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佳璇

精神科醫師 守備範圍從醫學中心到離島衛生所,兼作歷史人物隔空診斷

吳佳璇:島嶼行旅—意外回溯300年前的探險

2021-09-25
作者: 吳佳璇

▲大甲鎮瀾宮/曾念生繪。(圖/吳佳璇提供)

年味漸濃的週日清晨,我搭上通勤電車,和新竹上車的妹妹會合。妹妹棄法從商,疫情前過了十多年繞著地球跑的緊張生活,想不到此時竟能和我並肩坐在電車的長條坐椅,看著車窗外發呆。隨口問她,記不記得有一回前往圓山動物園,也是搭乘一班乘客對看的公車,她突然對全車發表「我爸爸在掃鴨糞」的往事。.

加入財訊LINE好友,財經新聞不漏接

家父退休前,在大學從事「家禽營養」研究。為了評估實驗動物吃他「特調」飼料的生長狀態,訂立一套程序,包括收集動物排遺,分析消化狀況。然而在不解事的孩子眼裡,只記得每次去探班,剛留學歸國的爸爸,總在實驗農場掃鴨糞。所幸滿滿的回憶,都化成父親失智後的生活支柱。姊妹聊著,不知不覺來到台中大甲日南站,和當地友人趙文聖醫師會合。

逆行郁永河路線 我來到大甲

久未見面的學長,在台北一完成專科醫師訓練,就回到家鄉,守護海線居民精神健康。這回為了加入徒步,他做足各種功課,包括鍛鍊體力,一出發便以敏捷的身手,跨上大安溪橋。

「當年是這條溪氾濫,阻擋了郁永河快兩個星期的行程?」殿後的我向學長發問。《裨海紀遊》是第一本詳盡的中文台灣遊記,記載康熙36年(西元1697年)春夏之間,郁永河奉命從福州來台採硫的經歷。我在出發前,碰巧在網路看到一張郁永河從府城一路北上的路線圖,我不禁驚呼:除了方向相反,過去幾個月的路徑,竟然和他重疊…。

「應該再往南,是分隔清水和大甲的大甲溪。」經學長提醒,我才猛然想起,當年郁永河滯留的是牛罵社(今清水),不是大甲,且兩溪下游相距不到7公里。

一下橋,省道兩側芋頭田間的透天厝愈來愈密,最後連成一氣;道路也被攤販恣意占據,形成臨時年貨大街,為了安全通過摩肩接踵的人群,我們仨戴上口罩,奮力向前。「這樣才有年味!」妹妹一馬當先,指著不遠處的寺廟問:「那兒就是鎮瀾宮?」

沒錯,前方正是大甲媽遶境起點,台灣「3月痟媽祖」中心,近年已成為Discovery頻道口中的「世界三大宗教盛事」。可是身為雲林女兒,我的童年記憶只有北港媽。

「你知道大甲媽早年遶境的折返點是朝天宮,近年才改為新港奉天宮?」學長和我坐在廟埕的戲台下,望向對側的藻礁公投連署,等候入廟參拜的妹妹。

「聽說了,就算鎮瀾宮聲勢後來居上,北港媽才是我心靈原鄉。」雲林人明確表態。

離開廟口,右轉蔣公路,我又自爆年少輕狂,曾誤把紀念鄭成功麾下蔣毅庵將軍屯墾大甲的路名,視為黨國遺毒。野百合學運出身的學長不置一詞,一心引導我們前往友人推薦的「阿吉米糕」。

「有雷嗎?」看學長遲疑的臉色,我忍不住發問。

「不會啦,但下午一定要帶你們去清水吃阿財米糕。」學長面露微笑。

阿吉不失所望,均勻攪拌過米糕與底層肉燥,幾乎不需醬料。3人飢腸轆轆,除了米糕,胡亂叫了黑白切與肉羹湯,還是海線風格不含魚漿的赤肉羹。

清水國小 展現百年古蹟之美

跟隨學長腳步,來到鎮南水尾橋,「過去就是郊外,你們一路向南,我想辦法回日南拿車,再到清水會合,去高美溼地轉轉。」高美在清水北側海濱,如果沒有在地友人溫馨接送,我得繞鄉道,多走個10公里。

不同於300多年前乘牛車的郁永河,妹妹和我只用了20分鐘,就渡過大甲溪。公路左側如屏風的山巒,應該就是郁永河滯留期間爬過的鰲峰山,他以為後山就有生番,未料辛苦登頂後被蛇嚇到,草草下山。

300年後,山的另一邊早就沒有番人,只有飛機轟隆隆起降的清泉崗機場。我們也穿過大半清水市街,和開車前來的學長會合,前往全台唯一在古蹟建築上課的清水國小。

由於防疫規範,訪客只能從校園與穿堂,一窺建築之美。在1997年樹立的創校百年紀念碑前,我看到驚人的校慶籌備委員會名單,包括曹興誠先生。不過,個人以為該校最知名的校友,應該是不在名單上的證嚴上人。

從高美回到市區,我以為學長會直接送我們到清水車站搭車北返,未料他方向盤一轉,「去嘗嘗阿財米糕,不然不算來過清水!」

延伸閱讀:

吳佳璇:島嶼行旅—一景一書穿越台日

吳佳璇:島嶼行旅—海線五寶的朝聖之旅

吳佳璇:島嶼行旅—中港溪口遇見溼地的哀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