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生活
HOT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電影中的日本新女性東京影展反映的當代兩性關係
東京影展反映的當代兩性關係

2014-11-19
作者: 塗翔文

東京影展呈現的日本社會兩性關係,都已不如我們以往想像那般刻板。

一直很喜歡日本。倒不是所謂「哈日」的那種崇拜,比較是一種印象式的感受:電影裡的、旅遊中的,就連有線電視裡各式日本節目,也經常是我在工作繁忙之際、無聊轉按遙控器時最常停下來的選擇。

小津安二郎電影裡永遠互相體諒、卻又壓抑內斂的父女情深,黑澤明濃豔揮灑、形式大膽的《七武士》、《羅生門》,山田洋次始終溫柔敦厚的庶民通俗劇,或者北野武同時兼具浪漫與殘暴的兩面體。即使不迷明星偶像,日本片在我心目中的電影版圖裡,仍具有一定的位置。

上個月去了東京,連續第五年參加「東京國際影展」。這個影展規模並非最大、影片並非最多,但每個環節都做到工工整整、仔仔細細,一如慣常維繫著日本人待人處世的民族特質。光就「放映」這件事,五年來我至少也看了不下40、50部電影,不僅場場準時,至少我本人也從未經歷放映期間的任何閃失。尤其在如今電影全部變成數位化的年代裡,我自己做過影展最清楚,電腦平常精準,卻也難免偶爾失常,即使只觀察這一點,日本人的一絲不苟,都讓人由衷佩服。

影展位在東京六本木區的「六本木之丘」舉行,複合式的商業大樓裡,除了戲院、商店、餐廳,還有個戶外舞台。今年影展其中一個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在舞台區停了多輛餐車,原來影展請出多位名廚,創造屬於影展獨有的菜色,讓觀眾透過小吃感受影展的溫度。東京影展今年面臨新的競爭與挑戰,於是整個又做出大幅度的變革。「動漫」成了影展亟欲凸顯的特色,不但有動畫導演庵野秀明極為完整的個人作品專題展,開閉幕片也分別選了迪士尼的《大英雄天團》和日本電影《寄生獸》。

人到東京影展,最期待看到的莫過於最新的日本片。今年看了幾部新作,正巧都是以女性角色為主軸的電影,而且某種程度上也鬆動了傳統的女性角色,反映當代日本社會、已不如我們以往所刻板想像的兩性關係。

女性角色 擺脫刻板

讓宮澤理惠一舉奪下最佳女演員獎的《紙之月》(Paper Moon,金馬影展映演時片名為《蒼白之月》),終於在得獎的消息傳來後,由台灣片商買下版權,將在台上映。這部作品以九○年代亞洲金融風暴為背景,宮澤理惠飾演任職銀行的平凡主婦,因為婚姻關係走到瓶頸,意外與年輕男大學生陷入激情熱戀,甚至為愛瘋狂,盜領客戶巨款,走上失序之路。在片子裡,女主角從壓抑、保守、甘於平凡,漸漸走向勇敢、大膽、狂放,甚至不惜打破所有既定的規則,甚至最後還做出了破釜沉舟般的驚人結局。

職場女性 頭角崢嶸 

我覺得《紙之月》並非流於一般那種「姊弟戀」的刻板想像,雖然它還是有大明星和激情床戲,但其實骨子裡最重要的,還是在反映都市人汲汲營營於賺錢,而讓自己不經意陷入機械般生活公式的幽幽哀鳴。片中的男性角色都有點負面且駑鈍:包括無聊到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老婆出軌的丈夫、倚賴女友宛如被包養的男孩、沒擔當又和女同事外遇的銀行主管;相較於他們,片中的女性角色反倒充滿自覺,無論是勇敢豁出去的宮澤理惠,還是堅持固執於堅守銀行業務法則的女主管(小林聰美飾演),至少她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而且義無反顧。

至於標準、傳統的通俗劇路線裡,也有不太一樣的女性角色。由鈴木京香、三浦友和主演的《醫者之願》(Until The Day Comes),講的是一對醫師夫妻的故事。好玩的是,鈴木京香扮演在城市大醫院裡工作、醫療體系裡最常被大家忽視的麻醉醫師,反而三浦友和則是安於在鄉間擔任小診所的駐地醫師。妻子在自己忙碌的工作之餘,一邊得引導年輕的麻醉醫師對抗高度緊張的工作壓力,一邊卻也放不下遠在山頭孤獨行醫的丈夫。透過一群平凡小人物的悲喜交織,這部作品的背後主軸,仍在講述關東地區民眾如何努力走出震災創傷的心路歷程。

另一部由曾因台北電影節來台的女演員、製片人杉野希妃首部轉任導演的作品《京都悲歌》(Kyoto Elegy),講的則是男孩從大學到出社會工作,依序與三個不同個性的女性交往認識的愛情故事。地點位在充滿古典之美的京都,故事卻極具現代感。其中兩個女性角色,在日本男性頭角崢嶸的廚師、律師界熬出頭來,體現如今在各行各業裡,女性也能並駕齊驅的現實,更殘酷地對照出看似一直長不大的男主角,在親身經歷了女性遠比自己早熟的生命蛻變之後,才終於真正懂得面對人生。希望這部挺有意思的獨立製片,有機會被台灣的影展或片商引進。

反觀台灣,好不容易有一部描寫中年職場女性的《迴光奏鳴曲》,讓陳湘琪光芒萬丈的演技被大家看到,但比較起一整年的台灣電影,仍只是鳳毛麟角。什麼時候我們才能有更多元的電影樣貌,從題材到角色幅度,都不只限於某些偶像式的迷思?這不僅僅是創作者的功課,做觀眾的也得學習打開自己的眼光與慣性,一切才有加速變化的可能。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