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金融巨鱷索羅斯大戰貝萊德啟示錄...面對不爭氣的陸股 華爾街有另一套盤算?

2021-09-27
作者: 郭庭昱

▲索羅斯1992年放空英鎊一舉成名,他近日密集投書媒體,警示大眾不要誤解了習近平治理下的中國。(圖/達志)

今年7月以來,從滴滴出行開始,中國政府對科技、遊戲、補教、娛樂業的監管密集出台,美國、香港上市的中資股跌幅慘重,從最高價至今,大約2兆美元的市值蒸發,引發中概股的多空論戰。此時,資金流向提供了線索:外資仍舊持續加碼中國股市。根據彭博統計,今年以來至9月3日,外資共買超中國股市435億美元,居亞洲股市之冠,也超越了外資對整體亞股的買超254億美元。

加入財訊LINE好友,財經新聞不漏接

外資大買 陸股績效末段班

從資金的角度,雖然全球疫後大撒幣,尤以美元最氾濫,美股幾大股市指數均在歷史高點附近,但在亞洲卻不是全面買超,而是愛恨分明。外資今年以來至9月初,買超中國股市435億美元,其次是日本的193億美元,第3是印度的76億美元,接著是印尼的15億美元;同時,外資大幅賣超南韓252億美元、台灣145億美元,賣超台、韓股市397億美元,大約是買超陸股的9成資金。可說外資對亞股是賣東牆補西牆,最愛就是陸股。

在外資的強力贊助下,含大型金融股的上證指數今年以來至9月10日上漲6.62%、以製造及消費為主的深圳成指上漲2.08%、以滬深2地大型股為代表的滬深300指數則是下跌3.8%。中國股票今年的表現在亞洲是末段班,亞股表現最好的是印度上漲22.1%、越南21.87%、台灣18.61%。台股在外資的強力賣超之下,近2年都有非常好的漲勢,基本面和內資回流是主力。

奇怪的是,即使外資捧場,陸股近年的漲幅並不理想,背後當然有結構上、利益上的盤算。外資今年至9月初買超的陸股,已經超過2020年全年的305億美元,是所有亞洲股市中,唯一一個自2018年以來每年都是買超的市場。2018年正是前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美中經濟全面競爭的起跑點。

2018年美中貿易談判時,中國以金融市場開放,作為貿易談判的讓步,促使華爾街站在自己這一邊。目前摩根大通(JPMorgan)成為中國首家外資全資控股的證券公司及期貨公司;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獲得中國證券公司的控股權;花旗得到基金託管業務;貝萊德(BlackRock)則是第一家可以對大眾公募的基金管理公司。

國安警訊 金融巨鱷說重話

最近,對沖基金始祖、開放社會基金會創辦人索羅斯(George Soros)投書《華爾街日報》,直指貝萊德增加對中國的投資是「悲劇性錯誤」、誤解了習近平治理下的中國。這位縱橫市場超60年、高齡91歲的金融大鱷說,向中國投入數十億美元嚴重危及美國的國家安全,而美國和中國正在進行自由民主和極權壓制的制度衝突。

貝萊德是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近日募集的「中國新視野混合基金」,是第一檔由外資對中國散戶募集的基金,短短幾天就獲得10億美元、11萬投資人認購。面對索羅斯的指責,貝萊德回應:「美中經濟關係複雜,2020年兩國貿易超過6000億美元,透過投資可以對美中經濟互聯做出貢獻」。

索羅斯和貝萊德之爭,一為制度、一為商機。中國市場開放是華爾街的大商機,也是近年外資加倍投注中國股、債市的主因。把時間拉長看,2017年外資持有中國的股票及債券約1.7兆元人民幣,到了2021年6月,據中國人民銀行統計,含香港的境外投資者持有7.6兆元人民幣(約1.2兆美元)的中國股票及債券,是4年前的4倍。

以目前中國股市市值13兆、債市19兆美元的市場,合計外資僅占3.75%;過去大量中資股在美上市,近年已經啟動回歸,中國也收緊企業赴美IPO,未來難有高潮,投資重點應在於中國國內的陸股,而且以外資持股的份額,與其他新興市場比較,成長的空間還不小。中國市場擴大、外資又接連拿到獨資執照,也難怪外資對中國持續加碼,包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在內的許多人都直言,「華爾街是中國在美國最好的朋友」。

如果從2018年川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起算,3年半以來,外資買超陸股1690億美元,居亞股之冠,遙遙領先第2名印度的407億美元。然而,在外資熱情的買超下,中國的滬深300指數僅上漲22.6%,大輸印度Sensex指數的72.44%。此外,2018年以來,外資賣超台股332億美元,大約台幣9500億元,台股卻是活力十足,大漲了63.15%,僅次於印度。就以投資績效來看,內資是大勝外資,外資也不再是主導台股的主力。

從索羅斯與貝萊德的針鋒相對,到外資加碼陸股的績效,再到台股的內、外資大換手,有一個主軸貫穿其中,那就是投資人必須面對內心的「中國政治學」,你對中國政局的判斷,才是決定是否進場投資的關鍵,也是持股信心之所在。

索羅斯認為習近平是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習為了連任,必須打壓反對勢力,一連串企業監管起源於此。投資人如果認為中國不再是鄧小平的開放路線,而是重回毛澤東的鎖國時代,制度上的重大轉向,必然是保守投資。

投資之鑰 先修中國政治學

例如最近中國的騰訊、阿里巴巴各自捐出1000億元人民幣,騰訊2021年上半年淨利920億元人民幣,這筆捐款蒸發掉半年以上的獲利;阿里巴巴2021財年(2020年4月到2021年3月)淨利1432億元人民幣,加上去年天價罰金182億元人民幣,1年賺1614億元人民幣,一次捐1000億元也是超過半年淨利,這又如何從基本面來估計呢?

但是,以華爾街為首的金融業,則是看上市場交易的大餅,中國將重要公司引導回國內掛牌,管制科技業,扶植製造業,這一波產業大換手也將帶來投資的機會。新投資當然是跟著政府方向走,而且證券商、期貨商、資產管理公司都是賺手續費,只要市場的盤子大,無論多空都有錢可賺。

同時,中國以政策主導產業,未來主推製造業,從半導體到新能源都大力補助,如果相信政策的決心,就從這些領域找標的。產業的風險在於政策引導房住不炒,最大房企恒大流動性風險頻傳,政府能否有效防止連鎖效應,也是觀察指標。

索羅斯與貝萊德的投資理念之爭,反應在實務,投資人要先建立起自己的「中國政治學」,接著再著墨基本面、技術面,如此才有機會贏得漂亮、輸得明白。

延伸閱讀:

「金融巨鱷」索羅斯示警:習近平不懂市場、中國已劇變!投資者將遭當頭棒喝

從掏糞工到中國首富...恒大創辦人許家印傳奇落幕 地產業黃金30年畫下句點

索貝克:中國「自殺式經濟政策」的背後盤算!財政緊縮嚴厲限產,要到Q4才見曙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