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佳璇

精神科醫師 守備範圍從醫學中心到離島衛生所,兼作歷史人物隔空診斷

吳佳璇:島嶼行旅—海線五寶的朝聖之旅

2021-07-31
作者: 吳佳璇

▲新埔站。(圖/曾念生繪)

2021年第1個週日,我摸黑早起,特意帶著《黏土:灣寶,一段人與土地的歷史》上電聯車,想在往大山路上,複習這個拒絕兩次土地徵收村莊的歷史。
我承認上回走過現場時的無知,回台北看完胡慕情大作,急著再走一回。我還想回大山站,親自問值班人員,兩年前遭酒駕男子撞毀的百年候車室,還要整修多久。

大山站的人情味:站長與阿姨

「預定春節後開放,歡迎你再回來玩。」當我聽到站長親切回應,終於放下上回目睹後心中懸著的石頭。1922年通車的海線鐵路共18站,有5座車站──談文、大山、新埔、日南與追分,因完好保留木造站體,近年被稱為「海線五寶」,成為小村的重要文化財。

出車站走進灣寶,全村靜悄悄。只見信仰中心龍雲宮旁,有位頭戴毛帽、身穿豔橘色背心的農民,在冬陽下巡視收成過的田地。真想魯莽上前問候,說不定正是《黏土》書中生動刻畫的抗爭核心人物。

沿產業道路向南,經過一片已收成的番薯田,撞見數名年長婦女,彎腰撿拾剩下的果實,宛如名作《拾穗》。其中一位見我走過,大聲招呼我加入:「地主同意的喔,不用客氣!不要小看這些地瓜賣相不佳,肉又鬆又甜又好吃。」我撿起一小粒,阿姨卻換了個大塊頭給我,盛情難卻,只好放進背包上路。

入後龍市區,我放慢腳步,刻意繞道傳統市場,好配合知名的阿水飯店用餐時間。未料11點一開門就滿座,我當場傻眼,只能接受店員建議放棄候位,因為客人才入座十分鐘,連菜都還沒點……。

離餐廳不遠的紫雲宮廟口,有一條人龍迤邐而來。方才的經驗告訴我先卡位再說;站定發覺,起點是個有3名白髮員工的肉圓攤。雖然只賣肉圓和豆腐貢丸湯,因外帶客人總是買很多份,前進速度緩慢。

我開始把玩手機,才知自己有幸排到地方限量美食。不一會兒,領頭的員工走近,逐一加總排隊客人要買的肉丸數,最後明白指著我後方十公尺不到的男士:「到他就賣完,不用排了。」

好不容易輪到我端著肉丸和已經沒有豆腐的貢丸湯,和另一組客人併桌享用。可惜我因偷聽都會穿著的阿伯碎念「鄉下地方搞什麼飢餓行銷」的話題,忘記食物的滋味。

跨過後龍溪,我沿省道右轉,一路和海線鐵路並行,看見一個寫著「南社,道卡斯族」的醒目石碑。3百多年前,這一帶是原住民傳統領域「新港社」,住著被清國稱作熟番,日本學者伊能嘉矩命名為道卡斯(Taokas),屬平埔族一支的平地原住民。因高度漢化,甚至在道光年間以漢詩留下「漢人又來把我欺,來到新港創業基,不同漢俗不同域」的悲鳴。

道卡斯的悲鳴:石碑與漢詩

遠在花蓮的友人,因臉書知我行腳到她從小生長的漁村,特來留言致意。我趕緊回問,有沒有聽過村子裡的長輩說道卡斯語。「我們是比他們晚來的閩南人,記得爸爸說他念小學時,有同學的阿公還會說。」友人努力回想,幫我拼湊道卡斯族的百年血淚。

沿鐵路南下,龍港下一站是白沙屯,而大名鼎鼎的拱天宮在車站北方。一離開龍港站,出現的卻是媽祖宮的三角旗,指引我走到一間大鐵皮屋前,除見滿屋信徒,廟埕前還掛著「蔡英文總統蒞臨參香祈福」的紅布條。

原來,這裡是臨時廟。山邊庄一帶不知從何時起,居民以值年爐主的形式供奉媽祖,也就是每年擲筊決定爐主,由信眾輪流供奉。然而,近年因人口外移,輪值負擔加重,開始出現蓋廟呼聲,已自2013年安座。

坐在搭有棚架的廟埕前,我邊補充水分,邊瀏覽寺廟沿革。更饒富趣味的敘述是,山邊媽與不遠的白沙屯媽是不折不扣的好姊妹。每年春天,兩媽結伴「共乘」鑾轎,遠赴兩百公里外的北港朝天宮進香,回程直到通霄秋茂園,才在各自信眾簇擁下,分頭乘鑾轎回家。

感謝山邊媽解我乾渴,我沿著濱海小徑,一鼓作氣走向拱天宮,沿途白浪滔天,宛如朝聖之旅。持續這樣的氛圍,我繼續向南,來到海線五寶之新埔站。

延伸閱讀:

紅色資本入侵》揭祕!一家資本額7億元物流公司 為何牽動台灣高科技業命脈?

紅色資本入侵2》官股交易疑雲幢幢 誰是幕後高層?吹 哨者直指國策顧問秦嘉鴻涉入喬事

紅色資本入侵3》香港嘉里跨海來台 業績連11年成長! 嘉里大榮一路併購 新竹物流二度助攻

紅色資本入侵4》嘉里大榮背後大股東 其實是大馬首富 !亞洲糖王郭鶴年 從鄧小平熟到習近平

紅色資本入侵5》新竹物流是競爭對手  也是嘉里大榮壯大的推手

紅色資本入侵6》華航不要、台糖不愛!科學城掌握台灣高科技資訊,竟遭公股出清後轉手變港資

紅色資本入侵7》順豐嘉里通過框架服務協議,台灣科學城物流恐被中資繞道掌握,高科技機密恐全都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