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南方朔

本名王杏慶,長期關注政治、文化、社會議題,身兼作家、詩人、評論家、新聞工作者

南方朔:自己的政府自己救

2014-05-07
作者: 南方朔

台灣的確需要「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但救國家的第一步是要趕快去救政府, 一個什麼也不懂的政府,才是台灣一切問題的根本!

1949年12月7日,在失去中國大陸前夕,政府宣布搬到台北,五O年3月28日,大陸完全淪陷。當時美國已準備放棄國民黨政府,但在五O年6月25日韓戰爆發,6月27日美軍宣布協防台灣,國民黨政府幸而有了苟延殘喘的機會。五一年元旦,台灣第一次表揚克難英雄,以強化民心士氣。因此五○年代是台灣的「克難年代」。

台灣靠中國 愈靠愈無力

 

「克難年代」的台灣,有一首愛國歌曲也提到「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今天60、70歲的老輩應當還有印象。當時我是小學低年級生,每天都唱這首歌,依稀記得部分歌詞:

 

「…靠天吃飯要餓死,靠人打仗要失敗,我們不能再作夢,我們不能再發呆。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自己的道路自己開…。」

 

而正是這種誰也不能靠,只有靠自己,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的志氣,開啟了台灣戰後「一只皮箱走天涯」憑著洋涇浜英文到處尋找出口機會的經濟成長階段。台灣在亞洲的發展,遲於日本,卻快過南韓及星港,當年台灣建設高速公路時,南韓才開始設計,並不斷派人到台灣來取經,台灣領先南韓大約5年。

 

但九O年代進入全球化的時代後,台韓的差距卻完全的反轉了過來。

 

全球化意味著資金和技術更加自由流動,政府調控的空間減少,這是有利於靈巧商人的時代。由於台灣的成長主要是商人的努力所致,而不是政府的領導,當全球化時代的遊戲規則改變,台灣商人就成了依賴中國的先鋒隊。而國民黨政府及學者沒有主體思想,只會人云亦云,他們只會高唱開放,特別是對中國開放,把「台商賺錢術」當成了「台灣經濟學」和「台灣的經濟政策」。

 

於是台灣由「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一下子就變成了「要發財就要靠中國」,「救」的邏輯變成了「靠」的邏輯。全球化造成的中國化,乃是台灣產業移出、失業增加、所得差距擴大、國家財政日益惡化的關鍵。

 

南韓政府再造 經濟再起

 

但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卻是南韓的轉捩點。亞洲金融風暴乃是金融全球化所出現的首次金融狙擊,亞洲的南韓及印尼受創最重。南韓甚至要向國際貨幣基金(IMF)紓困並接受經濟監管,南韓將此定為「國恥」,從此以後,「自己的國家自己救」成了南韓朝野產官學的共識。

 

南韓的「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與台灣經驗不同。台灣的救經濟是在六○年代,當時商人的利益和國家的利益合一,商人賺錢就是國家發展,政府的經濟領導作用有限;而南韓在亞洲金融風暴則是整個國家受創,因此南韓的「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不只是要救公司,也要救政府、救國家,因此南韓的救國家是更徹底的救。

 

當代學者在談全球化時,已注意到全球化雖然會減弱國家的調控主權,但全球化的資本技術流動,其實也使競爭日益嚴峻。因此在全球開放之時,也是政府功能必然自我發明創新的時刻,在產業價值鏈的分化上找到好位置,重組人力資本、重分配財富,這些乃是開放時代國家調整的方向。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教授庫德勒(Robert T. Kudrle)在《全球化與治理》論文集裡就綜合稱之為「再發明政府」(reinventing government)。

 

而南韓的「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就是「再發明政府」全球最成功的範例。政府領航帶動企業,不但創造出新的產業,也能形成自己的文化產業,韓流也帶動南韓飲食、美容、觀光、演藝等產業的龐大外銷;縱使最傳統的紡織成衣,也能加強設計,形成新的產業鏈,雇用了龐大的人口。

 

今年的「博鰲論壇」發布了亞洲的企業評比,南韓的三星及現代汽車就分居第一、第二。企業評比是大的部分,其他結構上小而精的部分南韓當然更多。最近一期的《天下》雜誌就報導了首爾東大門商圈的轉型。我曾去過東大門商場,是一個成衣雜貨商圈,但現已成為全球轉型聖地。看南韓不要只看三星、現代,而要看南韓政府英明領導下的轉型。而台灣就是少了這樣的政府,台灣的政府只會靠中國,靠久了,台灣的脊椎已經完全無力!

 

+因此,台灣的確需要「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但救國家的第一步是要趕快去救政府,一個什麼也不懂的政府,才是台灣一切問題的根本!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