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英特爾CEO投書媒體劍指台積電:半導體產業預算別忘了補貼自家人!

2021-07-08
作者: 林宗輝

▲英特爾執行長(CEO)派特基辛格。(圖/CFP)

才剛決定在台積電擴大下單晶片代工的英特爾,近日動作不斷,英特爾執行長(CEO)派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在美國知名的政治媒體POLITICO上付費刊登了一篇文章,內容點名要求美國應以扶持自有晶片生產技術為優先。

年初,當美國政府提出針對國內半導體產業的補貼計畫構想時,基辛格曾豪氣表示不需要政府的補貼幫助,英特爾可以自己搞定。但在這篇文章中,卻明確希望政府把前陣子提到的五年520億美元的半導體產業預算,用於補貼美國自有晶圓技術與產能的發展。

而眾所周知,美國境內提供晶圓代工業務的只有英特爾以及阿布達比創投旗下先進技術投資公司所擁有的格羅方德(Globalfoundries),這也是表示他認為美國政府應該把錢放進英特爾口袋裡,而非台積電或三星之類的外國企業。

英特爾的真正想法:有害IDM2.0佈局?

文中主要幾個方向其實不脫過去基辛格以及前任CEO鮑伯史旺(Bob Swan)曾公開提過的論調,那就是美國政府不應該依靠外來技術與產能,而是應該優先考慮提升自有的生產技術。

但台積電與三星大舉投資美國,建設先進製程代工廠,對英特爾來說可能憂大於喜,即便屆時台積電與三星帶進美國的只是次一級的製程,但仍優於英特爾即將推出的新製程。若二者在美國成功建廠量產,對英特爾希望收割美國國內半導體或科技巨頭訂單的佈局,可能會帶來負面的影響,這對其未來的IDM2.0佈局不利。

當然,也有業者認為,英特爾對先進製程外包也有一定的需求,純晶圓代工業者從天高地遠的亞洲搬到美國國內,理論上對英特爾的生產規劃其實也有好處,既可降低運輸成本,避免耗損,同時也因為無時差問題,溝通上更直接。

但英特爾未來對台積電需求最大的是最先進製程,也就是未來的3奈米甚至2奈米,進美國的5奈米產品需求比重較小,畢竟英特爾即將推出的7奈米製程與台積電的5奈米不相上下。也因此,台積電或三星在美國的產能對英特爾的直接幫助就相對有限。這也是基辛格文章中之所以提到,最先進製程沒進來,將不利於美國的論點,其實出自於這些即將前進美國的製程對於英特爾而言,幫助有限。

一改對政府補貼態度

年初基辛格發下不需要政府補貼的豪語,但隨著他真正執掌英特爾,卻發覺英特爾的處境其實越走越艱難。首先,第一季財報公布後,雖然整體營收得以維持,但淨利大減41%,除伺服器產品為了確保市場而大幅砍價,PC市場也面臨來自超微(AMD),甚至Arm架構極大的競爭。而除了高性能運算領域,消費性運算產品也面臨嚴苛挑戰。在即將推出的Windows 11的改進下,軟體不需要重新編譯就能在Arm平台上執行,X86架構的相容優勢一下子喪失殆盡。

而根據科技媒體對Windows11進行效能測試,在一顆20美元左右的Arm架構高通處理器上的遊戲效能,堪比十倍價格的英特爾處理器,這都是讓英特爾轉變態度的背後原因。

雖然業界普遍認為英特爾的IDM2.0方向正確,但短期內的市場困境難以突破,且發展IDM2.0所需的研發與建廠成本極高,這都為英特爾的前景投下許多變數。基辛格的投書,在某種意義上也等同於告訴美國政府,英特爾需要錢來發展美國企業與國家需要的製程技術,同時,也要順便確保英特爾的競爭優勢得以延續。

美國政府的立場

傳統以來,美國企業鼓勵的都是競爭,很少會有如亞洲國家對企業的補貼作為,甚至企業太大、競爭力太強,還有反壟斷法這把大刀隨伺在後,不吝於砍向自家人,因此而自然消失的大企業也不計其數。

然而過去美國企業因為亞洲國家的補貼、成本優勢,產能大幅轉移,導致美國產業空洞化,甚至危及國家安全,對美國政府而言,目前最優先的工作就是減少對高風險的亞洲市場產能與市場的依賴。也因此,業界認為,引進台積電、三星等外來產能,及扶持美系在地業者,基本上會並行不悖。

但對於英特爾在投書中的請求,美國政府卻未必會有正面的回饋。首先,美國半導體產業,不論是運算架構,或者是製造能力,其實都是走向多樣化,如果英特爾無法確保X86架構的競爭性,還有超微能夠接棒,甚至如果連超微競爭力也衰敗,那麼美國政府還可以轉而去確保如Arm架構甚至RISC-V架構在美國本土持續發展的可能性。

其次,美國對國家整體半導體的政策已經走向明確,台積電、三星也都因為美國政府的要求而承諾要進美國設廠,恐怕也很難會因為英特爾等單一業者的遊說而有所改變。

英特爾技術空窗期對台積電的依賴只會加深

由於英特爾晶圓生產技術落後需要趕上,以及相關產能的佈局都需要時間,在這段期間內對台積電的依賴只會不斷加深,即便英特爾製程技術有所突破,未來與台積電的合作也只會越來越緊密,畢竟台積電是作為英特爾產能調配與降低成本的重要工具之一,沒有道理會被仇視或敵對。

當然,英特爾的產品如果藉由台積電的產能技術優勢取得市場,那麼對於其他同樣在台積電投產的類似產品業者而言,肯定是不好的消息。但對台積電而言,客戶之間的自然競爭早就見怪不怪,在商言商,英特爾的訂單對台積電營收有利,作為純晶圓代工業者而言,自然只有接受。

但也不要以為台積電對市場影響力就會弱於英特爾,當年超微翻身,Arm架構通吃行動運算領域,甚至打入高性能運算,其實背後都有台積電的影子,先進製程是非常強大的武器,台積電只需要專注於自己擅長的工作,英特爾這些投書小手段其實可以忽略不計。

延伸閱讀:

【第三代半導體1】台灣第三代半導體第一人!最神祕的千億富豪 揭祕漢民集團黃民奇

【第三代半導體2】一輩子只領過10個月薪水 黃民奇:我只用老闆方式想事情

【第三代半導體3】車用功率、化合物半導體 邁入收割期!漢磊科營運露曙光 漢磊投控今年可望終結虧損

【第三代半導體4】力杰、中砂兩大股東力挺!台灣首家自製碳化矽晶圓 穩晟寫下鐵皮屋半導體奇蹟

【第三代半導體5】勇闖碳化矽晶片設計!即思拒絕挖角誘惑 試產吸引數十家客戶上門

【第三代半導體6】炒股、騙補助...中國掀第三代半導體投資狂潮 一文盤點中國競爭企業的虛與實

【第三代半導體7】電動車到衛星應用 蘋果、特斯拉都要它!「11檔第三代半導體概念股」從地表賺到外太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