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在規模大的醫院就診 存活率比較高嗎?看懂統計數據,更正確理解這個世界

2021-08-28
作者: 大衛.史匹格哈特

▲人類似乎非常需要以簡單的因果關係,來解釋發生的事情。(圖/Unsplash)

斯堪地那維亞國家是流行病學家的夢想之地,那些國家的每個人都有個人身分號碼,用於註冊健康照護、教育、納稅等事務;因此研究工作者能以其他國家不可能做到的方式,把人們生活中所有這些不同的層面連結起來。

高等教育與罹患腦瘤有關?

一項研究將超過400萬的瑞典男性和女性,18年內的納稅和健康紀錄連結起來,研究人員因此發現:社會經濟地位較高的男性被診斷出罹患腦瘤的比率略高。這是那種有價值但相當平淡乏味的研究之一,通常不會吸引太大的注意,因此即使這項研究只涉及社會經濟地位,而和教育無關,一位大學的公關人員卻認為新聞稿如果這麼寫會更有趣:「高等教育和罹患腦瘤風險增加有關。」

而當這則新聞要傳達給一般大眾時,某家報紙的助理編輯下了一個經典的標題:「為什麼上大學會提高罹患腦瘤的風險?」對於投入時間攻讀更高學歷的人來說,這個報紙標題可能令人大驚失色。但是我們應該擔心嗎?

這項大型研究是根據完全合格的母體(而非樣本)登錄資料庫,因此我們可以有信心地作成結論說:受過更高教育的人,確實發現略多的人罹患腦瘤。但那是因為在圖書館汗流浹背讀書,使得大腦過熱,結果發生某種奇怪的細胞突變嗎?儘管報紙標題那麼寫,但我對它感到懷疑。而論文的作者也表示懷疑,他們補充說:「癌症登記的完整性和檢測偏差,或許可以解釋這件事。」換句話說,受過較高等教育的富裕人士,比較有可能被診斷和登記罹患腫瘤,這是流行病學中稱為確定偏差的一個例子。

從1990年代英國各醫院執行兒童心臟外科的手術量相對於存活率圖表,可以發現規模較大的醫院和較低的死亡率有相關性。但我們不能作成結論說:規模較大的醫院造成較低的死亡率。

這種審慎的態度由來已久。1900年,《自然》期刊討論皮爾遜剛發展出來的相關係數時,一位評論者警告說:「相關不表示有因果關係。」隨後的100年,有人只是觀察到兩件事傾向於一起變化,就宣稱有某個發現時,統計學家便一而再、再而三端出這句話。甚至有個網站會自動生成愚蠢的相關性,例如2000年到2009年,美國每年的平均每人莫札瑞拉(mozzarella)起司消費量,和那些年頭中每年攻得土木工程博士學位的人數之間,具有可喜的0.96相關性。

吸菸者為何沒有罹患肺癌?

人類似乎非常需要以簡單的因果關係,來解釋發生的事情—我敢說我們都能編造一個好故事,說所有那些新手的工程師為什麼大吃披薩等等。甚至有個詞,叫作幻想性錯覺,用來指人們傾向於尋找理由,說其實不相干的事件之間有關係存在,最極端的情況是把單純的不幸或壞運氣,歸咎於他人的惡意或甚至妖術。

不幸的是,或者幸運的是,這個世界比簡單的妖術稍微複雜一點。第一個複雜性在於試圖弄清我們所謂的「因」是什麼。

當我們考慮到現實生活中每一件有趣的事,不可避免都有它的變異性時,這會變得更加棘手。例如,醫學界現在同意吸菸會導致罹患肺癌,不過醫師可是花了數十年的光陰,才得出這樣的結論。為什麼要花這麼長的時間?因為吸菸的人大多沒有罹患肺癌,有些不吸菸的人卻罹患肺癌。我們只能說,吸菸比不吸菸更容易罹患肺癌,這是為什麼立法限制吸菸需要花那麼長時間的原因之一。

所以我們對於因果關係的「統計」觀念,並不是那麼嚴格地說一不二。當我們說X導致Y,並不表示每當X發生,Y也會發生;或者,只有在X發生時,Y才會發生。我們只是說,如果我們干預,強迫X發生,那麼Y傾向於更常發生。因此我們永遠能說,在某個特定情況下,X會導致Y,只能說X提高了Y發生的次數百分比。

如果我們想知道是什麼導致什麼,那麼我們必須做的事,有兩個至關重要的後果。首先,為了滿懷信心推斷因果關係,理想上我們需要進行干預和執行實驗。第2,由於這是個統計或隨機的世界,我們需要多次干預,才能蒐集證據。

統計的藝術──如何從數據中了解事實,掌握世界
作者:大衛.史匹格哈特
譯者:羅耀宗
出版:經濟新潮社
出版日期:2021 年 8 月

延伸閱讀:

【抗跌好公司1】賺股息再賺價差!「精選30檔」公司治理前20%績優上市櫃股票

【抗跌好公司2】國巨法人董事領很大 重事酬金這樣分配合理嗎? 

【抗跌好公司3】相關股票型基金規模 半年成長4成!參與ESG大浪潮 主題式商品穩穩賺

【抗跌好公司4】遠傳連續7年蟬聯評鑑前5%!年年穩定配息吸引法人加碼

【抗跌好公司5】中租用紀律確保資產 成「泛金融股」股王

【抗跌好公司6】群聯走出弊案陰霾大改革 提高投資人認同

【抗跌好公司7】文曄拴緊監督機制 挺過風暴獲利再創新高

【抗跌好公司8】聯詠、台積電賺很大!2020年公司治理評鑑推薦6檔績優股 皆呈正報酬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