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馬世芳

廣播人、文字工作者,著有散文輯《地下鄉愁藍調》、《昨日書》

馬世芳:吹開腦中大門的那陣風 談談 podcast 新節目〈耳邊風〉緣起

2021-07-18
作者: 馬世芳

▲馬世芳做廣播30多年,創作新節目〈耳邊風〉,分享幾首曾經給過他震撼的音樂。(圖/Pexels)

去年底我離開電台工作,成了失業DJ。很多朋友替我出主意:現在podcast正紅,你該轉戰podcast平台呀,或者上YouTube做直播呀,經營自媒體呀。我總是感謝他們的好意,並且耐心解釋:要以「個體戶自媒體」的身分,做一個「音樂節目」,是無法處理音樂授權問題的。

那你可以轉型做美食節目、閱讀節目呀─也有朋友這樣說。我想了想,先不說這些領域比我厲害的人太多,就算做了,心情也會比較接近「調劑」吧。總覺得「音樂節目」這件事,我做了30多年,還沒做過癮,還不到「退出江湖」的時候。

音樂串流平台KKBOX的老朋友來找我,邀我在他們的平台做podcast。老友說:他們已經克服了版權問題,可以在podcast放音樂了:主持人把人聲檔案上傳,再嵌入KKBOX音樂資料庫的播歌節點,聽眾就可以在口白中間聽到一首一首歌,就像playlist一樣。

音樂中的聲響 何以撼動你我

這樣做節目,每首歌都是從頭到尾完整播出,讓我想到古早時候廣播人為了讓聽眾準備好錄音機錄下完整的新歌,會刻意在前奏開始之前留1秒,尾奏也一定放完。這算是某種形式的「公共服務」吧?

自從離開電台工作,我一直在朝「獨立廣播人」這條路努力,也就是獨力製播節目,平台取得播出節目的授權,但著作權仍歸「乙方」,也就是我自己所有。

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時間慢慢整合、溝通。KKBOX倒是很乾脆:他們挪出一筆資源,爭取新節目1年期的獨家授權,卻願意保留所有著作權給「乙方」,這是我朝向「獨立廣播人」身分踏出的一大步。

KKBOX是台灣創立的品牌,近年在串流音樂領域面對國際品牌大軍壓境,備嘗艱辛。但我願意作證:他們對台灣音樂場景,包括獨立音樂領域的耕耘,是下了真工夫的。另外,他們這幾年和公部門、唱片公司、版權經紀公司反覆協調,奮力爭取更彈性、更多元、更能促成彼此利益的音樂利用方式,我也深知其中各種困難挫折。能用「嵌入歌曲播放」的方式做podcast節目,也是他們和唱片公司、版權集管單位費盡心力斡旋,爭取得來的階段性成果。

做廣播30多年,腦中一直有這樣一個節目:不用太長,每集專心探討一個題目,從「聲音」、「聲響」的角度出發,來聊聊流行音樂這件事情。一方面介紹我自己衷心喜歡的厲害作品,一方面也可以跟大家分享「我是怎麼聽音樂的」─那些音樂、那些聲響,曾經如何啟發、感動、震撼我這麼一個始終好奇的,聽音樂的人?

我一直很想弄清楚「科技」和「文化」如何塑造出每個時代獨特的音樂聲響。若能做這樣的節目,希望能讓跟我一樣好奇的樂迷,不只「知其然」,也能夠「知其所以然」。沒想到,離開了電台,我居然真的可以在串流平台做這樣的節目了。1年50集節目,我信手列出想做的主題,算一算居然有100多個。比方說:

─有哪些最酷的「A面第一首歌」(記得聽錄音帶的年代嗎)、最棒的歌詞「開場起手式」、最厲害的1秒就能抓住你的洗腦前奏?

─哪些歌裡出現過打哈欠、吐痰、歇斯底里的狂笑、喝太醉撞到麥克風、太用力的吸氣聲、貨真價實的哭聲⋯?

─哪些流行歌出現過「非典型」的樂器和聲響:牛鈴、鋸琴、腳踏車、電鑽、星際輻射波⋯?

─哪些歌手曾在語言窮盡之處,以吟哦和呼喊催人淚下?

─被後人取樣最多次的節拍和歌詞是什麼?

曲中無言呼喊 竟能催人淚下

你看,這個節目,我可以無窮無盡做下去,依舊興味盎然。那心情,就像一間唱片行的店員,在生意清淡的下午,和老顧客一起,找出一疊唱片,一首首放大音量播來聽,一面口沫橫飛講解那些光怪陸離的故事。

在這個節目,我打算用一整年的時間,和大家聊聊那些妙不可言的歌,和那些天外飛來的聲音。這個新節目,叫作〈耳邊風〉,這個星期播出第一集,主題是「這些歌,一腳踢開我腦中那扇門」:美國搖滾巨星Bruce Springsteen形容他少年時代第一次聽到Bob Dylan的〈Like a Rolling Stone〉,「就像踢開我腦中一扇門」。

我想,每個樂迷都有過那樣的經驗,哪怕歌詞都聽不懂,也會被那聲響深深震撼,彷彿一個全新的世界,在腦中豁然洞開。這集節目,就從非常私人的角度,分享幾首曾經給過我這種震撼的歌(而且沒有要放〈Like a Rolling Stone〉)。

衷心企盼〈耳邊風〉播的歌,也能狠狠踢開你腦中那扇門。我們空中見。

(收聽〈耳邊風〉請至http://kkbox.fm/n38QZg

延伸閱讀:

當好萊塢產業遇上虛擬貨幣…8個月新創公司 讓美國影業大亨都按讚

何瑞燕:TMAF移至舊金山 事雜錢少考驗多 與愛同行的圓夢天使

千禧世代的代表歌 為何如此迷茫?馬世芳:從消滅「草莓族」這個詞開始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