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momo、蝦皮都用他的紙箱》一紙禁廢令讓榮成損失17億,董座鄭瑛彬苦蹲3年,上半年營收激增五成

2021-08-13
作者: 陳葦庭

▲榮成紙業董事長鄭瑛彬表示,將在亞洲尋找合適的併購對象,讓人才庫完整,同時發揮 綜效,以挺進全球前十大為目標。(圖/今周刊)

2016年,工紙霸主榮成營收創歷史新高,擠入亞洲工紙市場排名前10大。

想不到2018年,中國一紙禁廢令讓榮成跌到谷底,鄭瑛彬如何在原料匱乏下扭轉逆勢?

一片綠油油稻田中,矗立了一座面積4萬多坪的鋼筋混凝土廠房,這是台灣工業用紙龍頭榮成紙業彰化二林的廠房。光是這座造紙廠,產能就高達85萬噸,momo、蝦皮等知名電商的紙箱都少不了它。

疫情期間,電商大幅成長,帶動紙箱需求,也讓榮成繳出亮眼成績單,今年上半年合併營收251億元,年增近51%。誰能想到在此之前,榮成才因中國一紙禁令,歷經長達3年的「寒冬」。

「過去3年在中國投資,我們少了3億美元利潤,但高興也是一天,不高興也是一天就好。」穿著剪裁合身西裝,榮成紙業董事長鄭瑛彬戴著黑框眼鏡在會議室接受《今周刊》專訪時,語氣不慍不火說著中國「禁廢令」對公司的衝擊。

2017年,榮成紙業市值突破575億元,超越台灣工業用紙同業永豐餘、正隆。當時,該公司名列全球前20、亞洲前10大工紙廠,子公司江蘇榮成環保科技更規畫申請上海交易所A股上市。

但2018年,中國啟動「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簡稱禁廢令)」,管制工紙廠重要原料海外進口廢紙總量和配額,只剩過去的4成,讓榮成從高峰墜落。當年湖北和無錫廠就虧損17億新台幣,導致公司2018年EPS(每股稅後純益)驟降到0.82元,獲利年衰退7成5,連「登陸」上市的計畫也不得不喊卡。

原料被逼到絕路  廢紙配額分配不公 只剩2%

為什麼一紙禁廢令,會重挫台灣工紙霸主?

廢紙是製造工紙的重要原料,來自美國的回收紙因再生纖維品質最好,一直是製作高檔工紙的必要原料。一旦沒有進口回收紙,工紙業者高機率就只能生產最低階工業用紙。

「玖龍、理文、山鷹3大中國工紙廠總計分配到(進口廢紙)60%的許可量,但榮成卻連2%都不到,根本是被逼到絕路。」中興大學森林學系教授彭元興以「絕路」形容當時狀況。

禁廢令公布後,榮成僅取得13萬噸進口廢紙,占總配額不到2%;反觀中國第1大工紙廠玖龍,每年進口廢紙的量占所有配額31.2%,是榮成的16倍。

不只如此,隨著中國商品出口量每年大幅提升,紙箱需求大增,也導致當地原料短缺,價格攀升;甚至,中國當地廢紙價格竟然超越進口美國回收紙。於是,榮成只能眼睜睜看同業用便宜的原料生產高價工紙,自己卻只能用昂貴的當地廢紙,生產低價的工紙。

「商戰本來就是不公平的,既然原料匱乏已經成定局,就只能找新的路。」面對政策導致不公平競爭,鄭瑛彬選擇坦然接受。他回憶,當年榮成為了環保理念,提早2年主動降低進口廢紙比率;想不到,當自己努力減少到極限時,當地政府卻以當時使用比重作為分配基準,並規畫再讓進口廢紙3年內歸零。

「我們太早做,反而把自己弄得沒退路,政策是對的,只能怪自己不熟悉遊戲規則。」當好學生卻受罰並沒有打擊他的信心,鄭瑛彬認為,成功的企業都會把不公平視為常態,重點在於有沒有認清現狀。

▲榮成專注在廢紙纖維保留的技術,目前1噸廢紙可回收纖維0.87噸。(圖/蕭芃凱攝)

升級核心技術  用水量大減 生產能耗降10%

鄭瑛彬暫停了中國的大規模資本支出,決定更專注在公司的核心技術。例如,他在兩岸建立33座專業資源回收環保站,台灣和中國分別有4座和29座,以穩定原料採購管道;並結合中小盤商、上游供貨商,共同推廣廢紙的分類回收,提升當地廢紙的回收量與品質。

根據榮成資料,2020年榮成在中國有29座環保站,數量為中國同業之冠,每年供應100萬噸廢紙,約是榮成全年用量的3分之1。又如,在製漿流程上,榮成每年雨水回收30萬頓,每滴水在廠內循環次數從13次提升到16次,用水量是同業一半。

3年來,榮成的再生纖維保留率提升了6%到8%,生產的能耗降了10%,空汙、水汙、減廢和空間處理技術也不斷提升;就連原本分配到的51萬噸碳權配額,榮成去年也只用了39萬到40萬噸,還有剩餘的碳權可交易。

今年起,中國全面禁止廢紙進口,前3大工紙廠的進口廢紙庫存將用罄,只能用本地廢紙,所有工紙業者的成本都回到公平競爭環境。

「如今榮成是置之死地而後生了,最差的廢紙都能做出最好的產品。」彭元興認為,榮成早就為全面禁止廢紙布好局了。他分析,儘管榮成從2018年中國禁廢令頒布後陷入苦戰,所幸,他們在這段期間掌握了3個要點,包括建構完整環保站收購系統、技術升級,以及建構海峽兩岸再生漿通路。這3點優勢,在未來中國沒有進口廢紙情況下,生產技術至少能超前同業2年以上。

回台調整結構  淘汰8成生產線 拚智慧製造

「春天來了,我們也準備得差不多了,未來5年到10年我有信心,因為體質的調整,不用擔心成本或技術沒有競爭力。」展望未來,鄭瑛彬樂觀表示,一家合理的上市公司,每股獲利應該在2到3元之間,過去榮成也有這樣的條件,卻遇上禁廢令,如今結構調整中,明後年獲利可望大幅改善。

鄭瑛彬口中的結構調整,智慧製造扮演關鍵角色。為了研究智慧製造生產模式在工紙產業利基,他在2018年帶著核心團隊觀摩了10多家國際一流紙箱廠,並擬定了台灣3年改造計畫。

2019年時,經濟部推動「歡迎台商回台投資行動方案」,榮成投入70億元啟動台灣智慧製造改造計畫,並將生產基地集中化。他淘汰8成台灣的生產線,引進新的智慧化設備,就連彰化二林2016年才投產的生產線也一併改造。

「老的設備根本連智能的插頭都不能接,台灣的廠都很老舊,沒接頭就必須放棄。」就像是過去割捨家庭用紙市場、處分杭州的「富春山居」度假村一樣,鄭瑛彬對於不具備成長必要條件的事物總能果決斷捨離,並專注在新領域。

去年,榮成將台中神岡廠整併進雲林廠,目前已完成投產,產能是過去的3倍,是台灣第1座智慧製造紙箱廠。

「榮成真的沒有讓我們失望!」和榮成合作超過20年的客戶、巨大機械全球製造中心採購主管透露,原本很擔心榮成將神岡廠併入雲林廠後,交貨時程會因為距離拉長而延誤,沒想到榮成不只維持交貨時間,還提出新改善方案,讓包材減量50%、包裝時間也減少30%。

今年,榮成規模最大的彰化二林廠新紙機、改造造紙機也已陸續投產,總產能高達85萬噸。

「表面上,產能只增加20萬噸,但配合新生產線投產及舊生產線改造,讓我們高毛利產品比率從4成提高到6成,是很結構性的改變。」鄭瑛彬語帶驕傲。按規畫,改造後二林廠1年還可產出30萬噸的再生紙漿出口中國,串起兩岸上下游;接下來,龍潭、路竹和南崁的智慧製造生產線,也將陸續改造完成加入投產,預期都是下一波業績和毛利成長的動能。

「你看,我遇上禁廢令,中國上市計畫沒成功,才有機會回台投資,把生產線全面改造翻新,所以你說這是冬天嗎?」採訪最後,鄭瑛彬感性地談起這3年寒冬的心路歷程,「也未必,我絕不讓自己陷入低潮,否則還要花力氣爬出來,冷靜去看才會發現大有可為。」他引用道家哲學分享,無論世界或人生都是跟著春夏秋冬運轉,一如他打造工紙帝國,在冬天做準備,就有機會等到春夏,爬得更高的收成時刻。…(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286期)

延伸閱讀:

中國「禁廢令」落實 3大台資工紙廠漲價可期

全年無淡季!造紙族群題材總整理

台股萬八後清理戰場 下半年資金首選這三個族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