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透視習近平的數位獨裁藍圖 全面嚴控大數據,監視人民也監管產業

2021-09-29
作者: 金奇、孫昱

▲中共建黨百年慶祝活動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天安門廣場發表演說,超過7萬人到場觀看大會。(圖/達志,以下同)

今年3月,由於懷疑特斯拉汽車在中國蒐集情報,中國政府宣布禁止特斯拉駛入軍事營地。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隨即在一項視訊會議上宣稱:「如果特斯拉用汽車在中國等地從事間諜活動,我們就關閉。」

特斯拉的遭遇成了地緣政治巨變的一項測試。中國最近推出一系列政策,加強對大數據的控制。這些舉措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建設「技術威權強國」的重要內容,在政府控管的網路、監控系統和演算之下,人民將受到空前的監控和引導。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研究員何傲翾指出:「更好地控制數據,我們不僅可以發展更有生產力的經濟,還可以建立一個更有效率的政府;掌握數據主權,可以在保護國家利益不受國內外敵人攻擊上,發揮關鍵作用。」

數據軟實力 位列生產要素

習近平的數據願景強調控制,他早在2014年就曾強調,信息控制是一個國家軟實力和競爭力的重要表徵。去年,中國官方將數據歸類為「第5生產要素」,與勞力、土地、資本和技術並列,進一步揭示了它對北京的重要性。

在中國,14億人口的個資,正透過一套技術系統被收集─數據社會保障卡、數據貨幣、智慧城市、監控錄影、社會信用系統,及其他技術推廣,打造一座21世紀威權統治的實驗場域。習近平揭示的是現代、高科技獨裁的藍圖,他認為科技既可強化社會控制、壓制政治異議活動,也不會抑制企業活力或創新,可以活化快速成長的中國。

策緯諮詢公司(Trivium China)技術政策研究主任凱娜(Kendra Schaefer)說:「促進科技創新仍是北京的優先政策,它無意向創新的火焰澆冷水,而是將這些數據視為指導發展方向與決定中國數字經濟最終形態的棚架。」

為了操弄數據,北京政府採取了多管戰略,它公布了管理與使用數據的法律,從而強化了政府對私營企業數據的取得,並且建立大數據庫存。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網信辦)8月針對「演算法推薦管理法規」,公布了30項要點的草案,強調網上行為必須「堅持主流價值」、「積極推廣正能量」、「不可攪亂社會秩序」;換句話說,必須支持中國共產黨的信息。

中國數據使用規範趨於強硬,給在中國營運的跨國公司、本地企業與金融市場帶來嚴重干擾。即將於今年11月生效的《個人信息保護法》,規定移出中國的數據必須通過網信辦的安全評估,或者取得其他形式的官方批准。9月生效的另一項法律《數據安全法》,則要求保護「重要數據」和涉及國家與經濟安全、人民福祉及公共利益的「核心數據」。專家說,後者的定義非常模糊,幾乎涵蓋任何個資相關內容。

特斯拉和蘋果 不敢攖其鋒

中國一家科技集團的高層主管表示:「這些法律意味在中國產生的所有數據都必須留在中國,除非明確批准可依個案方式將部分數據送到海外,中國正漸漸成為數據帝國。」

跨國公司別無選擇,只能在當地建立數據中心來保存客戶數據,但這也意味著只要中國執法機構想要,這些跨國公司在中國收集的消費者數據,都必須接受檢查。今年5月,特斯拉就眼明手快地在上海成立數據中心,而且進一步公告:在中國銷售之所有相關數據都保留在中國。

蘋果是另一個例子。蘋果2017年在貴州建立了一個數據儲存中心;次年就宣布在中國的iCloud服務由中國國營貴州雲大數據產業公司管理。它雖發布聲明說「我們握有中國數據中心用戶數據的加密鑰匙」,仍配合中國執法部門的要求,將客戶數據移交給當局。

微軟常被中國官員視為跨國公司的行為「楷模」。在中國的4個數據中心全由在地的世紀互聯營運,1/5將於明年上線。至於中國當局能否以未加密形式進出LinkedIn等平台的數據,微軟官式的答覆:「微軟遵守適用於線上服務的所有法規。」

截至今年5月,共有248家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總市值達2.1兆美元;如今,美中資本市場的關係也因中國的新數據法而撕裂,在香港上市的陸企前景也蒙上一層陰影。目前關注的焦點是滴滴出行,該公司於網信辦完成所有數據安全許可之前就在紐約上市募資,招致網信辦對其展開國家安全審查,下令滴滴App自中國網路商店下架。

在紐約,滴滴投資人的代表律師已提出集體訴訟,指他們被滴滴高層誤導,質疑滴滴與中國監管單位交涉的完備性。滴滴是否如實公布它承受網信辦的壓力,也引發了承銷人高盛、摩根士丹利等金融機構的疑慮。滴滴未對此置評。

滿布監視器 中國人難遁形

中國網信辦副主任盛榮華表示,中國企業無論在哪裡上市,中國政府對關鍵數據披露的規定都是一樣的,對香港證交所不可能比它在紐約上市時鬆。他說:「公布這些規則是為了保護重要信息基礎設施的安全,所有企業,無論哪一類或在哪裡上市,都必須遵守國家的法律和法規。」

然而顯而易見的是,中國監管機構對在內地發行股票與在海外上市之間有基本差異:超過100萬用戶的企業在海外上市前必須通過安全審核;數據豐富的公司若尋求在美國發行股票,也要求它將數據管理交給第3方公司。

歷史上,專制社會的一個持續性弱點是統治精英與草根社會之間的訊息脫節,中國領導人認為掌握大量數據就可避免政權的威脅。美國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副教授桂爾吉耶夫(Dimitar Gueorguiev)表示,北京部署的數據技術有助於它追蹤人民的情緒和需求。他說:「中國拜建立數位生態系統之賜,更能感知民意的風吹草動,比較不容易出現政策失誤,也更有工具管理膨脹的官僚機構。」

部分民主與專制國都已開始使用數據系統來輔助治國、服務人民,但程度都不能與中國的部署規模和侵入性相提並論。風險諮詢公司ControlRisks的季霍姆(Andrew Gilholm)表示,這就是數位列寧主義或技術威權主義,這個概念當然有很大的政治控制成分,但它並不僅僅止於此。他強調:「這不僅僅只是關乎『老大哥』的統治,它對北京的吸引力也在於可以透過電子政務來對付地方貪瀆,同時使用數據而不是透過私有化來增強競爭力。」

據估計,全中國安裝了4.15億支監控器,在深圳等地每平方英里就有8000多架監視攝影機,因此中國人目前也是全球最受監視的人口。監視器在中國的普及也使它在另一項技術上位居世界之先:智慧城市。2020年,中國有大約800個智慧城市在興建或規畫中—約是世界總數的一半。超過3億人可透過手機獲得或申請失業救濟金、處方藥,享有公共交通、資源使用和其他服務。

▲中共建黨百年慶祝活動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天安門廣場發表演說,超過7萬人到場觀看大會。

數位人民幣 進化版可打貪

但就社會控制力而言,這些技術跟數位人民幣比起來黯然失色。數位人民幣的設計初衷在追蹤所有交易,提供國家監控能力。微信支付和支付寶等私人平台的現金和數位支付混合體,目前還不具備這種能力。官方的數位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表示,將推出一套「可控匿名」系統,這意味著只有當局要求查看的交易才能被看到,這允許北京追查潛在的罪犯,打擊洗錢與官員貪汙。但這個系統還未萬事俱備,許多高級酒店、火車站、航空公司和其他服務提供者都尚未註冊,表示仍有人能越過檢測、繼續揮霍。

習近平的新模式還未付諸檢驗,收集大量數據是否會給中國政權提供有用的情報,在必要時改正政策,一切都還未驗證,但有些專家倒是看見其中險惡的居心。華府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問題專家甘迺迪(Scott Kennedy)提到諷刺小說《1984》的作者喬治.奧威爾說:「我認為習近平屬意的解決方式是奧威爾。」他說:「這就是人工智慧和數據…確保你所擁有的資訊其他人望塵莫及。」

延伸閱讀:

區塊鏈熱潮燒進校園 清大、師大領頭搶進

中國大轉向1》從阿里巴巴、滴滴到中概教育股 習近平打壓企業對中共有什麼好處?

滴滴出血 中資股大逃殺揭開序幕!今年在美上市案,宛如一宗宗金融搶劫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