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第三代半導體2】一輩子只領過10個月薪水 黃民奇:我只用老闆方式想事情

2021-07-07
作者: 林宏達

▲大學時,教授說不要碰的設備,變成他一輩子的創業商機;別人畢業忙出國,他卻堅持在台灣發展,黃民奇一輩子都不想跟著主流走,卻獲得意想不到的機會。(圖/取自漢民科技官網,以下同)

縱橫全球高科技產業44年,黃民奇是竹科最低調的千億富豪;一位受訪者如此形容黃民奇,「他的行為像日本人,思考卻像cow boy(牛仔)」,也就是這樣的性格,成就他一生事業的基礎。

表面客氣內心強勢 黃氏管理也有溫暖

採訪過程中,經常聽到許多黃民奇特立獨行的行事風格;掌管年營收數百億元、跨國營運的公司,但是他堅持把「自由」、「尊嚴」這些原則融入公司管理,形成黃民奇個人獨特的管理風格。

說黃民奇行為像日本人,意思是,他對人客客氣氣,但要改變自己的方向去迎合別人,也不容易。一位業界人士回憶,有一年,在一場半導體產業的重要場合,漢民科技獲得大獎,但黃民奇對這種場合一點興趣也沒有,「他上去就拿了一張紙照念,臉色不太好看」,下台之後,他很快離開會場,只得由其他漢民主管幫忙打圓場。

說他像日本人,因為,黃民奇極度在乎與客戶的關係,人和人之間的禮數。例如,2008年是半導體景氣的谷底,半導體廠幾乎一整年沒辦法付錢給漢民,其他外商半導體設備廠裁員應變,但漢民不但不裁員,黃民奇還一直催促員工去客戶廠區幫忙衝製程。

甚至,就連漢民結束與東京威力的代理關係,漢民也把原先做相關服務的團隊成員移轉給東京威力科創,黃民奇極不願意與原廠競爭,漢民團隊和轉投資公司有時看到有機會的商機,但只要會與原廠競爭,即使代理關係即將結束,他都寧可放棄不做。

但在漢民內部,就是以黃民奇為中心在運轉,「漢民內部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黃民奇說了算」;黃民奇一輩子只領過10個月薪水,接下來44年都是付薪水給別人,「他常說他沒當過員工,只能用老闆的方式想事情。」

在漢民,黃民奇對員工的生活很照顧,漢民員工餐廳的餐點,是竹科知名的美味,「他希望員工工作之餘,能吃到美味的食物」,但他補充,「只提供到下午4時,也不提供早餐」。漢民的價值觀裡,把生活和工作列在同樣的高度,「黃民奇希望員工早餐和家人一起吃,晚上也能回家陪伴家人」。

大膽撒錢找機會 家臣文化掛帥

業界人士形容,漢民內部也形成一種近似「家臣」的企業文化,「漢民確實沒有定期檢討個人績效的形式,但各部門會定期看績效」,業界人士分析,黃民奇認為,每個人都應該選定一個領域,做出貢獻,「既然要求員工做出貢獻,這個人是不是在狀況內,其實談幾句就知道。」

在漢民集團,人和變得十分重要,因為每個單位都有自己的權限,要達成黃民奇設下的目標,需要不同單位的合作,但A單位想做的事,B單位卻可能認為不可行。更重要的是,如果黃民奇認為這個單位持續虧損,表現不在狀況內,主管換人也是常有的事。如果決定繼續下去,黃民奇則是定期給這家公司一點錢當作種子,觀察這家公司能不能做出突破。

黃民奇對他支持的人,也力挺到底,例如漢微科總經理招允佳,是黃民奇在交大的學弟,雖然招允佳團隊當時研發的技術,是半導體業界的冷門項目,不過,因為這項技術不會與原廠競爭,即使初期虧損,黃民奇仍力挺十幾年。

黃民奇對機會有極敏銳的嗅覺,黃民奇念交大時,半導體設備還是稀有產品,教授經常提醒學生「機房裡的機器很貴,可不要亂碰」,但這些警告反而激起黃民奇的好奇心,他才會在台灣半導體產業萌芽之前,就創立漢民,被朋友用台語笑他「酣眠」。

交大畢業時,出國留學才是主流,但黃民奇心想:「全世界都有人在做事,為什麼一定要去美國呢?」他要走一條不一樣的路,在台灣創業,跑到波士頓拜訪半導體設備商,把工作拉回台灣來做,反而抓住了絕佳的機會。

說黃民奇像牛仔,是形容他不受拘束,熱愛自由的個性,但也有人分析,黃民奇選擇要投資大題目的思路,並不是天馬行空,「他的風格,是bottom up(由下而上),看團隊的實力決定」,黃民奇對基礎科學極有興趣,「常常在讀最新的科學、醫學論文,市面上有哪些新藥的應用、老藥新用,他都一清二楚。」

黃民奇重情,他是交大校友,不管是捐大樓、蓋宿舍、蓋醫院,或是新的投資計畫都找他募款,但交大要頒榮譽博士給他,黃民奇一直婉拒,最終只同意幫一個實驗室命名為「九八實驗室」。

取名九八實驗室,意思是,98到100,只剩2步,努力到最後,距離成功,即使僅剩最後一里路,但往往身處迷霧,不知成功與突破的黎明就在眼前。

不盲從主流 40年如一日

但他強烈的個人色彩,讓漢民要海納百川,吸納各種人才,也有許多待解決的問題。業界人士透露,在漢磊上市時,漢磊部分重要主管竟手上一張配股也沒有,這些主管看好漢磊的發展,自己到市場上去買股票,之後再賣出,結果「黃民奇不太高興」,這位高階主管最終離職,自行創業。

黃民奇是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傳奇人物,白手起家創造出數百億元營收的漢民集團,不但發展成有跨國服務能力的公司,也將許多技術和人才留在台灣,他敢夢,勇於堅持自己的路,44年沒有改變。但如何從創業的靈活應變,轉型成可以永續發展的百年企業,關鍵仍在黃民奇身上。

▲2004年,漢民董事長黃民奇(右1)在公司運動會上留影。

(本文不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延伸閱讀:

【第三代半導體】黃民奇為何口袋如此之深?這3場關鍵戰役 確立漢民地位!

【第三代半導體1】台灣第三代半導體第一人!最神祕的千億富豪 揭祕漢民集團黃民奇

【第三代半導體3】車用功率、化合物半導體 邁入收割期!漢磊科營運露曙光 漢磊投控今年可望終結虧損

【第三代半導體4】力杰、中砂兩大股東力挺!台灣首家自製碳化矽晶圓 穩晟寫下鐵皮屋半導體奇蹟

【第三代半導體5】勇闖碳化矽晶片設計!即思拒絕挖角誘惑 試產吸引數十家客戶上門

【第三代半導體6】炒股、騙補助...中國掀第三代半導體投資狂潮 一文盤點中國競爭企業的虛與實

【第三代半導體7】電動車到衛星應用 蘋果、特斯拉都要它!「11檔第三代半導體概念股」從地表賺到外太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