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紅色資本入侵7》順豐嘉里通過框架服務協議,台灣科學城物流恐被中資繞道掌握,高科技機密恐全都露

2021-07-21
作者: 洪綾襄

▲科學城物流是南科和竹科園區內唯一倉儲業者, 地位特殊。(圖/彭世杰攝)

科學城物流公司成立時就取得南科園區內唯一一塊倉儲用地,後又標下竹科的倉儲業務,等於是南科與竹科園區內唯一的倉儲業者,可連線園區事業到關貿、海關,園區公司只要有保稅品倉儲物流的需求,就一定都得找科學城。 

「台積電本身雖不仰賴科學城的倉儲,但台積電要求其供應商和設備商,必須將足夠的維修零組件、化學危險品、備品,存放在園區內最近的合法保稅倉儲,指的就是科學城;所以,我們護國神山需要的備品有多少?用了多少?何時會訂新貨?基本上都一清二楚。」業內人士透露,南科和竹科兩大產業—半導體與光電業,為考量運送成本與安全,都把絕大部分的料件存在科學城倉儲中。 

但這家與台灣高科技產業營業機密關係密切,股權結構竟幾經流變而成為中資色彩濃厚的企業。

順豐入主嘉里物流聯網台灣嘉里大榮上層股權異動

關鍵就在今年2月10日,順豐控股董事長王衛在香港宣布,順豐物流將以175億港元,收購嘉里物流聯網51.8%股權,「順豐和嘉里將展開深度的合作、資本的合作,共同發展物流事業」。嘉里物流正是台灣上市公司──嘉里大榮的母公司,持股約53.4%,而嘉里大榮又持有科學城60.07%股權。順豐控股收購嘉里物流聯網,即意味著科學城已納入中資色彩濃厚的順豐控股旗下。

雖然在記者會當天,嘉里物流聯網總裁兼台灣嘉里大榮董事的馬榮楷特別強調,考量到台灣對外資管制較嚴格,會把台灣業務賣給香港嘉里物流的上層公司嘉里控股公司,因此台灣的嘉里大榮不會因為順豐入資而有所改變。但是,真的有這麼單純嗎?

順豐在宣布入主嘉里物流後,表面上刻意切割台灣業務。5月26、27日嘉里物流和嘉里建設股東特別大會分別通過,將手中嘉里大榮的持股,轉賣給嘉里物流母公司──嘉里控股新成立的Treasure Seeker Group,接著6月15日順豐股東會便通過入資嘉里物流,看似已與台灣嘉里大榮毫無關係。

但事實上,早在3月25日時,順豐便興嘉里控股簽訂了《框架服務協議》,直接載明:「相關嘉里控股集團同意……向本(順豐)集團提供多項位於台灣境內及/或從台灣出發的服務,包括陸路運輸及其他物流服務;貨運服務、貨運代理服務及其他物流服務;及集倉服務。」換言之,未來雙方將密切合作,當然也包括訊息交流。

嘉里大榮表示,嘉里大榮及科學城物流服務範疇為台灣本地貨主、客戶,即使有機會與嘉里物流聯網交流,亦僅限於單純生意上往來。

投審會執秘張銘斌也說明,嘉里投資曾數次來會說明,香港嘉里物流的併購案與台灣業務完全無關。

順豐嘉里合作框架納台灣業務投審會證交所卻沒反應

但台灣公益揭弊暨吹哨者保護協會發起人黃國昌質疑:「嘉里控股設立的Treasure Seeker Group是新公司,為什麼不需要重新審查最終受益人和資金來源?」他直言,如果投審會先前以香港商人于品海與中國淵源及關聯極深,易受中國政策影響,有國安疑慮,而駁回其以南海控股投資雙子星開發案,為什麼會覺得順豐與嘉里拿下科學城就沒問題?

此外,嘉里大榮身為台灣上市公司,上層結構出現重大改變,竟未發重大訊息對投資人說明。直到黃國昌向證交所與投審會發函,嘉里大榮7月9日才發重訊公告「母公司將由嘉里物流聯網有限公司變更為嘉里控股有限公司」。7月13日,證交所以延遲公告為由,罰款嘉里大榮三萬元。 在今年2月的合併記者會上,順豐控股董事長王衛表示「這次交易洽談了三至四年」,顯然順豐對台灣業務,乃至科學城物流早有盤算。

順豐絕非一般中國民企,科學城更不是一般物流業者,嘉里大榮僅用約10億台幣就拿下科學城,順豐再用175億港元參股嘉里,等於間接掌握產值逾五兆台幣的台灣科技進出口物流數據,算算真是再划算不過的交易。

嘉里大榮對此說明,科學城物流單純處理客戶運輸、報關、進儲作業,不涉貨件內品,亦未處理機密,且與客戶簽有保密協定,另外也有台糖等其他股東,科學城物流及嘉里大榮皆有責任保護客戶及股東的權益,沒有洩漏機密的疑慮。

業內人士直言,嘉里若別有用心,也不須用心經營科學城,只要在關鍵位置上扶植自己人脈與關係,掌握所有數據與資源後,隨時都可撤出台灣,屆時就算政府再來徹查追究營業機密外洩,早已無濟於事。

當數據資料已成為重要機密,港資與過去也恐已大不相同的非常時刻,投審會面對上層股東結構改變,卻認為不需要重審。政府口口聲聲要在半導體產業競賽上「聯美抗中」,但實際情況卻是將有特殊政策使命的企業,拱手賤賣給中國。台灣自詡為民主法治國家,但不管是相關部會的監管、公股法人的立場、上市櫃公司資訊揭露等,在該案上都消極以對,令人不解。 反觀中國近期積極因應美國的《境外公司問責法》,對國內重要數據嚴加監理。中國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率隊進駐叫車平台滴滴出行總部,就是最好的例子:「任何單位與個人不得擅自向境外提供相關的資料與數據」。彼進我退,值得台灣政府深思。

延伸閱讀:

紅色資本入侵》揭祕!一家資本額7億元物流公司 為何牽動台灣高科技業命脈?

紅色資本入侵1》獨家揭祕!誰掐住台灣半導體物流命脈?科學城物流從國營變中資 高科技業機密資料全都露

紅色資本入侵2》官股交易疑雲幢幢 誰是幕後高層?吹哨者直指國策顧問秦嘉鴻涉入喬事

紅色資本入侵3》香港嘉里跨海來台 業績連11年成長!嘉里大榮一路併購 新竹物流二度助攻

紅色資本入侵4》嘉里大榮背後大股東 其實是大馬首富!亞洲糖王郭鶴年 從鄧小平熟到習近平

紅色資本入侵5》新竹物流是競爭對手  也是嘉里大榮壯大的推手

紅色資本入侵6》華航不要、台糖不愛!科學城掌握台灣高科技資訊,竟遭公股出清後轉手變港資

紅色資本入侵7》順豐嘉里通過框架服務協議,台灣科學城物流恐被中資繞道掌握,高科技機密恐全都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