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外資告別中國黃金歲月的領悟

2021-10-13
作者: 陳曉陽

▲東芝繼2013年關閉大連的液晶電視工廠後,現在也結束了大連廠的其餘業務。(圖/CFP)

今年9月,日本東芝宣布關閉在中國的第1個生產基地大連廠,韓國三星重工則宣布旗下在中國的第1座造船廠寧波廠撤資。兩項關廠行動原因複雜,既牽涉工資成本效益,也涉及中國反日、反韓情緒的升高。然而,無論如何,東芝關閉成立30年的大連廠,三星重工撤出設立26年的寧波廠,都象徵著一個跨國企業在中國黃金歲月的終結。

加入財訊LINE好友,財經新聞不漏接

東芝大連廠是東芝集團在中國的首座生產基地,當時薄熙來升任大連市長,積極打造大連為日本製造商的重鎮。在2010年的顛峰時期,東芝大連廠員工曾達到2400人;誰知風水輪流轉,2013年薄熙來因貪汙腐敗被判無期徒刑,東芝也在同年關閉其大連電視機產線。

美中關係惡化 加速撤資潮

這次清算的大連廠生產工業馬達和電視播送用信號發射器等產品,員工約650人;這些業務將改到越南和日本國內生產。目前,東芝在中國境內仍擁有鐵路用零部件和電梯的生產設施,持續運營。

另外,韓國三星重工於1995年和2006年分別在浙江省寧波市與山東省榮成市建立船廠,由於寧波造船廠設備老舊、生產效率下降,而決定關閉,現有員工4500餘人面臨失業。榮成廠將正常運營。

跨國企業紛紛調整中國生產業務,主要有3大原因。第一是中國工資日益升高,已喪失對外商的成本吸引力。根據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調查,中國製造業勞工平均年度薪資將近10000美元,而印尼約6000美元,越南更僅有4000美元。其次,中國企業成長以及產品品質提升,使部分外國產品競爭力下降,不得不退出中國。最後是政治氛圍惡化,除了中日長年關係冷淡外,韓國與美國的軍事合作關係也引發中國不滿。如今,美中關係惡化更加速了這股撤資潮。

共同富裕 引發鎖國想像

最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大喊「共同富裕」口號,發動整肅民企及科技巨富,還有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跨國企業除了深怕成為下一個受害者,又擔心中國可能鎖國。

這兩年,武漢肺炎疫情蔓延,造成全球供應鏈大亂,各國更是仔細檢視對中國的依存度。《日本經濟新聞》委託日本經濟研究中心進行分析,據推算中國的製造業生產每減少100億美元,海外的生產和銷售就會減少67億美元。其中,韓國、日本和美國受到的影響尤其大。

日本財務省今年4月發布的2020年度(至2021年3月底)貿易統計,日本對中國出口比重擴大為22.9%,不僅創下10年來新高,並且時隔兩年再次成為日本的最大出口國,反映日本無法擺脫依賴中國。因此,日本政府提出緊急經濟對策,針對某一國家依賴度高的產品和零部件,協助企業將生產回流日本,或移向東南亞,以此構建強韌的經濟架構。

▲三星重工宣布解散在寧波的造船廠,引發數千名員工拉起布條抗議。(圖/取自龍de船人論壇)

日本政府總計編列2435億日圓資金,其中2200億日圓用於協助企業將生產據點移回日本,235億日圓用於協助將生產據點移至東南亞。日本政府將對中小企業設備搬遷費提供2/3的補助,大企業則提供1/2的補助。日本雖有國家安全保障方面的考慮,但該政策的目的在於分散供應鏈風險,而非出資鼓勵日企撤出中國。

根據《日經新聞》的報導,在該措施公布之後3個月,提出的申請案件總計達1670件,申請補助的金額約達1兆7640億日圓,總額是預算金額的11倍。第1批獲得通過的申請案大多為生產口罩、醫療用品的廠商。

日、韓補貼 力促企業回流

日本消費品製造商愛麗思歐雅瑪(Iris Ohyama)是首家接受日本政府補貼回流日本的業者。該公司使用補貼把口罩原材料不織布的生產線撤出中國,移回日本,在宮城縣內生產口罩,還打算在美國、法國、韓國生產口罩。

手套公司Showa Glove更是趁著疫情完善在地生產的一個範例。該公司利用政府補貼,在香川縣建設生產一次性醫用橡膠手套的新工廠。另外,Showa美國公司是目前美國本土唯一生產這項產品的製造商。疫情爆發後,為響應「美國製造」運動,Showa美國公司在阿拉巴馬州費耶特廠(Fayette)擴建四條生產線,全部上線後,手套產量將由每年4億雙增加到12億雙。

愛麗思歐雅瑪與Showa Glove的案例說明,當前的策略不是退出全球化,而是更新全球化。早稻田大學教授戶堂康之指出:「減少對中國過度依賴的應對方法應該是更加多樣的全球化」。

韓國政府也實施企業回流的激勵措施,產業通商資源部在去年7月宣布,計畫透過用地規畫與稅賦優惠來強化誘因。但是韓國薪資不具成本優勢,加上工會強悍,回流沒有太大吸引力。

美商方面,運動服飾大廠Under Armour將生產分散到越南、印尼、菲律賓和約旦,目標是在2023年將中國生產比重降至7%。美國最大五金及電動工具商史丹利百得(Stanley Black & Decker)於2020年11月關閉設立25年的深圳廠,響應拜登「買美國貨」,返美在德州沃斯堡投資9000萬美元設立新廠。

近年來,很多企業將工廠陸續從中國等地轉移至東南亞,焦點是泰國和越南。泰國是東南亞最大的汽車生產國,以豐田為代表的日本車企在這裡建有工廠。越南則有韓國三星電子的智慧手機主力工廠。泰國和越南分別成為對中東和歐美等世界各國的出口基地,然而今年東南亞疫情嚴重,也再次佐證供應鏈分散化的重要性。

延伸閱讀:

中國加強「能耗雙控」力度,對台廠供應鏈衝擊一次看

中國大限電、工廠被停工 彭博:恐嚴重打擊經濟

中國暴力停電減碳 這3檔台灣「 碳權概念公司」股價特別來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