負面影響,瞬間成為社會關注焦點。後來,好萊塢將瘦長人傳說改編電影,遭被害人家屬及該社區強烈抗議。

潔西卡批評,無論是好萊塢或網紅,如果只關注自身利益,無法敏感同理當事人,就會出現類似2次傷害。例如一名TikTok用戶,在影片中自比《金法尤物》女主角,誇稱正在從事一種個人偵探事業。

這起憾事凸顯社群媒體的命定缺陷,當點閱、打心、追蹤數等量化數字,具備兌換名氣與利益的潛力,凡人經常難以抗拒誘惑,捲入追逐熱門話題的軍備競賽裡,八卦、謠言、陰謀論主宰社群空間。偵辦此案的警方無奈感嘆,目擊者第一反應往往不是報警,而是拍影片或照片發上社群帳號。

釋放布蘭妮案 激發社交媒體另類潛能

不過,布蘭妮的例子裡,社交媒體發揮另一種潛能。被台灣媒體擅封為「小甜甜」的布蘭妮.史皮爾絲,前陣子與生父陷入監護權的法律戰。年已40的她,長期被父親控制生活、財產與事業,甚至形同半監禁狀態。布蘭妮利用兩千萬人追蹤的Instagram帳號,張貼各種隱晦、風格怪異的圖片與影片,被形容為「透過自媒體向外界求救」。

她的貼文果然引發關注,各種陰謀論隨之而起,網友發起「釋放布蘭妮」的串聯標籤,要求讓她恢復人身自由,《紐約時報》進而製播紀錄片《陷害布蘭妮》,揭露她出道以來,如何遭受媒體霸凌,成為演藝圈厭女文化的受害者。

一連串曝光,讓她父親鬆口,向法院提議終止監護。雖然結局尚未定案,不過社群內容跳過中間人的性格,有時讓難以發聲的個人,得以表達自由意志;另一方面,轉發、評論、串聯標籤,則是無組織網友的組織性工具。

無論你是否喜歡,TikTok、Instagram、YouTube已是Z世代的政治武器。這裡的「政治」(Politics),包括大寫P的公共議題,也包括小寫p的生活政治。澳洲與英國學者的兩篇論文,分別解析新一代 TikTok用戶,如何利用舞蹈、對嘴配音、拼貼搞笑,展示個人認同,傳播他們的日常政治,像是性別、族群、文化、消費等世代觀點。

最知名例子當屬費羅扎.阿齊茲。2019年,她利用TikTok拍攝影片,一邊教學如何夾出漂亮睫毛,一面指控中國政府迫害新疆維吾爾人,影片暴紅後,她的帳號被封鎖、同一手機號碼無法申請新帳號,此事引發軒然大波,TikTok官方聲稱是人為失誤,但被當事人反駁。她的遭遇,讓更多人關注TikTok的隱私侵害及政治審查。

上述新世代社群工具,各有難以忽視的缺陷,尤以TikTok為甚;然而,它們漸漸取代臉書,躍為主流媒體與嬰兒潮世代相對陌生的政治武器。就像在台灣,PTT與Dcard已是讓人愛恨交加的輿論戰場。

對比之下,臉書是文字構成的修羅海,是報紙時代線性敘事的模仿物;TikTok、Instagram與YouTube則是圖像敘事的個人作坊,電波時代的顆粒狀膠囊。當臉書退潮,人類社會將面對不同世代的主流溝通方式,好的,壞的,醜陋的,都將席捲而來。

延伸閱讀:

黃哲斌:影音平台的雙重震央

唱衰秒封殺!中國打擊看空中國經濟、扭曲解讀政策的「自媒體」

電影「阿凡達」、「一級玩家」離現實再進一步 臉書要打造元宇宙新世界 為何法人看好、也覺得有點詭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