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中概股大崩壞!今年市值蒸發1.9兆美元 哪些基金、大股東最慘烈?

2021-08-20
作者: 郭庭昱

▲《財訊》雙週刊社長謝金河。(圖/攝影組)

7月以來,中國政府強力監管中資科技業,雖然打自家孩子,卻痛在國際投資人,原因只有2句話:中國故事講得太好、中國政府又快又狠。過去中國以龐大內需市場吸收了太多國際資金,大家賺得盆滿缽滿,一旦習於賺錢的慣性現在卻急轉彎,投資人只能付出慘痛代價。

前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8月4日接受CNBC訪問時表示,雖然政府針對中國科技業監管,但美國的退休基金卻是最大受害者,相關股票暴跌導致約4000億美元虧損。這席話精準點出中國政策風險和美國人退休的切身關係;但事實上,不止美國,全世界許多人的退休金也捲進了這場風暴。

中資股大蒸發  美退休基金虧4000億美元

根據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最新統計,截至2020年底,美國政府的退休基金達20兆美元,加上保險公司、單位自提等外部來源,共有34.5兆美元,占GDP(國內生產毛額)165%,這個退休金占GDP比率算是很高,在全球僅次於丹麥的239%、冰島的205%、加拿大的174%。

在這一波政策引發的中概股暴跌中,納瓦羅估計投資中概股賠了4000億美元,約當損失了退休資產的1.16%,雖然金額看起來很多,但是以長期退休投資組合的觀點,損失還算相對可控。但除此之外,最靈活的避險基金、最穩定的主權基金傷得多重?一般投資人最常買的ETF(交易所掛牌基金)、海外基金等,有踩到雷嗎?操盤人又如何應對呢? 

據本刊統計,這一波中資股蒙受的政策風險,自今年股價高點迄今,至少已經蒸發了1.9兆美元市值。那斯達克中國金龍指數包含了中資在美上市公司市值的99%,該指數在2021年2月最高點炒到20714點,到8月13日為10916點,較高點下跌47%。

再來看個股,今年自股價高點以來,龍頭騰訊股價下跌39%、市值蒸發3767億美元;其次是阿里巴巴,股價下跌31%、市值跌2329億美元。市值減少的排名,接著是拼多多減少1607億美元、美團1588億美元、快手1473億美元。若以跌幅來看,補教業的好未來跌93%、新東方跌90%,市值分別蒸發551億、306億美元;如果再加上高途在線,3家在美上市補教業至少蒸發了千億美元的市值。

新加坡主權基金、大摩  全栽在補教業

過去,中國的補教業因人口紅利、父母重視教育的價值觀,一向受到外資的喜愛,這次大翻船,除了創辦人,受傷最重的就是外資了,就連主權基金也不放過。

新東方的最大股東是誰呢?令人跌破眼鏡,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GIC只有兩位股東:新加坡政府、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目前持有新東方5.05%股權,在今年2月股價高點19.6美元時,這筆投資高達17億美元,但在新東方股價暴跌後,GIC沒有跑掉,投資只剩下1億多美元,帳面損失了15億美元。

可見中國的政策風險,就連新加坡這麼深入了解國際政治的國家,政府操盤的主權基金都沒有料到。如今事後諸葛,全世界最了解共產黨的企業家,還是長和系創辦人李嘉誠,他從2013年起就開始處分中港資產,撤離中國,脫中入歐,是親身經歷過戰亂中國、最有遠見的大投資家。

而新東方的大股東,除了新加坡GIC,第2名是美國的Davis Selected,管理資產達260億美元,目前持有4.11%;接著是ETF大戶,包括Vanguard(先鋒)、黑石等,足以佐證納瓦羅所說外資損失慘重。

補教業除了新東方,好未來也是套牢一堆外資,最大股東是摩根士丹利(大摩)持股13.16%;以好未來2月時市值達586億美元,現在剩下35億美元、跌幅94%,如果沒有賣,帳面損失也接近70億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摩根士丹利前亞洲區主席史蒂芬.羅奇(Stephen Roach),一向看好中國的經濟及投資前景,並看衰美國經濟;他在7月23日改口稱「北京打擊在美中概股,是冷戰的初期階段」,前東家的中概股長期投資慘賠,應該令羅奇有比一般人更深刻的體悟吧。

神級投資人也吃癟  木頭姐壯士斷腕

除了大投行、主權基金在中概股栽跟頭,有著江湖地位的聰明錢也看走眼,例如人稱女股神的方舟(ARK)投資創辦人伍德(Cathie Wood),規模200多億美元的旗艦基金ARKK,在2月分還有8%的中概股,包括阿里巴巴、騰訊、百度、貝殼找房等。7月初滴滴一出事,木頭姐馬上果斷出清,並指出中概股必須重新估價。女股神的投資邏輯是長線,投資期限以5年來看,以耐心換取長線報酬,如今果斷出場,預示中資股的難以預測,為投資人做了危機處理的示範。

▲女股神伍德的風格是長期投資破壞性創新企業,她已出清中概股,並認為估值一段時間維持低迷。(圖/CFP)

至於長線投資人另一位神級指標,就是Baillie Gifford。這家蘇格蘭的投資基金,去年還是特斯拉的最大法人股東,投資期長達7年,光靠特斯拉就大賺2000億美元,去年陸續減持特斯拉,加碼莫德納,現在是莫德納的第一大股東,持股11.37%,莫德納今年以來大漲2.4倍,又讓Baillie進帳百億美元。

Baillie的傳奇說不完,也分別是騰訊、阿里巴巴的前5大股東,光靠這兩檔中國最大的科技股,近年獲利十分可觀;或許因為這樣,Baillie陸續投資中概股,尤其是騰訊有許多轉投資公司上市,例如美團、快手、騰訊音樂,Baillie都是大股東;同時也是拼多多的第1大、好未來的第2大股東,持有好未來8.45%,粗估持股蒸發的市值約46億美元。Baillie這種神級的長線投資人,未來如何處理中概股的投資,值得觀察。

軟銀踩雷成重災區  孫正義大踩煞車

與Baillie同樣定位為長線戰略投資人的日本軟體銀行,創辦人孫正義看對阿里巴巴大賺上千億元,軟銀也是螞蟻金服、滴滴出行的大股東,成為中國政策風險的超級受災戶。2019年才斥資118億美元買進滴滴2成股權,如今已大賠約40億美元,只得出售優步股份來周轉。孫正義在8月法說會表示「在新法規的影響明朗之前,將採取謹慎態度」,截至今年7月底,中國企業占軟銀的願景基金約23%,但孫正義已經在踩煞車。

日本的退休基金「日本政府年金投資基金」(GPIF),規模高達190兆日圓(1.7兆美元),是全球最大退休基金。其資產配置幾乎是平分為4等分:日本股票及債券、外國股票及債券,其持有的外國股票都是大市值股票,到今年3月底市值約47兆日圓,排名依序是蘋果、微軟、亞馬遜、臉書、谷歌母公司,台積電是第6大持股,阿里巴巴、騰訊分列第7及第9大持股,市值大約都在3000多億日圓,雖然中概股大跌,但日本退休基金只有這兩檔,約占外國股票組合中的1.5%,對整個投資部位的帳面損失有限。

▲軟銀孫正義看對阿里巴巴大賺千億美元,但卻在滴滴出行套牢。(圖/達志)

至於全球最大避險基金橋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創辦人達里歐(Ray Dalio)一向看好中國市場,即使在中國政策重創了滴滴及補教產業後,達里歐依然認為中概股絕對可以投資。他在領英(LinkedIn)發文:中國過去40年的良好表現說明,不會輕易打破發展市場經濟的承諾。此外,他對中國的體制也有看法,「不要指望中國的國有資本主義與西方資本主義一樣,對中國而言,投資客和資本家只是附屬地位」、「千萬別以為掌握財富的中國企業家有權決定政策方向」,這算是十分貼近現實的觀點。

橋水唱旺中國  說得多買得少 

橋水最近公布截至6月底的持股,155億美元的投資組合中,有700多檔標的,最大持股仍為標普500指數的ETF,前10大持股只有阿里巴巴一檔中概股,第2季的持股小增1.6萬股,約較上季增加1%股數,但因股價下跌,占資產組合的比率由2.8%降至2.06%,比重不算高。此外,橋水只有小減百度、好未來各約1%的持股,並小買貝殻找房,整體而言,中概股占橋水投資組合比重不算高,達里歐的重磅持股多為美國的消費、金融、醫療股,顯然中概股對他是說得多、做得少。

▲橋水創辦人達里歐看壞美股有一段時間,但基金持股仍以 美股為主。(圖/取自TED Conference flickr)

自從2018年美國前總統川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以來,儘管地緣政治風險上升,雙方一路打到金融戰,美國的華為禁令、勒令涉軍企業自美股下市、美國人及法人不能持有中國的涉軍企業等,令相關股票大跌,中國啟動回歸上市以因應。此次,北京當局出手,令國際投資人失血,除了涉及內部鬥爭,當然有報復外資的味道。

儘管如此,英國《金融時報》以彭博數據統計顯示,國外投資人今年已透過港股通買進中國股票約353億美元,若再加上香港及美國中概股,國際投資人的中國風險不低;尤其市值大的個股,除了原始大股東,例如騰訊的最大股東是南非媒體集團Prosus、阿里巴巴是軟銀,其餘很多公司的大股東都是國際基金,例如ETF大戶先鋒、黑石、大摩,他們都是散戶的代理人。

沒有人知道中國的政策風險何時結束,指標的騰訊、阿里巴巴線型尚未盤底,這場中國財經大戲還有得瞧。

延伸閱讀:

【抗跌好公司1】賺股息再賺價差!「精選30檔」公司治理前20%績優上市櫃股票

【抗跌好公司2】國巨法人董事領很大 重事酬金這樣分配合理嗎? 

【抗跌好公司3】相關股票型基金規模 半年成長4成!參與ESG大浪潮 主題式商品穩穩賺

【抗跌好公司4】遠傳連續7年蟬聯評鑑前5%!年年穩定配息吸引法人加碼

【抗跌好公司5】中租用紀律確保資產 成「泛金融股」股王

【抗跌好公司6】群聯走出弊案陰霾大改革 提高投資人認同

【抗跌好公司7】文曄拴緊監督機制 挺過風暴獲利再創新高

【抗跌好公司8】聯詠、台積電賺很大!2020年公司治理評鑑推薦6檔績優股 皆呈正報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