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生活
HOT

簡秀枝:席德進茲土有情 逝世40周年遍地開展

2021-09-18
作者: 簡秀枝

▲和碩董事長童子賢、美學大師蔣勳、台灣好文化基金會董事長柯文昌、國美館館長梁永斐(左起),出席開幕典禮。右1為策展 人谷浩宇。(圖/簡秀枝提供,以下同)

一位守護台灣好山好水的藝術家,在過世40年後,一樣被台灣人頌揚,從都會到偏鄉,紀念活動不斷。這位藝術家叫席德進(1923~1981年),從1948年來台後,除了曾短暫的出國行腳之外,沒有再離開過台灣,連最後也安葬在台灣。

加入財訊LINE好友,財經新聞不漏接

他的心裡有台灣 民房古厝好鄉土,幽幽山水入畫

他比台灣人,更愛台灣。他的鄉愁,完全轉化在他的上山下海,對朝升夕落,風土民情的探索,還有三教九流的臉譜描繪。席德進在《我的藝術與台灣》一文曾提到:他的畫,始終有一個不變的基調,那就是以台灣地方的景物,作他表現的素材。

然而,他是同性戀者,不見容於早期的中國社會,從有記憶以來,他總是被母親追著毒打,因為媽媽愛他,急於糾正他。為逃避家人逼婚,中國四川籍的席德進輾轉到了台灣,從此愛上亞熱帶氣候的寶島。褐銅膚色,成為他暗夜探索情慾的焦點;人物畫像也從名媛貴婦到市井小民,打造精湛肖像美學;同時透過民房古厝的描繪及好山好水的彩筆寫生,謳歌禮讚台灣土地,建構出獨特的台灣現代美術樣貌。

適逢席德進逝世40周年,繼台中國美館展出「茲土有情—席德進逝世40周年紀念展」外,台東池上藝術館「歷史就是我們自己—席德進逝世40周年特展」,也接連開幕。國美館的紀念展,精選62件席德進的水彩代表作,由國美館研究員林明賢擔任策展人,規畫為台灣山水、民房古厝兩單元。台中場展完之後,將巡迴於嘉義市立美術館、台北國父紀念館、屏東美術館、宜蘭美術館等全台公立美術館,盛大隆重。

▲台東池上穀倉藝術館的「歷史就是我們自己」特展,有多幅席德進人物肖像畫作。

另外由台灣好文化基金會策畫的特展,係由青年俊彥谷浩宇擔任策展人,分兩檔進行。第1檔「歷史就是我們自己」特展,展出國美館收藏席德進各時期代表作,涵蓋油畫、水彩、水墨、粉彩、書法共23件,與史博館珍藏水彩和素描作品共9件,包括呼應池上鄉村自然景觀的畫作,及其他鮮少展出或從未露面的作品。呈現了席德進於1948至1976年的創作風華,其中也公開了席德進同性戀的美麗與哀愁。

第2檔「傳奇—席德進」私藏展,是向15位重要收藏家邀展,包括6位企業收藏家,還有席德進生前老友攝影師郭英聲、謝春德等人收藏。參展作品還包括創作於1951年的《自畫像》,該作品曾在2013年台北羅芙奧的「席德進專拍」中,以新台幣2280萬元,創下席德進拍賣最高成交紀錄。另外,還有席德進生前為華嚴等名人所創作的肖像畫。席德進對台灣百態人物的獨到詮釋,盡入眼簾,難得一見的私藏作品,都將接續開展至明年4月。

偏鄉也有藝術館 珍貴私藏亮相,池上穀倉變畫廊

身兼席德進基金會董事長的國美館館長梁永斐,與台灣好文化基金會董事長柯文昌,企業家童子賢與美學大師蔣勳,9月8日齊聚台東池上穀倉藝術館,參加開幕典禮,讓席德進逝世40周年活動,在公私單位的聯手下,締造高潮。

這個展覽不僅凸顯柯文昌讓國家級藝術展覽安排在台灣偏鄉舉行的良苦用心,童子賢贊助該特展策畫與執行費用、富邦集團董事長蔡明忠贊助畫作保險、復華董事長杜俊雄贊助穀倉藝術館營運,也為企業家的善舉再添佳話。

▲台東池上穀倉藝術館由60年歷史的穀倉改造而成。

此外,為落實藝術生活化,用藝術為偏鄉加值,目前擔任池上鄉文化藝術協會理事長的梁正賢,捐出已有60年歷史的老舊穀倉,委由陳冠華建築師改造而成。

2017年開館以來,已經舉辦九檔展覽;其中由蔣勳、林懷民等人協助,谷浩宇策展的《我們敬愛的臺靜農老師》特展,因為質量俱佳,備受好評。夾著對該特展的熱度,選擇同性戀藝術家席德進接棒,一來凸顯他以台灣作為第2故鄉,二來在民風漸趨開放,台灣同性合法化的今天,讓糾葛席德進一生的同性戀行為,得以攤在陽光下被討論與理解,也是好事一樁。

他的儀式性創作 自我解放,定義同性戀身體美學

當年,席德進因為同性戀關係,多次離家,最後為了逃婚,飛到台灣來,歷歷往事,成為展場話題焦點。尤其創作於1948年的《翁祖亮》肖像,是席德進在杭州藝專第一個愛戀的男同學,臨別依依,把容顏入畫。同樣的愛戀心情,也在1962年席德進赴美考察前夕,他為心儀男孩莊東村畫下《紅衣少男》作品,千里寄相思。

赴美之後,身處社會開放風氣的前沿,席德進的情慾受到鼓舞,他畫下穿著白色內褲的自己,黃色平塗肌膚,畫面上明顯的「NO」字,是他對自我裸體戒嚴的切割。席德進以解放的心情,進行了儀式性的創作,為台灣留下難得一見的同性戀身體美學。

席德進表面上處理個人情慾,其實也是記錄著整個台灣經濟起飛的精神狀態,一個時代的現實情慾狀況,被完整留下。此外,席德進為台灣亞熱帶人種,賦予褐銅色肌膚,那是無敵青春的展現,引人遐想的褐銅膚色,有別於雷諾瓦的傳統印象派顏色,也不同於台灣的前輩畫家,學習自日本外光派的二手印象派肌膚呈現,他為台灣人體色彩作了大膽突破與正名。

▲席德進人物肖像畫作,為台灣人體色彩作了大膽突破與正名。

在開幕典禮上,柯文昌對於池上舉辦席德進特展感到寬慰,證明偏鄉也可以有國家級水準的藝術展覽。柯文昌說他對席德進的印象,是來自年輕時的雜誌與報紙副刊上經常出現的席德進描繪台灣鄉村小鎮的作品。近些年,柯文昌在鄉鎮裡行走工作,常常會想席德進作品裡豐富的台灣意象,他希望透過特展,可以讓大眾重溫席德進遺留給台灣的濃厚情感以及文化啟迪。

童子賢提及席德進摯友木心,木心筆下的席德進情真意切,成為權威篇章。童子賢認為,木心所指涉的肉體,彷彿就是一部《聖經》,席德進終其一生所描繪的肖像容貌、肢體語態,精采地呈現了肉體不只是生命的歡愉,也有死亡的悲憫。

蔣勳認為席德進始終是主流文化的叛逆者,而正因為這樣的叛逆,讓他成為傳奇。席德進終其一生在孤獨中走著自己堅信的路,最後在歷史浪濤中留下身影,成就了自己的信仰,也刻畫著時代的現實,令人動容。

蔣勳強調,身為第一個對台灣土地認同的外來藝術家,席德進記錄台灣經濟起飛時期的活力,如果把席德進筆下的人物畫連接起來,是台灣社會非常有趣的人物剖面。蔣勳特別提及一幅曾代表台灣參加巴西聖保羅國際雙年展的油畫《賣鵝者》,速寫台灣民間底層人物的真實生活:雙頰凹陷、皺著眉頭的賣鵝者,赤腳蹲在紅磚牆邊,神情與姿態流露出憨樸氣質,展現十足台灣味。

▲(右)席德進以解放的心情,進行了儀式性的創作,畫面上「NO」字是對自我裸體戒嚴的切割。(左)席德進病危時,刻意穿上清期官服,彷彿昭告天下,他開創了華人新視野,堪可告慰列祖列宗。

他的最後一件衣裳 清朝官服相伴,聊慰夢裡故國魂

究竟該如何為席德進作歷史定位?擔任策展人的谷浩宇認為,席德進是台灣土地最真誠可貴的詮釋者,畫出台灣躍升的經典,他也是華人美術史上的代表人物,創作豐沛、面向多元。在油畫上,他思考世界現代藝術發展潮流;在水墨上,他開創了屬於台灣自然環境,特有的筆法表現,展現台灣鄉土情,以及血緣關係下的中國魂。

席德進終其一生,孤獨寂寞,他孜孜努力,希望移孝作忠,用一生藝術的成就光耀門楣。當他在彌留之前,穿上清朝官服,彷彿昭告天下,他開創了華人新視野,而這堪可告慰列祖列宗的亮麗成績單,讓他死而瞑目。

延伸閱讀:

收藏藝術可以像養寵物嗎?廖康樾:藝術文物除了金錢價格還有美學價值

馬世芳:誰能聽懂40年前的魯蛇把妹名曲?

銅像怎麼不見了?馬世芳:台灣大學裡的蔣公不是被拆走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