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中國大轉向1》從阿里巴巴、滴滴到中概教育股 習近平打壓企業對中共有什麼好處?

2021-08-04
作者: 郭庭昱

自從滴滴出行6月30日在美國IPO(首次公開發行),掛牌3天就遭中國以防範國家數據安全為由,對公司展開審查;寒蟬效應造成中資大數據、平台服務型企業的恐慌。實際上,針對企業陸續出台的規範及罰則,證實了共產黨從企業收回資源是一股趨勢、一個方向,這絕對不是單一事件,而是全面轉向。

今年以來,中國政府以維護人民、學生、工人權益為由,對企業頻頻出手。代表中央意見的《人民政協報》講得明白:「堅決防止和避免平台經濟囤積式壟斷、割韭菜式競爭,無休無限地榨取剩餘勞動力及高額剩餘價值。」美團、拼多多等平台類消費公司遭到約談;騰訊被要求暫停新用戶註冊;騰訊音樂被要求放棄獨家音樂版權。

中國政府還提出「雙減」,必須減輕學生及家長負擔,禁止補教業者盈利,禁止上市融資;好未來、新東方、高途在線等教育業忽然被連根拔起,一個原本沒有景氣循環、承載著小市民脫貧夢想的產業憑空消失,族群股價自高點下來跌幅達8到9成。

《大追殺》共產主義亮牌 收回企業資源  

其中,以英語課程起家的新東方,是許多年來多數中國人留學的必經之路,創業30年的總裁俞敏洪面對變局,據說在內部會議上流淚,都不知道可以轉型做什麼,還有人建議乾脆轉行經營托兒所。
 
至於違背上級方向,執意要在美國上市的滴滴出行,IPO價格14美元,1個月不到最低跌到7.16美元,跌幅將近5成。財經媒體CNBC報導,日本軟銀是滴滴最大股東,損失高達40億美元,總裁孫正義只得出售優步(Uber)股票來彌補。

▲滴滴在美上市後因政策收緊而暴跌,美國證監會將加強審查中國IPO案。(圖/達志)

從2020年11月初中國政府叫停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金服的陸港股雙掛牌,對阿里巴巴處以反壟斷罰款,一直到今年對平台、教育、外送、音樂、視頻等企業的諸多限制;其中,「教育類企業放棄營利目標」應該是共產主義最赤裸裸的亮牌,企業經營多年累積的資源,在一夕被「充公」。這種經由政策轉彎來收回企業資源,未來可能會統籌管理,再重新分配,頗有1950年代人民公社大家一起吃飯的味道,當然,所有的生殺大權都在政府的手上。

歸納中國政府各式監管,目標就是更加收緊意識形態主導權,並介入大數據企業,以進一步管理人民資訊。以網路、新科技為基礎的新創企業,只要喝過「洋墨水」,在互聯網上面有影響力、外資股東多、在美國上市,在共產黨的眼中,這些企業都不可靠,必須要收緊管理。

滴滴就是活生生的例子,7月中旬,網信辦(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會同公安、國安、交通、資源、稅務、市場等7大部門,聯合進駐滴滴展開「網路安全審查」,被戲稱「七堂會審」,誰都清楚審查沒有上限。

《大逆轉》習近平拍板 你的就是我的

英國知名史學家佛格森(Niall Ferguson)表示,習近平正在建立「警察國家」,未來牽涉到中國的都應該抱持質疑的態度;的確,中國的決策方向已經和過去40年來的改革開放不同,中國的大轉向才剛剛啟動。

回顧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有幾個重要關鍵:1992年鄧小平南巡,要讓少數人富起來;1990年代紅籌股、國企股相繼赴港掛牌;2000年新浪(Sino)作為第一家赴美上市的中資科網公司,開始與世界接軌;2001年中國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此後的路線一直是對外開放,吸引外資,厲行全球化,成為世界工廠,也是全球最大貨物貿易國。

 

如今中國政策大轉向,由「外擴」轉向「內縮」,這當然不是由民間所發動,必然是自上而下的意志,用絕對的權力貫徹執行,除了國家主席習近平,沒有人有這樣的決策力量,直接用一紙命令,把企業帶回計畫經濟、人民公社吃大鍋飯的年代,白話文可說成「你的就是我的」。

《大不同》布林肯、王毅 分別拉攏誰?

7月下旬,前澳洲總理、現任英國貿易委員會顧問委員艾波特(Tony Abbott)在演說時提到,澳洲政府曾以為中國會如習近平所說,走向「民主」,以此為基礎,雙方在2014年簽訂自貿協定,於2015年生效。艾波特指出,澳洲誤信中國,如今中國漠視當初承諾,並利用貿易作為懲罰澳洲的工具,阻撓多項產品出口,澳洲經驗足以成為喚醒世界的「重大警示」。

而香港自2019年以來「反送中」的遭遇,更是血淋淋的例子,1984年由中、英政府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被中國政府視為「只是歷史文件」,香港也沒必要50年不變了,中國放棄了「契約精神」,那麼大到國家、小到企業及個人之間,也不是法律契約能夠規範的,民主政治、資本主義的基石也就蕩然無存了。

而美國總統拜登的外交策略已經很清晰,或號召盟友、或安撫俄羅斯,團結民主國家的力量,在軍事上威懾、經濟上圍堵中國。7月28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印度會見達賴喇嘛代表;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卻接見恐怖組織塔利班的代表,兩國擇友條件形成驚人對比。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會見達賴喇嘛代表(右圖);同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接見塔利班代表(左圖)。

《大浪潮》政策決定一切 股價會說話

回到經濟層面,中國肆意收緊上市公司的營運限制,結果就是7月以來,股市對中資股的追殺,如果以2020年11月螞蟻上市喊卡為界限,代表全球科技股的那斯達克指數至7月28日上漲32%,但代表中資在美國上市的那斯達克金龍指數卻逆勢下跌13%,而香港的恆生科技股指數更大跌16%。

中國市值最大的科技股騰訊,從螞蟻事件以來下跌25%,換算市值蒸發掉1.5兆港元、約當1900億美元。同期間,美股的阿里巴巴跌幅達37%,市值蒸發3100億美元,如今已經輸給台積電了。

螞蟻事件至今,中資股的股價變化可視為政策祭旗、政策支持的指標,代表中國政府對待企業的冰火二重天,除去鋁、石油等原物料以外,方向很清楚,第一是與外國連結深的企業,必須進行整改,例如互聯網、大數據、教育等,尤其是和意識形態、群眾聚集有關的企業最要抓在手上。

第二是原本乖乖待在家的,沒有國外上市的,政府掌控力強,以後也最可能分到資源,尤以A股為代表,例如電池的寧德時代、長城汽車、專長於監視的海康威視等;港股則以體育用品股李寧、安踏,從美國回歸的中芯為代表,這足以看出中國政策支持、或者至少不打壓的方向。

其實,中國政府這一波的打壓,不只針對互聯網、教育行業,還有沉痾已深的地產業。「房住不炒」不再是口號,地產業有「三條紅線」不能踩。量體的中國恆大首當其衝,一直打折賣房子還是被債務追著跑,投資人驚慌殺出,在香港掛牌的恆大集團,股價由2020年7月的高點25港元,一年就下殺到目前5港元,跌幅高達8成;目前恆大2022年到期的美元債,票面利率9.5%,殖利率高達120%,代表債券價格暴跌9成以上,投資人可說血本無歸,成為中國去槓桿下的犧牲者。而從反送中以來,香港本地資金外流,不過由於大量外資流入買進股、債,還有南水、北水互相調節幫襯,從統計數字來看,今年初陸股、港股大漲,南水、北水功勞大,但是下半年以來的殺盤,已不見南水北水來挹注,而是隨人顧性命,加上外資鬆動,對陸、港的金融資產,投資人須謹慎以對。

《大方向》習近平連任前 不會放鬆管控

對於中國政策大轉向,許多人的疑問是,「打壓企業對政府有什麼好處?」其實這已經不是人民福利或是國家經濟的考量,而是一場政權保衛戰的布局,只能贏不能輸。

中國經濟高速奔馳30年,習近平在2018年廢除任期限制,在巨大的國際壓力下,明年要迎來第3任任期,內部反對的勢力暗潮洶湧,只能更加集權以對。由此觀之,在此之前中國政府對企業只會抓得更緊,過去愈是奔放成長的企業,愈要嚴加看管,沒機會解禁;換句話說,等到解禁那一天,企業已被整治得十分「聽話」,應該不以獲利為考量了。

8月,中國必須面對許多大事,包括黨的北戴河會議、美國對武漢病毒溯源報告的期限,都考驗著習近平的應變能力。由他一手主導的中國政策大轉向,目前看來沒有回頭路,中資企業更加內縮,政府主導力更強,市場經濟只能躺平以對。而台灣在中國內縮的過程中,占有重要地位,除了眼前所見站對邊的機會,也背負著過去與中國緊密連結的包袱,亦將迎來巨大變局。

(本文不開放合作媒體轉載)

延伸閱讀:

中國大轉向1》從阿里巴巴、滴滴到中概教育股  習近平打壓企業對中共有什麼好處?

中國大轉向2》中國再見!世界工廠、一帶一路卡關...兩岸地位彼消我長 台灣機會來了?

中國大轉向3》西進30年台商告白:能走的早走了,留下來是走不了的

中國大轉向4》台灣散戶1.4兆曝險中港  該減倉還是轉倉?
  
中國大轉向5》索貝克:看懂中國政策監管  遠離這些投資「黑名單」
  
 中國大轉向6》重擊馬雲、騰訊、滴滴出行...習近平抽調民間資本  解決經濟難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