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何魯斯

《財訊》專欄作家

中國疫苗外交是怎麼失靈的?從歷史經驗告訴我們:耍弄疫苗外交遊戲,自己得先有基本面

2021-06-28
作者: 何魯斯

▲在疫情全面擴散的過程中,中國趁機全面的擴展了自己的外交影響力,並且大賺外匯。(圖/Pexels)

中國把武漢肺炎傳到全球,還利用自己生產的疫苗在全球大作外交。根據銳智諮詢(北京)的統計顯示,中國至六月下旬在全球捐贈近2,200萬劑疫苗,近1,400萬劑捐往亞太地區、600萬劑捐往非洲。過去一年多來,兩家中國疫苗廠外銷全球近7億劑疫苗,在疫情全面擴散的過程中,中國趁機全面的擴展了自己的外交影響力,並且大賺外匯。

中國生物技術突然又超英趕美了?

中國的疫苗是以最傳統的滅活技術造的,2020年一月武漢封城後,隔月疫苗就上市了。對照歐美等生技先進國家要到2020年底才推出自己的疫苗,中國疫苗上市的速度可謂驚人。一個很基本的教訓來自過往的歷史,就推出的時間上,你也該對中國的疫苗有一些懷疑:什麼時候中國的生物技術突然又超英趕美了?

登革熱疫苗發展的歷史經驗值得參考。話說2015年12月,法國藥廠Sanofi把動物實驗、人體一二三期實驗全部作完,正式宣告登革熱疫苗在墨西哥上市,耗時20年,耗資15億歐元,這款疫苗對四款登革熱的變種病毒理論上都有防禦能力。

亞洲這裡,菲律賓在第一時間就打了,結果一堆2-5歲的小朋友死亡率還比沒打的高,後來改成只給9-16歲的青少年打,結果死亡率還是飆上去,搞到最後菲律賓在2016年第四季緊急喊停,賽諾菲股價的十年低點就是這個壞消息打出來的,因為菲律賓跟這家法國公司求償7000萬美元。

賠償的喊價嚇死人,但真正的結果卻笑死人。菲律賓後來跟賽諾菲以2800萬美元和解,2017年賽諾菲連漲半年就是利空出盡的結果。

從登革熱疫苗經驗來看,疫苗為何出包?

這個包含四種變種登革熱疫病毒的疫苗為何出包?因為ADE,ADE是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的縮寫,中文叫「抗體依賴的增強作用」。這是指一些次優的抗體(一般為可結合病毒的非中和抗體)與病毒結合後,抗體的Fc段與免疫細胞表面表現的Fc受體結合,從而使病毒更容易進入免疫細胞的現象。

簡單說,一種登革熱病毒進了人體後,人體只有四分之一的抗體會進行抵抗,其他四分之三可能把病毒當朋友,結果等到四分之一抗體對抗完病毒後,就被其他四分之三由病毒控制的盟軍抗體打死。這就像是解放軍登陸台灣,我們當他是敵人,但是我們身邊許多中國滲透台灣的第五縱隊不會抵抗解放軍,反而根本上就是解放軍的概念。

這樣搞下去,得過登革熱的年輕人,或者打過疫苗的年輕人,因為身體最好,抵抗力最強,產生的抗體最多,身上也有最多的類似「五縱」的抗體,因此,登革熱疫情的第二波出事的多半都是身體狀況應該最好的年輕人,因為身上的第五縱隊最多。這就是「抗體依賴的增強作用」現象。

「抗體依賴的增強作用」若發生恐釀更大災難

賽諾菲的股價在2017年後再度回跌,此後要死不活,就是因為被分析師寄予厚望的登革熱疫苗效果嚴重不如預期,甚至打過疫苗後,還會出現因為感染登革熱而出現更加慘痛的死亡案例。直到2017年底宣佈放棄推薦這款登革熱疫苗後,股價才又恢復起色,開始脫離十年底部向上攀升。

賽諾菲的登革熱疫苗是一款減毒滅活疫苗,要對付的是登革熱RNA(核醣核酸)病毒,它的變異速度很快,人類史上真的消滅過的天花病毒是一種DNA病毒疫苗,概念上是不一樣的,至少變異的狀況有限,可以開發抗體去對付。開發疫苗去應付不斷變異的核糖核酸病毒,可以用類似莊子的話來理解:「其疫苗有涯,其病毒也無涯,以有涯追無涯,殆已。」翻譯成白話是,疫苗製造的速度慢,種類也有限,病毒的變化與威力則無窮無盡,以疫苗有限的防禦能力要追上病毒無窮無盡的攻擊破壞,只會搞死自己。

以登革熱疫苗失敗經驗,再看中國用滅活減毒的成熟技術所生產的疫苗,如果快速的群體施打,不但不可能造成快速的群體免疫,如果不小心讓新的病毒入境,可能發生的「抗體依賴的增強作用」也許會造成新一波更大的災難。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有多個依賴中國疫苗的國家武漢肺炎感染激增,塞席爾、智利、巴林與蒙古等四個國家,有50%至68%人口已完成2劑疫苗接種,主要施打中國科興與國藥疫苗,接種疫苗的比率甚至高於美國;然而在六月第三週全球疫情最嚴重10大國家之中,這四個國家全部上榜,顯示中國疫苗在阻斷病毒傳播上成效不彰,尤其對於變種病毒更是如此。歷史的經驗已經在現實世界重複發生。

中國的疫苗沒有效?中國政府自己知道,五月底廣州因應武漢肺炎變種病毒傳染的時候,第一個動作是立刻停止施打疫苗,然後才是封城管理。中國每日經濟新聞6月7日報導,身兼世界衛生組織疫苗研發委員會顧問的邵一鳴在博鼇亞洲論壇全球健康論壇第二屆大會期間回答媒體提問,中國當前COVID-19疫苗定位是二級預防,「保護率是針對發病的,不是針對感染的,所以會有一些人打完疫苗也可能被感染」。

中國疫苗的國際實戰成績究竟如何?

在蒙古,至6月20日的狀況是,52%的人口接種疫苗,主要是中國國藥疫苗,每日感染人數是先前的四倍。

在塞席爾群島,五月初已經有超過七成的人民接種過疫苗,主要的是中國國藥疫苗,六月後全面爆發感染,每日感染人數是先前的六倍,目前仍在封城階段。

在巴林,150萬居民中有超過100萬人在五月初已經接種過疫苗,八成以上是中國國藥疫苗,六月初爆發大感染後,緊急加打美國輝瑞的疫苗才把疫情平息下來。

在智利,疫苗接種的速度極快,至6月23日已經有52.3%的人完成接種二劑疫苗,75%人口至少打過一針疫苗,智利打的主要是中國科興疫苗,結果疫情再度大爆發,單日確診病例是先前的四倍以上,靠著首都封城,勉強在六月中以後再把確診案例壓下來。

要耍弄疫苗外交的遊戲,最重要的是自己要有基本面,亦即疫苗本身要有效;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中國利用疫苗供應的機會,拉攏了不少貧窮以及生技落後國家的支持。然而,疫苗有效或無效,是一翻兩瞪眼的事,巴西近期大量進口中國科興疫苗,施打後瘋狂感染的結果,已經讓該國官員近期大罵中國科興疫苗沒有用,是國際上已經發生的現實。

綜合檢討一下這波中國疫苗打完之後再度感染的國際悲劇,武漢病毒傳播初期,感染死亡的是老年人,打完無效疫苗後,變成大量的年輕人死亡,這與過往登革熱疫苗發展過程中死亡的經驗居然有順序上的一致性。一方面顯示溫習歷史的必要性,另一方面顯示基本面的重要性。以欺騙與取巧的方式擴大國際影響力,只可能有暫時性的效果。值此中國共產黨建黨百周年,這也許是另外一個敲人醒悟的暮鼓晨鐘。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