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邱德夫

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協會終身會員、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前理事長,以提升並推廣品酒文化為終身職志。

邱德夫:威士忌的比較心理學

2021-10-10
作者: 邱德夫

▲左圖:皇家禮炮的調和穀物威士忌,讓品牌形象維持近70年,屹立不搖。 右圖:布納哈本酒廠的台灣限定新酒款,特意把酒精度降低到40%。(圖/邱德夫提供)(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秋節連假期間看了兩部商業大片。《沙丘》完全不讓等候多年的影迷失望,浩蕩的沙漠、巨型沙蟲與鉤心鬥角的政治鬥爭,交織出一個未來異世界,導演刻意壓低觀眾習以為常的科幻元素,以沉重的配樂鋪陳,一上映便注定成為史詩級巨作。《尚氣與十環傳奇》銜接過去10年漫威築起的宇宙觀,為下一個10年盛世開拓新局,卻大異於「復仇者聯盟」飛天遁地的超能力,以東方拳拳到肉的武術打出另一番天地。上映後在美國蟬聯3週票房冠軍,一掃未上映前選角問題的紛擾,跌破眾人眼鏡。

加入財訊LINE好友,財經新聞不漏接

《沙丘》的導演過去曾拍過幾部叫好但不太叫座的電影,如《異星入境》、《銀翼殺手2049》。這部改編自經典科幻小說的電影因故事隱澀、人物眾多,過去曾毀在大導演大衛.林區手中(慘不忍睹的《沙丘魔堡》)。目前上映的只是上半部,華納公司尚未決定是否繼續投資,讓身負賣座重任的導演忍不住批評大賣的漫威電影:「那就是一部部複製貼上的作品,這種類型的電影已經把我們的感官變成了喪屍般麻痺。」雖然是有感而發,但也不是無的放矢,因為《華爾街之狼》的名導馬丁.史柯西斯的批判更凶猛:「漫威那樣根本不是在拍電影,而是在做主題樂園!」

獨沽一味 饕客舌尖上有一把尺

作為一個單純的電影喜好者,藝術片有值得深思的課題和絕美畫面,商業片也有大量刺激感官的「爽」度,兩者大抵都實踐了第8藝術的價值,卻無從化解彼此間競相討拍的心結。不過,我並不是想討論電影,而是威士忌的消費市場同樣也出現類似的情結。不知酒友們是否注意到,威士忌的飲者或多或少存在某種「歧視鏈」:喜好單一桶的所謂老饕們,對於遍地都是的單一麥芽威士忌有點不屑一顧;而獨鍾單一麥芽威士忌的資深酒友,又瞧不上眼調和式威士忌。這種微妙的心理雖然不很明顯,卻潛藏、刻印在心中,並影響著我們選酒、喝酒的興致。

先複習一下。在蘇格蘭威士忌的法規中,威士忌分為單一麥芽、調和麥芽、單一穀物、調和穀物,以及調和式威士忌5大類,並沒有單一桶的定義。也就是說,這個名詞可歸類為行銷話術,酒廠、酒商不需要提出證明,都可以宣稱某一款酒是來自同一個橡木桶,且無論這桶酒在裝瓶前是否曾換桶、過桶或併桶。至於單一麥芽威士忌,則必須倚靠技藝嫻熟的調酒師,把數十到數百個橡木桶的酒液調製成消費者喜好的口味,其中蘊含的工藝技術與調和式威士忌相似,只不過後者的原酒不是出自同一家酒廠,或者包含了穀物威士忌。

台灣是個既成熟又奇特的市場,多年來進口的單一麥芽威士忌總量一直排名全球第3或第4,但若包含調和式威士忌的總量卻擠不進前10名,顯然台灣的消費者十分偏執。不過這種情形在近兩年逐漸翻轉,根據國際葡萄酒暨烈酒研究(IWSR)的統計,2019年中調和式威士忌的進口量一舉超越了單一麥芽威士忌,2020年的資料尚未公布,但猜想趨勢不變。

台灣消費者口味 正在逐漸翻轉

我長期生活在同溫層,無法真切了解實際生活現狀。好朋友告訴我,即使價位相同,40度的酒精濃度比43度更受歡迎,讓我大吃一驚,原來普羅大眾並不在意成本,反而認為酒精度高、刺激性強,違反了順口易飲的市場原則。前陣子有個機會與酒商合作,推廣一款調和穀物威士忌,原本以為這種稀有但陌生的酒款市場接受度可能不高,不料品牌商喜孜孜地告訴我已經賣到缺貨,再度讓我大吃一驚,逐漸從崩解的同溫層罅隙窺見真實的世界。

商業大片好拍嗎?雖然演戲的是瘋子,看戲的是傻子,不過現代觀眾胃口早被養得十分挑剔,必須節奏明快、邏輯清楚、不落俗套、隨時迸出驚喜,就算看完戲後忘得精光,但至少在那兩小時內爽度爆表。同樣的,大賣的威士忌也得風味獨特、甜美討喜,順口不刺激之外,若加水加冰塊不致渙散,又能百搭東西方料理,絕對讓人大口乾杯醺然陶醉。這樣的威士忌,是不是也不容易調製?

將單一桶、單一麥芽及調和式威士忌比擬為藝術片與商業片,確實有點不倫不類,但是從市場的角度看,倒也有些相似。當然,儘管兼容並蓄是美德,也無法強迫個人喜好,百花齊放的酒款各取所需,「歧視鏈」應可休矣,《沙丘》導演不是也說:「當今依然有很多藝術價值高的商業大片,我不覺得一切有必要太悲觀看待。」

延伸閱讀:

邱德夫:買酒原因百百種 別忘了收藏初衷

邱德夫:神級蒸餾廠重建,新團隊致敬獻大禮 玫瑰河畔酒香回魂

酒是拿來喝,還是拿來投資?邱德夫:「這支酒值不值得收」的迷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