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滴滴出血...中資上演大逃殺!這一宗宗金融市場搶劫案,預示中國監管力度收緊已是不歸路

2021-07-16
作者: 郭庭昱

▲(圖/取自滴滴官網)

中國叫車平台滴滴出行,在6月30日IPO(首次公開發行),以每股14美元募資達44億美元,上市估值高達685億美元,這是美股今年最大IPO案,也是僅次於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以來,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規模最大的案子。

滴滴出行 投資人出血

雖然企圖心很強,滴滴的行事卻很敏捷又低調,沒有在紐交所敲鐘,其上市動作之快,從送件到掛牌分分秒秒與時間賽跑,新聞不多,完全不想重蹈螞蟻金服的覆轍。沒想到,上市後短短3天、中國在7月2日宣布,對滴滴進行網路安全審查,以保護國家安全和公眾利益,不能接受新用戶註冊,APP被下架,斬斷了與新用戶溝通的橋樑。

滴滴的業務都來自中國,才上市3天就面臨重大的監管風險,股價隨即跌破承銷價,無論是參與上市募資、或者上市後買進的投資人,都蒙受重大損失,從上市後最高價18.01美元,快速崩跌到7月7日收盤11.91美元,跌幅高達33.87%,也較IPO價格下跌11.91%,等於市值較IPO蒸發約79億美元(約台幣2200億元)。

滴滴背後最大股東是持股達20%的日本軟體銀行,曾因為投資阿里巴巴大賺,自然樂得追價投資滴滴。不過,這幾年來滴滴一直籌資,成本愈墊愈高,軟銀投資滴滴每股的成本約12.7美元,比起IPO價格,才賺一成多,風險資本的報酬少得可憐,沒想到上市3天豬羊變色,如今已經是賠錢了。

滴滴的第二大股東是優步(UBER),是當年出售中國業務換來的股份,上市就遭逢巨變,還得等到閉鎖期後才能脫手。騰訊也有六.四%;創辦人兼CEO程維、總裁柳青兩人持股不到10%,柳青是聯想創辦人柳傳志之女,曾在高盛工作10年,滴滴是她的創業代表作。

柳傳志在'19年從聯想「退休」,是繼馬雲、馬化騰之後,被國進民退的代表性民企老闆,如今女兒的滴滴又被監管,大量鎖住的股份來不及出脫,預料對柳家背後的人脈、金脈是一大衝擊。從另一個角度思考,在龐大的股票沒有出售之前,大股東沒有人敢對中國不客氣,一切只能服從。

除了投資人損失,這次主辦滴滴的大投行,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華興資本及中資的招商、建設銀行,統統顏面掃地,還要面對客戶的興訟。美國CNBC財經節目主持人Jim Cramer直言:如果有人想買中概股,就是傻瓜,幫中概股IPO的投行也一樣傻。已有美國律師將發動集體訴訟,滴滴不僅把中概股拖下水,更像是一面照妖鏡,將中國企業的政策風險攤在陽光下。

螞蟻金服、阿里巴巴前車之艦

中國政府對滴滴出手,立刻令人聯想到'20年11月,螞蟻金服這家原本可能是中企最大IPO的上市前夕,上海證交所發布暫緩螞蟻在上海科創板上市,並退回投資人已繳認股款項,小散戶的中籤率約千分之一左右,人生難得一次的小幸運也就這麼沒了。

不管是螞蟻、滴滴,其IPO的過程充滿戲劇化,兩點連成一線,讓金融市場見識到中國的監管權力可以這樣大,說收就收、沒有預警,上意下達迅速執行。

如果說螞蟻的業務上或數據處理上有什麼重大缺失,就不應該通過上市並募資,目前的評論指向馬雲在上市前幾天的演講中提到「中國的金融沒有系統性風險,因為根本沒有系統」,被認為得罪了主管金融的中國國家副主席王歧山。但也有更深層的推論,布這個局是個圈套,引誘馬雲回國上演一齣甕中捉鱉,也讓大眾見識以黨領政的中國,對於決策有多麼大的權力!

雖然不論這個「誘捕馬雲」的推論是否屬實,但是馬雲之後一直留在中國,很少再有公開行程,也不再談論企業,只能在安排下,講一些教育之類的話題,螞蟻上市叫停後,禍不單行,母公司阿里巴巴還因為壟斷被處以人民幣182億元的天價罰款。

從滴滴的遭遇來看,中國政府對互聯網企業的收緊是趨勢,不是一次性事件 。阿里的罰款不是一次性的損失,在中國的政策風險並不是創辦人下台、一次性繳罰款、鉅額捐贈股票可以了事,而是一波接一波,背後真正的意圖,是自從2018年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以來,美中經濟戰的延續,中國政府把牢牢抓緊政權、金權,由中國官僚式的資本主義,走向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美國法治路線 中國天威難測

雖然拜登在競選時,不強調與中國對抗,而把頭號敵人指向俄羅斯,但是從拜登將美國疫情控制住之後,一切的茅頭都指向中國,而且號召日本、歐洲、五眼聯盟等國家,一起在軍事上壓制、在經濟上圍堵中國,拜登對中國的態度明顯是號令「天下圍中」,經濟手段更甚於政治。川普時代的關稅、軍企管制一樣沒少,還加重對於新疆、香港的損害人權懲罰,企業黑名單擴大、禁售高科技技術、管控中國留學生接觸美國的尖端科技等。

中國挾著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地位,在改革開放40年以來,享盡開放經濟甜頭,其極權專制的背後,是更深的政商勾兌,以龐大的內需市場做後盾,既可以一路開綠燈,當然也可以一路閃紅燈。

過去,對阿里巴巴、支付寶的業務大開方便之門,如今開始「用特權收回特權」,這才是開始,未來黨對企業的箝制力加大再加大,只能說是「天威難測」,企業的生殺大權、投資人的股票就好像是抵押品,只能噤聲、聽話,然而,這樣的氛圍,絕對不是自由市場投資人想要的。

此次滴滴被以「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之名而下架APP,如果主管機關有此疑慮,早在送件IPO就會提出來,卻是在上市後再閃電出招,「整肅」、「修理」的意味濃厚。而中國政府對人民隱私的監管,從網路審查到各種實名制,再到隨處可見的監視器,企業的大數據早就在政府掌握中,滴滴事件只是再一次證實黨的權力。美國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形容滴滴是一家「無法摸透的中國公司」,允許滴滴在紐交所掛牌是「魯莽、不負責」。

史上最大中資赴美上市潮 迎來6成跌破發行價

中國政府強對企業的監管,從騰訊、螞蟻、阿里、美團、滴滴,企業家早就清楚方向,個個都想股票換鈔票。根據研究機構Dealogic統計,'21年上半年有34家中資在美上市,募資124億美元,是歷史最高水平,與20年同期相比,只有18家上市、募資28億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多數的IPO集中在第一季,那正是川普和拜登交接之際,趁著大家還摸不清拜登的中國政策時,趕快上市撈一票。然而,如今看來,有3分之2的企業已經跌破IPO價格,包括最大上市案滴滴。在美股頻創新高之際,中資股大逃殺的意味濃厚。

今年以來,美股表現亮眼,標普指數至7月6日上漲16%,以科技為主的那斯達克指數至7月6日上漲13.77%,但是在美國掛牌的中資股,表現卻相當疲軟,市值最大的阿里巴巴,今年以來下跌9%;手機購物APP拚多多,下跌36%,是前10大市值股跌幅之冠;電商的京東下跌17%;搜索及AI的百度跌13%。

目前在美國上市的200多家中資企業,除了電動車股蔚來、理想以外,股價都非常疲軟,甚至一上市就大跌,和政策監管都有關。例如線上教育股跟誰學、好未來、新東方在20年都因為疫情而大漲,之後又因為政府加強監管而大跌,跌幅在5成到7成多,而避險基金Archegos因為踩到跟誰學而爆倉,'21年5月跟誰學已改名為高途,股票代號也從GSX改為GOTO,也許是想轉運吧。

還有今年1月上市,生產電子煙的霧芯科技,籌資14億美元、公司估值達350億美元,大約是1兆台幣,沒想到3月就傳出政府要增加對電子煙的監管,股價瞬間暴跌3成,今年以來已經大跌7成。

天下圍中 危中有機

在香港的中資IPO也是水很深,做為抖音最大對手的快手,是一家短影音公司,號稱月活躍用戶達到7億戶,靠著直播主影音、帶貨、廣告來營業,今年2月在港交所掛牌,是最受歡迎的IPO股之一,其超額認購率達1204倍,上市當天從發行價115港元飆到300港元,漲幅達1.6倍,其後最高價達417港元,但如今也跌到剩下165港元,雖然尚未破發,但股價自高點大跌6成,是非常嚇人。

政策風險雖然造成中資股股價大跌,但大股東是印股票換鈔票,能賣多少算多少,最可憐是不知情、看好中國內需市場買進的散戶,預料在滴滴事件後,美國將加強中資股的監管,如果還不能有所作為,只能說華爾街的暗黑勢力太大。

從趨勢的角度,從'18年3月,川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以來,對於中國的經濟、科技圍堵逐漸成形,其間雖然由拜登接任總統,但並未改變對中國的圍堵。

股市也反映出這個方向,'18年3月以來,那斯達克上漲104%、台灣加權指數漲66%、而香港恆生科技指數只漲35%,這還是港股迎接多檔重量級科技股回歸後的結果,股價預示了「天下圍中」的方向,也消化了中國的政策利空,每一次的利多不漲,都揭示了撤退的方向,中資股的逃殺才剛揭開序幕。當然,正如美國對華為的制裁,造就蘋果業績大好一樣,中資的危機也帶來其它企業的轉機,值得觀察。

中資逃殺表格

表1:美國那斯達克指數今年以來上漲13.77%,遠勝在美掛牌的中資科技股 

表2:中資在美上市股,多檔因政策監管暴跌

表3:香港掛牌科技股普遍表現不佳,只有生技的藥明最好

表4:自2018年3月美中貿易戰以來,台股奮起,中國科技股頹勢已現
縱軸:報酬率%
藍:香港恆生科技指數 35.42%
黃:台灣加權指數 66.08%
紅:那斯達克指數 104.21%
說明:統計至2021.7.6

資料來源:財經M平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