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不准出口晶片!美國禁令逾180天...華為退守換戰術靠「這招」找出路

2021-07-07
作者: 林宏達

▲華為年報公布,顯示過去1年營收內容已有不小變化。(圖/路透社)

從逮捕華為公主孟晚舟,禁止華為使用谷歌服務,到遊說各國禁用華為電信設備,過去幾年,美國和華為的衝突絕對是影響全球和台灣科技產業的大事。去年9月15日,這場衝突達到了最高峰。美國祭出絕招,要求全球只要相關公司生產的晶片含有美國技術和軟體,就禁止出口給華為。到今年6月15日,華為禁令已屆滿9個月,現在華為的狀況究竟如何?

要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先要了解華為是一家年營收超過3兆元台幣、百貨公司型的科技公司,從手機到基地台,從電腦、晶片到資料中心,甚至影音服務,華為都賣。這家公司的事業部門主要分成3大塊:第1是電信事業部門,提供5G基地台等通訊基礎架構服務;第2是企業部門,為企業提供雲端解決方案;第3則是消費性產品部門,銷售手機、電腦等產品。

電信設備 華為全球仍居冠

今年3月26日,《紐約時報》分析,美國總統拜登之所以推出基礎建設大投資和安全供應鏈等議題,關鍵之一就是「要確保美國和西方國家不會仰賴中國的科技」。報導中指出,這是川普時代就開始的政策,在拜登當政後持續進行,華為正因為生產先進的5G基礎設施,因此成為這場戰役的焦點。

在華為最擅長的5G基礎建設領域,已經出現西方和中國「一邊一國」的狀況,華為對西方的影響力正在下降,但華為仍是全球電信設備龍頭。根據美國市場調查公司Dell'Oro Group今年2月的報告,如果不看中國市場,愛立信和諾基亞分居全球電信設備的第1和第2名,愛立信的市占率從35%躍升為40%,諾基亞的市率從25%躍升為30%,兩強市占率已達7成。

但如果把中國市場加進來,2020年華為的市占率仍高達31%,仍是全球電信龍頭,比2019年還高出兩個百分點,而諾基亞和愛立信的市占率則各為15%。報告指出,去年中國大力架設5G網路,速度比全球市場更快,中興和華為的全球市占率因此上升。

相反的,愛立信和諾基亞在中國愈來愈難拿到訂單。直到現在,中國政府仍在對瑞典政府施壓,若不開放瑞典市場,愛立信在中國的處境會更加艱難;同時,中國也以疫苗為籌碼,換取巴西採用華為設備。

但在手機領域,華為則明顯下滑。根據IDC的統計,去年第4季華為手機市占只剩下8.6%,較2019年第4季15.2%的市占幾乎腰斬。在中國,小米是最大受益者,小米的市占從8.9%升到11.6%;在全球市場上,蘋果的市占率則從19.9%上升到23.4%。根據Counterpoint Research的調查,去年自華為分割轉售的子品牌榮耀,今年2月的全球市占約2%,落後於小米、華為和OPPO、vivo。

小米超車 手機市占近腰斬

從華為年報揭露的狀況也顯示,美國的極限壓力下,華為過去1年的布局有了非常不同的改變。

根據華為最新出刊的年報,華為去年營收仍高達8900多億元人民幣,仍較前1年成長3%,獲利數字也仍穩定;但是,營業產生的現金流大降61%。華為在年報中解釋,這是因為投資新事業如資料中心的投資增加,以及應收帳款減少的結果。此外,華為在全球營業所交的稅,也大減5成,但年報中未對此做出解釋。

從地區別看,華為去年在中國之外的營收,出現全線下滑的狀況,但中國區營收上升15%。華為年報說明,由於歐洲和亞洲營收下降,主要是因為手機無法使用谷歌系統,造成銷量下滑的結果;在美國市場營收大降24%,年報則解釋是因為「市場波動」造成的結果。

▲手機市占率劇降,華為改攻物聯網支撐營收。(圖/吳尚哲攝)

10大半導體 海思跌出榜外

從部門別看,華為的電信部門和消費者產品部門營收仍算持平,只有被列為其他產品的部門營收大降31%;而負責推進雲端服務的企業部門營收則大增23%,這部分主要是替中國各政府部門、企業如地鐵、機場、醫院布建雲端系統帶進的收入。

面對美國壓力的策略,去年許多華為投資半導體製造的傳言甚囂塵上,但從年報看來,並沒有任何公開的證據顯示華為要大投資半導體製造,反而加重了物聯網的比重。

華為並未揭露旗下最大的IC設計公司海思的營收狀況,但根據IC INSIGHT今年最新報告,海思去年上半年曾擠入全球前10大半導體廠榜單,但今年已跌出榜外。

去年,華為極力推動1+8+N的戰略,1代表的是每個手機使用者,8指的是平板、PC、VR、穿戴裝置、智慧螢幕、智慧音響、智慧喇叭和頭戴式裝置,N指的是無數海量的物聯網裝置,這還沒提到華為要掌握電動車系統的大戰略。

為什麼華為的物聯網戰略能用來突破美國設下的半導體防線?這是因為華為在過去幾年的美中科技戰過程裡,有幾個難關始終無法突破:第1,最尖端的晶片設計工具,9成掌握在美國Cadence等公司手上;第2,最關鍵的運算架構設計,掌握在安謀手上;第3,尖端的半導體製造,掌握在台積電手上;第4,手機的開放作業系統,掌握在谷歌手上。如果設計不出運算速度更快的高性能晶片,就無法在科技戰中勝出。

其實,中國科技業幾年前就已經知道,物聯網會是中國有機會發展的突破點,因為物聯網用的晶片,講求的是省電和連線能力,很少需要強大的運算速度,用舊有的設計工具和製程就可以完成;至於運算架構,在安謀之外,開放式的RISC-V技術,也能用來設計物聯網,再加上華為自行設計的作業系統,不需要台積電製造的晶片,也能串起一個新的生態鏈。但華為6月推出新一代鴻蒙系統,1000個鴻蒙系統合作夥伴中,做手機的合作夥伴只有魅族一家,而且是用在自家智慧家居產品上,鴻蒙系統連能不能打進大陸手機廠,都是個問號。

去年華為在中國到處興建資料中心,恐怕就是在為下一輪的物聯網競爭做準備。去年12月,華為就跟700個中國城市簽約,用物聯網為城市建立智慧城市系統,將AI、大數據和雲端運算結合為一,運用「數位分身」的概念,讓整個城市都可以做到即時控制。例如,深圳去年通車的地鐵6號線,深圳地鐵管理局透過華為的系統,可以將400個控制點的狀況整合在一個螢幕上,並且即時控制。對中國的高速公路,華為也打算用「一條公路,一個管理系統」的概念,做到同時監控50000個收費點和30萬個貨櫃。往好處看,這是推進城市的智慧化,但往壞處看,這也會是極佳的監控工具。

劍指物聯網 跨足汽車產業

目前,華為在最重要的物聯網裝置─汽車,也逐漸取得一席之地。根據華為的公開資訊,除了整個智慧城市的資訊整合,在個人層面,華為也在推動把居家、工作,橫跨各種裝置、各種場景的應用,都納入為雲的管理範圍。就連你從家裡到公司的通勤時間,華為也推出HiCar,只要連上華為手機,汽車就能用低成本轉型為智慧座艙。目前富豪、東風、比亞迪、廣汽,都已導入華為汽車的系統。有意思的是,華為雖然三番兩次說不造車,卻不但自己賣車(賣合作夥伴搭載華為系統的車),還傳出跟長安等汽車公司合作,開發系統和車用晶片。

拜登時代,華為和美國競爭的重點已經轉向,舊有的手機和電信系統國際出海口大受限制,轉型發展不需要高階半導體技術的物聯網生態系,成為新的戰略突破口;但這項布局的成效如何,還有待時間考驗。

延伸閱讀:

重磅!拜登擴大涉軍中企貿易黑名單 8/2生效

華為遭美制裁 謝金河想起悲慘案例:不夠機警當心出局

美中正準備全面攤牌?謝金河:未來90天世界有大變化!

【半導體新版圖】一份關鍵報告 改寫台積電命運

芯風暴來襲!市場「聞中」色變 台灣IP設計廠捲入惡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