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邱德夫

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協會終身會員、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前理事長,以提升並推廣品酒文化為終身職志。

酒是拿來喝,還是拿來投資?邱德夫:「這支酒值不值得收」的迷思

2021-07-17
作者: 邱德夫

▲收藏威士忌可考慮以對個人有意義的年分酒為主。(圖/邱德夫提供)

4月分踏入某酒展的展場時,一列長長的人龍立刻吸引了我的目光,驚訝地發現這條人龍並不是為了買票,而是—我走到人龍尾端—為了排隊購買某支剛推出的威士忌。入場後我與朋友聊起了這個現象,剛好幾位已經拿到酒正在整理背包的年輕人就在附近,忍不住開口相詢,為什麼對於一支剛剛發行、沒有人喝過、價錢又不算低的無年分酒那麼熱中。

「因為過去的風味桶評價都不錯,數量又少。」(超前部署嗎?)

「本來沒有預定要買,但提早來到現場,剛好看到可以排隊購買。」(盲目跟風?)

「如果覺得好喝的話就留下來,不好喝就…找機會轉賣,應該會漲價吧。」(投資理財?)

老酒炒出高價 不是富豪喝不起

近日好奇加入了幾個臉書社團,而後猶如打翻了潘朵拉的盒子,每天不斷地看到許多「這支酒值不值得收」或是「這支酒現值多少」的留言;很顯然,在威士忌大波段行情已經逐漸平緩時(我的個人觀點),仍有許多酒友心理拉扯在收藏與投資之間。儘管我身為「酒是拿來喝的」基本教義派,但大概能了解值不值、收不收的疑問,因為酒友們時時計較於性價比,所以產生以下種種的理由:「沒喝過但聽說很讚,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好多人在搶,我是不是也要跟?」、「聽說要漲價了,先囤一些起來再說」、「據說會漲,可以買來等著漲價賣出」、「單桶、台灣獨賣、全國限量,不買就沒了」,或「我買了第1版,是不是要繼續追下去?」(我買了第3版,是不是要把前2版補齊?)

拍賣市場上瘋狂飆高的價錢,如去年山崎55年的620萬港元,基本上只是酒後閒談,與絕大部分酒友無關。剛剛現身市場、至今為止最高齡的80年格蘭利威,或是一套6瓶上千萬元的麥卡倫RED,也都不是升斗小民所能企及。但你我都知,除非頂尖富豪,上述酒款不會有人開來喝,存在的目的只是投資獲利,但若論及收藏,基於不同的理由與契機,每個人都可侃侃而談。所以暫且先放下投資不管,就「值不值」的目的簡單分類如下:

1、個人意義。最常見的莫過於個人或家人親友的生日年分,或是重要的紀念日或事件,又或者是大師簽名。許多人喜歡遇見大師時,請他在酒瓶上簽名,不過請注意,簽名後的酒並不會因大師光環而價格倍增,不如就安心收藏吧!

2、品牌喜好。麥卡倫、百富、波摩、雲頂、山崎、余市等,主要關乎個人風味喜好,也可能是潮流趨向或增值性,以及對個人具有特殊意義的品牌。我的某位好友刻意收藏百富,因為是他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啟蒙。

3、桶型與喜好。許多人喜愛初填雪莉桶,也有許多人(如我)喜愛酒齡夠老的波本桶,重泥煤總會吸引一批逐臭之夫,各酒廠、品牌不同的過桶具有特殊性,而稀罕的日本水楢桶更是一瓶難求。

4、系列。麥卡倫的系列品項最多、百富故事系列、帝亞吉歐年度原酒甄選、高原騎士北歐神話…,市場上不乏以系列方式裝出的酒款,但通常不在同一時間出現,也不會公告何時終止,所以收集起來最是耗神,不知何年何月才收得齊全。

收藏與投資 價值觀認知最重要

5、第1版。定時定期推出的酒款,如果酒標上註明第×版,那麼第1版永遠最吸引人,其增值性當然也最高,山崎50年第1版的拍賣價是第3版的兩倍。

6、絕版。關廠的酒廠如波特艾倫、布朗拉、羅斯班克、輕井澤、羽生等,或是早年的裝瓶如雲頂的本地大麥、雅柏單桶、拉弗格小紅標,因為喝一瓶少一瓶,成為酒友到處尋覓的對象。

從以上的收藏理由讀者們應該注意到,「收藏」與「投資」時常糾纏不清,也是酒友猶豫著該不該下手的主因。的確,口袋不深、收藏不豐的我,主要都依據喜好來買酒,早年聽從前輩們一次至少買兩支的教誨,一支當然要開來喝,另外一支就成為收藏,可能未來開來喝,也可用來交換或轉賣。只不過某些當年以「喝」為目的的收藏,今日居然搖身一變成為珍稀,雖然十多年來幾乎都喝光了,少數未開瓶的酒價格漲到開不下手,真的不愛時,轉賣不失為存放空間不足的解決方案。

說到底,「值不值」牽涉了個人價值觀,不該問人,永遠該自問收藏的理由。不過也永遠要將經濟/家庭因素考慮進去,收藏收到經濟拮据或家庭失和就完全不值了。

延伸閱讀:

疫情急遽升溫!品酒會、餐酒會及新酒發表會都喊卡 邱德夫:消失的酒吧…

大家都變疫苗專家、有人見縫插針到處放火 謝金河揭「真正定海神針」:別看到黑影就開槍!

何瑞燕:居家檢疫 看他一人獨樂樂 美酒名琴閉關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