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投銀管顧撈過界 跟風追漲搶快錢 廖康樾:私人銀行化的國際藝術拍賣公司

2021-06-19
作者: 廖康樾

▲蘇富比台灣區前董事長衣淑凡,投入數十年心血推廣常玉畫作。(圖/攝影組)

在一片拍賣公司屢創成交新高的歡慶中,筆者觀察到一個20年前罕有,但於今為烈的跡象—藝術拍賣公司愈來愈像私人銀行,專家愈來愈像理財專員。

從組織與業務項目來看,國際拍賣業早就跨出藝術品收藏品領域,兩大拍賣公司也都有不動產仲介與財務稅務顧問業務建制,廣納房地產與金融業人才,導入其營運與管理方式。來自投資銀行、管理顧問公司躍居拍賣公司要津者愈來愈多,而且已經不限於隸屬財顧與不動產部門。

以香港為例,列名傳統藝術拍賣部門協理級以上的現職主管,兩大拍賣公司各自都有5、6位出身國際投行分析師、業務員、麥肯錫管顧的顧問;要知道,蘇富比香港分公司全職員工上上下下才58名啊!

進一步了解彼等專長的領域,筆者發現除了佳士得的一位外,其餘一律專精所謂「現當代中國藝術與東亞藝術」;說得更明確,就是常玉、徐悲鴻到今天的華人藝術,以及具體派以降的小部分日本藝術。且不追溯緣起,筆者在此僅探討這趨勢的流弊。

羊群效應 炒作藝術品短視近利

1、市場視野窄化。這兩年來不少資深藏家不再參觀拍賣預展,一個原因是拍賣看板永遠那幾款—華人現當代就是常玉、趙無極、朱德群;日本當代就是南瓜阿嬤生氣娃娃;中國近現代書畫就是張大千、溥心畬、于右任;中國古董不是清3代就是黃花梨。為什麼?因為好賣。為什麼好賣?因為業者鼓勵聚焦追漲,尤其是投行出身者群聚「現、當代中國藝術與東亞藝術」,麕集力拱更使相關標的漲得最凶最快。豈不正像是台積電股價漲到兩百元之後,所有外資分析師齊聲喊進;安聯高收益債基金標榜固定配息後,全台灣銀行理專都在狂推高收益債基金這種依樣畫葫蘆的「羊群效應」?

2、收藏周轉太快。好些藏家洋洋得意宣稱:「瞧,我這兩年光是奈良美智與班克西就進出好幾趟,賺到了!」筆者很感慨,傳統上大畫廊視快進快出的搗騰(flipping art)為禁忌,甚至還與藏家簽訂5年不得轉賣的合約,無論實效如何,至少是有心維護市場秩序,端正收藏風氣,特別是保障年輕創作者。現在藏家入手的當下就希望趕緊套利賺快錢,很難不讓人聯想背後,有如當年理財專員力促顧客提前贖回連動債,美其名曰「快回收」,實際上是加速周轉來賺佣金與手續費的一貫伎倆。

3、賞鑒深度不足。不敢妄議從財務金融業跳槽的拍場幹部—其中有一位還是現任研究部門主管的藝術素養。但就筆者了解,此等專家與藏家密切討論的重點,不外乎「技術面」、「籌碼面」、「消息面」,跟大戶與券商營業員、理專的話題方向並無二致。這也能解答何以當今兩大拍賣公司2500萬美元以上成交的藝術品件數以私洽交易為多,某些拍賣公司專家原來就是帶槍投靠的私人銀行業務員,現在與老客戶繼續交流,只不過換了名片而已,毫無違和。

4、營運急功近利。金融管顧背景轉入拍賣公司,立馬複製所謂KPI、比較競爭力、品牌延伸等企管行銷格式。於是,拍賣公司競相投入更多資源到現、當代藝術,大開網路拍賣,裁減中國書畫古董部門,大幅壓低拍賣估價來墊高成交率,徵集更多公仔、版畫、包包上拍;竭澤而漁,導致拍賣市場千人一面,經營內涵與特色闕如。

缺乏專業資望 流行拍品少內涵

五、藝術使命感薄弱。1992年蘇富比台灣分公司成立,先推介本土前輩畫家,再配合發掘揄揚常玉、趙無極、吳冠中、林風眠,佳士得繼踵共造時勢。可以完全負責任地說,今天「現、當代中國藝術」獨樹一幟蔚為市場大宗,趙無極躋身全球前10大當代藝術大師之列,兩大拍賣公司當年的主事者功不可沒。反觀今日慣打順風球的主管,倘缺乏藝術專業資望,除了跟風湊趣,照本宣科的話術,恐怕不過奉行總部指令捧幾個美國當代藝術家號稱「全球布局」,頂多找偶像藝人置入行銷搏版面,哪堪看齊當年衣淑凡、陳秀玉女士在獨尊歐風的國際拍場篳路藍縷,奔走業界學界,鼓動風潮,還諸華人大師世間公道的熱情與魄力?

誠然,藝術市場不是道場,拍賣公司與畫廊不是功德會。但如果拍賣公司、畫廊與私人銀行的套路大同小異,服務的宗旨都只是增加客戶稅後淨利,則筆者不禁要問,藝術產業的榮光,從業人員的不可替代的職志,收藏家的情操,究竟是什麼?

延伸閱讀:

沒有它,國內所有5G、衛星產業都將停擺!穩懋陳進財憂心:5G關鍵拼圖還少一塊 

揭密!台積電背後的隱形冠軍 半導體龍頭赴美投資不能沒有的化工台灣隊

為什麼,張忠謀認為一場疫情將永遠改變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

聯電曹興誠悔不當初的西進路 「如果能重來...我希望沒有到大陸設廠」

一條線引爆兆元換機潮!高速傳輸時代台廠搶卡位,誰是下一個股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