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楊弘仁

敏盛醫療體系執行長

楊弘仁:減少治療的智慧醫療

2021-08-18
作者: 楊弘仁

▲在筆者看來,智慧醫院是以AI輔助診斷,以機器人執行治療,醫護人員扮演的是監督和確認的角色,人力被取代,但是功能更加重要。(圖/pixabay)

6月我剛抵達舊金山和灣區時,第一件事就是回史丹佛大學走走,這所頂尖名校的美麗校園依舊,就是看不到幾個人。順道去Apple Park和Googleplex晃一下,兩個科技巨人總部也是空空如也。員工到哪兒去了?在家工作。他們正以肉眼看不見的方式更快速地前進中,可以充分感受到,虛擬化和去中心化的現象已經非常明顯。

當在家工作可以讓企業維持運作,那麼醫師護理師可不可以一樣待在家裡去照護病人呢?醫院可不可能像學校和企業總部一般,不需要看到就醫現場人滿為患、醫護人員忙進忙出,同樣可以完成診斷和治療的任務呢?

當然,許多診斷必須使用醫院精密先進的儀器來完成,更多的治療必須透過醫護專業團隊的雙手來進行,醫療服務不可能完全以虛擬的方式進行,尤其是急診和重症病人的診治。那麼,一般性疾病和慢性病的處理可以被虛擬化嗎?所謂的智慧醫療到底是要解決什麼問題,改變什麼傳統的服務傳遞方式呢?或是像30年前醫院資訊化的情境一樣,只是以自動化來節省人力、以精細化取代人工操作的天然缺陷嗎?

這是台灣要推動智慧醫療的一個關鍵點。如果精準醫學是指癌症的標靶治療,那麼精準大健康指的是什麼?健康照護生態系指的又是什麼?在我看來,智慧醫院是以AI輔助診斷,以機器人執行治療,醫護人員扮演的是監督和確認的角色,人力被取代,但是功能更加重要。醫院之外的社區健康照護服務的智慧化,或許才是改變傳統醫療服務面貌的關鍵所在。精準衡量每個健康個體的疾病風險,提高疾病發生的預測能力,在健康惡化和疾病發生之前就有效介入,這才是智慧醫療的本質。

同樣的,這不是技術問題,而是觀念和立場的問題。試想,在現有體制下,醫院院長可能去接受和推動會讓病人與員工減少的創新和變革嗎?這是形同革自己的命啊!因此,借重外部力量,特別是跨產業和領域的合作機制,著重商業模式,而非技術的改變,或許才是真正的解答。台灣擁有最好的醫療和高科技人才,不容錯失這樣的契機!

延伸閱讀:

【抗跌好公司1】賺股息再賺價差!「精選30檔」公司治理前20%績優上市櫃股票

【抗跌好公司2】國巨法人董事領很大 重事酬金這樣分配合理嗎? 

【抗跌好公司3】相關股票型基金規模 半年成長4成!參與ESG大浪潮 主題式商品穩穩賺

【抗跌好公司4】遠傳連續7年蟬聯評鑑前5%!年年穩定配息吸引法人加碼

【抗跌好公司5】中租用紀律確保資產 成「泛金融股」股王

【抗跌好公司6】群聯走出弊案陰霾大改革 提高投資人認同

【抗跌好公司7】文曄拴緊監督機制 挺過風暴獲利再創新高

【抗跌好公司8】聯詠、台積電賺很大!2020年公司治理評鑑推薦6檔績優股 皆呈正報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