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生活
HOT

馬世芳

廣播人、文字工作者,著有散文輯《地下鄉愁藍調》、《昨日書》

不必望春風,也不必補破網 終於等到《島嶼天光》

2014-04-23
作者: 馬世芳

等了這麼多年,台灣青年終於有了一首鬥志昂揚、好聽好唱、而且完全屬於這個世代的「街頭戰歌」,真不容易。真該跟「滅火器」說聲謝謝。
從前從前,戒嚴的時代,「黨外」群眾集會現場總會唱幾首老歌,寄憂思於舊曲。最常唱的是《望春風》(盼呀盼,那英俊的少年郎竟是風聲來相騙,民主的春風何時才會來?)、《雨夜花》和《補破網》(風雨摧殘落地的花瓣、千瘡百孔的魚網,像白色恐怖以來飽受糟賤、碎了一地的台灣人的心)、《月夜愁》(思念的伊無蹤影,只能唱著斷腸詩,等待夢中相見──那人或許在白色恐怖時代,無緣無故消失了吧?)、《望你早歸》(美麗島事件後,政治犯家屬『代夫出征』投身選舉的集會總是唱這首)、還有《黃昏的故鄉》(常為那些登上『黑名單』、有家歸不得的海外異議分子而唱)…。
 
《望春風》、《雨夜花》、《月夜愁》都是三○年代的作品,《望你早歸》和《補破網》寫於日本戰敗、二二八前夕的四○年代,《黃昏的故鄉》則改編自1958年的日本歌謠。創作者的初衷未必關乎政治社會,但聽者有心,一旦在那樣的場合唱出來,字字句句都映照著戒嚴時代集體的苦痛和壓抑。
 
寄憂思於舊曲 唱袂煞
 
1991年,青年歌手朱約信(後來改以藝名「豬頭皮」行世)常在選舉場合為成立沒幾年的民進黨站台,唱那幾首早已變成「基本曲目」的台語老歌。朱約信回憶:一天唱罷,牧師許天賢上台演講,問大家:「我們為什麼老是唱悲歌?總有一天,我們不需要再唱那些悲歌,可以把《望春風》、《雨夜花》、《補破網》、《月夜愁》鎖到抽屜裡,不用再唱了,因為到時候,台灣已不再悲情了!」
 
朱約信很受震動,遂大膽實驗,寫了一首新歌《望花補夜》(四首老歌歌名各取一字),收錄在後解嚴時代「新台語歌」風潮的重量合輯《辦桌》。朱約信希望這首歌能「藉由歡樂、跳舞的搖滾形式來告別悲情」,他巧手把老歌段落穿插在扭扭舞風格的搖滾新曲,還添上了幾句新詞:
 
補破網 愈補著愈大孔 打拚無採工/借一支螺絲嘛無通 攏總提去箍面桶…/望春風 車輪破去攏無風  望春風 便所塞咧嘛沒通/望春風 幾百年擱咧望春風 望春風 新婦仔擋無著去找廟公!
 
「箍面桶」音似「國民黨」,「車輪」則是民間對黨徽的蔑稱。朱約信寓譏刺於諧謔,確實一洗多年鬱積的悲情。
 
一如朱約信所述:直到八、九○年代之交,這些「老台語悲歌」仍是異議活動現場的主旋律。彼時青壯世代嘗試的「新台語歌」、「台語搖滾」企圖洗刷母語歌曲總是與悲情捆綁的宿命,固然成果斐然(想想陳明章、林強、伍佰、豬頭皮),但宜於搬上街頭眾聲齊唱的「運動歌曲」仍然欠奉──「運動歌曲」必須旋律鮮明、好記好唱。
 
當年街頭抗議用以鼓舞士氣的戰歌,選擇始終不多。《國際歌》和大多數台灣人缺乏情感聯繫,歌詞也不容易一口氣背下。《美麗島》美則美矣,抒情的三拍子實在很難歸入「戰歌」之林。九二年,後來組成「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的陳柏偉寫的《團結鬥陣行》,算是那個時期「街頭戰歌」的佳作:
 
團結啊團結啊力量大/ 團結啊團結啊向前行/用咱的雙手去爭權利 團結啊團結啊向前行/只要咱團結啊鬥陣拚/資本家看到也會驚!
 
解嚴20幾年,我們多了若干上街頭和當權者對幹的歌:九○年代末「交工樂隊」為美濃反水庫運動寫下一批痛快淋漓的歌(水庫若築得,屎也食得!),還拿下兩座金曲獎。長年和底層勞工作夥歌唱的「黑手那卡西」先後和惡性關廠受害者、失業公娼、工傷致殘者、樂生療養院民合作寫歌,為那些苦澀曲折的生命歷程留下生動的見證。可惜,那些歌流傳範圍有限,畢竟沒能廣為傳唱。
 
街頭戰歌暴紅 廣流傳
 
近年,引燃青年怒火的政治社會事件接二連三,關注公共議題、走上街頭的年輕人也愈來愈多。這幾年,我在遊行隊伍中聽過女學生嫩嫩地彈唱吳志寧的《全心全意愛你》、聽過眾人合唱滅火器樂團的《晚安台灣》…,而我始終期待:溫柔抒情之外,還能不能在街頭聽到屬於新一代的戰歌?那該是一首好記好唱、熱血澎湃、而且適合在任何抗爭場合鼓舞士氣的歌。
 
當權者益發荒腔走板,青年人怒火不斷悶燒,終於在「太陽花學運」全面爆炸。3月24日,鎮暴警察流血驅離占領行政院民眾,兩天後,28歲的「滅火器」主唱楊大正流著眼淚寫出了《島嶼天光》。這首歌青春熱血、語言樸直,副歌聽過一遍就會黏在腦子裡,幾天幾夜都甩不掉:
 
天色漸漸光,咱就大聲來唱著歌/一直到希望的光線,照著島嶼每一個人!/ 天色漸漸光,咱就大聲來唱著歌/日頭一攀上山,就會使轉去啦!
 
《島嶼天光》靠網路力量迅猛擴散,一夜暴紅:打從3月29日台藝大同學製作的MV上傳YouTube,3個星期已經累積近160萬次點播,並在網路上衍生無數翻唱、改編、致敬版本:清唱版、絃樂版、銅管五重奏版、軍樂版、烏克麗麗版、八位元電玩配樂版、各校學生大合唱版…。以關鍵字「島嶼天光」搜尋,你能找到數以萬計的各式致敬影片。我想,《島嶼天光》注定會是一四年台灣年輕人的「年度歌曲」──儘管這首歌連實體CD都還沒發行,也沒有花一毛錢買廣告。
 
等了這麼多年,台灣青年終於有了一首鬥志昂揚、好聽好唱、而且完全屬於這個世代的「街頭戰歌」,真不容易。真該跟「滅火器」說聲謝謝。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