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後太陽花的網路世代戰爭

2014-05-21
作者: 黃哲斌

未來,我們不斷目睹網路世代與類比世代的激烈交鋒,歲月與人口趨勢站在前者這邊,權力與資源卻站在後者那邊,這場虛實交錯的戰場,或許還要三到五年,才能看清全貌。

太陽花運動暫告段落,時局渾沌未明,但已為台灣打開科技與世代的想像。不少人焦慮探問:「未來呢?」近未來不易看清,中長期趨勢反而有跡可循。

 

近一年來,台灣有3本翻譯書,放在一起讀,更容易解答網路時代裡,政府治理與公民反抗的巨幅圖像。

 

第一本是《國家為什麼會失敗》,麻省理工學院與哈佛大學的政治及經濟學教授,花了近五百頁篇幅論證,當國家採用「廣納型制度」,核心精神為民主政治、自由經濟、公平分配和多元社會的制度,將比「搾取型制度」,更容易繁榮富裕、安定幸福。

 

抗議新主力 年輕人站出來

 

第二本是《獨裁者的進化》,作者遍訪中東歐、亞洲與拉美,檢視並記錄政治掌權者與異議者的戰爭,一方面,統治者的技巧進化,例如俄羅斯普丁靠著控制媒體及形式選舉,打造一個有民主外殼、實則專政的體制。另一方面,全球各地的年輕人掀起一波爭取自由的浪潮,他們併用街頭與網路,以創意與策略顛覆掌握軍隊警察的獨裁者。

 

最後,是由《衛報》前記者藉由吹哨者史諾登,揭露美英政府網路監控的《政府正在監控你》,即使是世界最強大的民主國家,都暗地監視隱私、網路情蒐,並透過公關手段籠絡主流媒體、以情治與法律手段追殺洩密者。而站在第一線,對抗政府濫權的復仇者聯盟,是一名29歲的國安單位外包雇員、一名靠行《衛報》美國版的孤鳥記者,以及一名紀錄片獨立工作者。

 

近10年來,從最動盪的中東與拉丁美洲、前共產國家俄羅斯與中國,直到西方民主世界,都遭遇政府與公民的重大衝突,其中卻有值得玩味的共通現象:

 

一、每個國家面對的挑戰與脈絡不同,但無論是一黨獨大的俄羅斯與委內瑞拉,或是實行代議民主的英美國家,都出現向「搾取型制度」傾斜的趨勢,歐美近年「占領華爾街」的抗議運動,即為一例。曾獲諾貝爾獎的經濟學者史迪格里茲,在《不公平的代價》一書,即詳述全球化與自由市場如何綁架民主政體,讓政府成為財團的打手。

 

二、掀起近年抗議浪潮的主力,多以年輕人為骨幹,他們有些是大學生,有些是對現實失望的青年,而他們最有力的武器,是行動創意與網際網路。他們比上一代更重視資訊透明,以及公平的遊戲規則。

 

網路自由 下一個重要戰場

 

《政府正在監控你》一書的作者提及,當他仍是《衛報》記者,第一次訪問史諾登,問他為何甘冒生命危險揭發政府弊端,史諾登的理由,除了希臘神話、民主價值等等,赫然還有電玩遊戲的啟發,「即使一個普通人,面對來自強大力量的嚴重不公時,可選擇驚慌逃離,或為自己的信念而戰」。

 

史諾登的自述,可為這世代年輕人的縮影。網路上的群體經驗,讓他們更勇於挑戰權威、更珍視制度的公平性,更願意為保護隱私、資訊自由、對抗巨大利益者挺身而戰,去年初自殺抗議的亞倫‧史瓦茲(Aaron Swartz)是另一例。

 

三、另一方面,政府的監控能力也在進化,無論是美國的「稜鏡計畫」,中國的防火長城、微博與微信監控、解放軍背景的華為;或台灣政府成立所謂「新媒體小組」、以警察充當網軍、封殺募資網站FlyingV,還有政務委員蔡玉玲宣示,正積極規畫「虛擬世界法規調適十年計畫」,在在顯示,網路自由將是下一個重要戰場。

 

回頭再看太陽花運動,或許我們可以說,占領立院或反黑箱服貿,只是漫長戰爭的其中一場戰役,我們習稱的「網路原生代」,正試圖發起一場改革運動,改造我們漏洞百出的代議制度,改造我們封閉腐朽的官僚體系,改造公民參與的社會習慣,改造媒體與政商利益的同盟共構。

 

即使街頭抗爭告一段落,他們仍透過沃草的「國會無雙」、「市長給問嗎」,透過另一個網站「VDemocracy」為社運募資,最知名的是快速募得「割闌尾」的一千兩百萬元;另外透過g0v零時政府、推動開放資料、推動網路中立性等草根團體,持續進行一場虛擬世界的公民運動。

 

從史諾登的案例來看,我們很難過度樂觀,但也無權悲觀;未來幾年,我們將不斷目睹網路世代與類比世代的激烈交鋒,歲月與人口趨勢站在前者這邊,權力與資源卻站在後者那邊,這場虛實交錯的龐大戰場,或許還要3到5年,才能看清全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