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不想輸南韓!林奏延從醫界政壇轉戰商場 靠憨膽走上生技路

2021-06-23
作者: 劉軒彤

▲林奏延希望自己的資歷,能發揮帶頭作用,把台灣的生技帶到國際。(圖/彭世杰攝)

初聞林奏延創辦艾萬霖生技,直覺這位兒科名醫,曾當過兒童醫院院長、衛福部部長、國衛院董事長,如今再在新創公司掛個名,也合情合理。卻不曾想,他說:「很辛苦呀!像我這種資歷,原則上都是去當個方便董事長,可是我都是一步步自己來,而且真的是創業,非常新的新創公司。」

拔刀相助 結果自己撩下去

73歲,從心所欲之齡,林奏延卻選擇上演斜槓人生,成了自己口中「最年長的新創者」。從事的是新穎的Exosome(外泌體)產業,掏的是自己的荷包,他說自己踏入外泌體領域,是一個神奇的旅程,「要幫助別人,結果自己跳下去。」

2年前,免疫學家楊崑德醫師跟林奏延提起,打算申請產學研發中心計畫補助,就是政府為了鼓勵產業,科技部每年最多出1000萬元,廠商自己至少也要拿出1000萬元。楊崑德擁有細胞與外泌體的相關專利,「當時我雖然聽不太懂,但覺得有前途,於是我就說要幫他找一家公司,看能不能有相對的資金投入,結果找了1年半載都找不到。」

「後來我說,我自己幫你開1家生技公司好了。創業就是這樣開始的。」林奏延說得雲淡風輕,其實當時內心也是忐忑,本以為剛開始幾千萬元就夠,幾個朋友湊一湊還行,「後來又覺得要用億元來算。還好從美國這個領域的募資情況來看,真的非常好。」所以,心一橫,決定堅持下去。

但是,開一家新創公司,不比當醫師、教書、做官,有很多人分攤工作,當時林奏延只有他自己和祕書兩個人,「若非蕭中正醫療體系毫無保留的支持,我才能有今天,否則一個人也不敢下來做。」終於,艾萬霖生技去年12月正式成立。

▲衛福部部長卸任後,73歲林奏延卻選擇上演斜槓人生,成了自己口中「最年長的新創者」。(圖/ 攝影組) 

訪談間,林奏延不斷強調,自己是遇到貴人才有膽量開公司,這個貴人就是板橋知名婦產科醫師蕭中正的兒子蕭乃彰醫師,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畢業,哈佛大學婦女醫院醫師,回到台灣後除了幫父親擴大醫院經營,也積極加入生技產業。回憶起兩人的好關係,林奏延笑著說:「不知怎樣,我們兩個就混在一起。」

人的緣分是奇妙的,楊崑德推動林奏延進入外泌體的世界,蕭乃彰提供了開公司的資源,而行政院前院長、現任東洋董事長的林全,是林奏延擔任衛福部部長時的長官,則教了他3招,改變他經營的想法。

林全教3招 改變經營想法

故事要先拉回艾萬霖公司跨入的領域—外泌體的純化、量產,並應用於退化性疾病的再生治療,目前著重在臍帶間質幹細胞外泌體開發。外泌體是由細胞分泌出來的小囊泡,扮演細胞間聯絡溝通的角色。儘管30多年前就發現外泌體,但多認為它是廢棄物,直到近年,科學界才確認外泌體在診斷、治療、藥物載體方面的潛力。

簡單地說,由於外泌體可從不同體液分離出,取得的便利性及特殊結構,適合應用在診斷。而外泌體有較高的生物相容性,比較沒有副作用,又能通過血腦屏障,可以作為治療藥物或是藥物傳輸載體。有許多專家看好外泌體會是再生醫療的突破,同時,將來也有可能取代微脂體作為藥物包覆的載體。目前市場產值雖不大,但是近年的年複合成長率將近50%。

不過,巨大潛力的背後,目前在外泌體的純化、量產等等技術上,仍有大難題要跨過。「我跟楊崑德醫師比較像是學術出身,喜歡研究,會覺得現在量產都是2D,就想說一定要用3D,比較能自動化。」所以,林奏延本想先把3D的量產技術做出來,再去做人體臨床試驗,結果,卻因為今年過年前見了林全一面,策略大轉彎。

「我們談了很久,林全說他教我開公司的幾招,第1,一定要和正派的人合作;第2,一定要放眼國際;第3,做生技速度要快,他說你做完3D,人家都不知道做到哪裡去了。他建議我從2D或2.5D開始做。」於是林奏延變更策略,改採量產與臨床試驗「並行」,並以2D為主、3D為輔加速臨床前試驗。

林奏延說自己對於外泌體一開始就很有信心,這次mRNA因為COVID-19疫苗大放異采,mRNA要用奈米脂質去包,但副作用多,如果外泌體能量產,會是更好的包覆載體,「所以我不大擔心,現在虧錢也沒辦法,但是你要判斷未來呀!細胞治療的下一步,台灣總要超前部署呀!」

林奏延坦言,除了「憨膽」,他一頭栽入外泌體新創,是因為「不想輸南韓」。根據Bioinformant最新的外泌體市場報告,過去幾年市場至少出現45個稍具規模的競爭者,大部分是走診斷,治療的較少,南韓就有3家,讓林奏延的使命感驟升,他說台灣一定要超前部署新的技術領域,現在台灣做外泌體相關的公司都太小,希望自己的帶頭作用,能促成大家整合在一起創造產業。

台灣生技法規 慢了好幾拍 

講到此,林奏延又忍不住要提到他一再主張的「生技法規超前部署」。他感歎,自己的公司短期內可能會有外泌體產出,大部分都會用於臨床前試驗,一部分可以用在健康食品,提供給退化性疾病長者,「但是我們的法規太落後,由人類臍帶細胞組織物製造的產品不得使用於食品和化妝品,其實現在都是奈米級產品,卻仍沿用農業時代的法規,南韓、日本都可以做化妝品與食品了。」他建議,法規單位可以把台灣跟南韓的相關法規攤開來比較,一次修完,慢慢修來不及。

最近本土疫情延燒,林奏延沒有停下腳步,這段期間艾萬霖生技已經與台寶生技達成CDMO(委託開發製造)的合作意向,台寶有細胞製備室,也具備前端細胞及細胞庫的優勢,艾萬霖則接在後端做外泌體純化、臨床前及臨床試驗。

不過,有進度,代表就要有更多資金,「真正有心要做的話,還是要一樣一樣做下去,看來資金要用億元來算,我們省著用,但還是要募資。我找到兩位能當執行長的人,有經驗也有國際觀,如果募到一定資金,他們能進來,我也能交給更專業的人了。」看來,短時間內,這位台灣最年長的新創者,還很有得忙。

延伸閱讀:

高端疫苗三期試驗資金壓力大 三大挑戰在後頭  

揭開全球疫苗採購豪賭真相!疫情突失控,讓台灣生技股的信任度一起輸掉了?

全台陷疫苗大作戰...謝金河:國產疫苗只許勝不許敗 台灣生技產業如何找到新出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