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南方朔

本名王杏慶,長期關注政治、文化、社會議題,身兼作家、詩人、評論家、新聞工作者

南方朔:看領導 要看他的話語術

2014-07-02
作者: 南方朔

一個人講話都有基本的心態,心態決定語言、講話的方式。馬英九的心態就是只在講他自己,對不同意見或反對意見,就是閃避、反擊或是故意的忽略。而只說自己,不聽別人言,這種缺點就在他的話語術裡。

孔子說過:「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一個人行為的前因後果和他覺得有理自在的部分,其實是隱藏了他的本質,只要去探討幾個關鍵點,那個人再怎麼偽裝,也無法掩飾躲藏。

 

由於「所以」、「所由」和「所安」,許多都和話語有關,所以去觀察一個人的話語術,大概就八九不離十的可以知道那個人。正因為體會到話語術的重要,所以近年來我花了極大心思去研究語言、修辭和論述分析。

 

李前總統 誠實有見識

 

上一期《財訊》,以專訪總統先生作為專題報導之一;並分別訪問了前總統李登輝和現任總統馬英九。對於《財訊》這個報導,我的評論是:「我們不要看他們所說的,而要看他們是怎麼在說。」我的意思是,我們不妨把這次專訪視為一次「話語術分析」的特別案例。

 

首先就前總統李登輝的訪談而論,我認為那是一篇誠實而有見識的訪談。李前總統是台灣極少數終身求知而且有思想的人物。由於他是第一位台灣人總統,他的出任總統使得外省官僚集團不舒服,因此在他任內,國民黨一再分裂,並因而失去政權。因此他已成了藍營公敵,直到如今,但那都不是他的錯。他因為懂經濟,他任內的「戒急用忍」,其實是正確的選擇;他對民主的認知,也符合民主的原則;他對台灣當前局勢的看法,我認為也是正確的。他因為權力欲望並不那麼頑強,因而毫無戀棧之心。至於未來,他並不像有些人主張內閣制,他相信總統制才有利於改革。他對太陽花學運的評價,相信也是台灣極大多數人的意見。他對朱立倫的評價,我認為也稱公正。李前總統這篇誠實的訪談,值得人們去詳讀和思考。

 

至於現任總統馬英九的訪談,就非常值得作話語術的批判反思。

 

訪談一開始,馬英九就背出一堆數字:「大陸到現在為止來台灣,到今年初,一共有495家企業,連眷屬和幹部一共是264人,但他創造了9千624個工作機會。」

 

馬總統 用數字「唬人」

 

馬在訪談裡會凸顯數字,人們都知道這是他的話語術的老梗。他在接受訪問時如此,在辯論時如此,在演講時更是如此。馬的這種話語術,就讓我想起以前在台大念書時的一些經驗。

 

以前在台大念書時,經常看到一些好出鋒頭、好辯的同學,他們一開口就說某位外國著名教授在某本書裡說如何,某件事有某個資料又如何等等。由於外國教授的那本書很少人讀過,他說的某個資料也很少人知道,所以當他以這種方式說話,別的人只好閉嘴。因此我在學校念書時就認為,這是一種「唬人」的話語術。

 

馬的話語術裡,這種伎倆多不可數。例如,他喜歡說「你們知道媽祖幾歲」這個老梗,開始時就把人唬得啞口無言,對他佩服得不得了。在當代身體行為和語言研究上,以別人不知道的訊息說話和辯論,它所釋放出來的意義就是要「唬人」,用「唬人」的方式對別人表示藐視和拒絕。馬喜歡說許多來源奇怪的數字,而並沒有人去質疑他的數字來源,這乃是媒體界的疏失。

 

除了在話語裡搬出奇怪的數字,用這種數字來唬人,來為自己的政策辯護外,馬的話語術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硬拗自己的論點、刻意去閃避對自己不利的事實。例如今天的人們對將來台灣可能成為另一個香港,都充滿了疑問,而他就是會咬文嚼字說台灣不是香港,刻意去閃避結構性的問題,而將它扯成技術性的小問題。這種「把大變小」的話語術,乃是馬所熟悉的話語模式。我認識很多馬的朋友,馬的朋友們普遍都認為和馬講話非常累,永遠是你說你的、他萬變不離其宗的只是在說他自己的,他永遠在閃避真正的問題。在訪談中,他居然敢說,「《服貿協議》是立法院有史以來,最透明、最不黑箱的法案。」這真是什麼跟什麼啊!

 

因此,馬英九的訪談,實在是一篇很值得作話語術分析的文章。一個人講話都有一個基本的心態在背後,心態決定語言,心態決定了講話的方式。馬的心態就是只在講他自己,對所有不同的意見或反對的意見,就是閃避、反擊或故意忽略。孔子又說過:「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馬英九之所以不被人相信,民調超低,問題真的是他不聽別人的話。而只說自己,不聽別人言,這種缺點就在他的話語術裡。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