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嘉隆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吳嘉隆:聯準會的弦外之音

2021-05-27
作者: 吳嘉隆

▲目前美國在疫情的打擊下,就業市場還沒有達到充分就業水平,聯準會並不急於讓量化寬鬆退場。(圖/達志)

美國聯準會在通膨問題上的說法,是即使有通膨壓力,也會是暫時性的;而聯準會關心的是通膨的中期趨勢,所以會觀察通膨壓力有沒有持續性。

通膨壓力是不是暫時性的,可以有幾個角度來解讀。第1,我們首先要觀察原物料漲價本身有沒有持續性?根據2008年油價上漲到每桶147美元的經驗,油價跌起來也很凶,直接跌到30美元附近,等於是一場泡沫的破裂。所以,在目前量化寬鬆的背景下,原物料行情本身有可能具有泡沫成分;就像比特幣的行情,漲起來很凶,但是跌起來恐怕也很快。

第2,如果原物料的漲價是一時的,那麼商家通常會吸收成本,而不是反映在價格上。如果原物料的漲價確實持續一陣子,那麼商家通常會先盡量降低其他部分的成本來自行吸收。

第3,如果還是不行,逼不得已也只好開始漲價。漲價以後,市場競爭程度是重要的參數:市場競爭程度愈高,客戶就愈有其他選項,廠商就愈不敢漲價。

第4,進一步假設原物料的下游經濟圈真的都開始漲價了,那麼就要看看漲價的傳遞效果。這個經濟圈的客戶們,一開始也會想自行吸收,後來可能也開始漲價,這才構成全面性的物價上漲,通膨壓力於是成形。

第5,當商品市場出現全面性的物價上漲,這時還不是通膨的惡夢,因為第1輪的物價上漲是原物料帶動的,不過工資是生產成本的大項,一旦工資也跟進上升,那對企業來說等於成本又再一次上漲,於是只好再漲價。這會形成物價與工資的螺旋性上升,一發不可收拾。對中央銀行來說,這才是通膨的真正危機。

所以,對貨幣政策來講,為了真正控制通膨,聯準會就必須去觀察就業市場。如果接近充分就業水準,那麼物價的上漲很容易啟動工資的跟進,那事情就麻煩了。

目前美國在疫情的打擊下,就業市場還沒有達到充分就業水平,所以聯準會並不急於讓量化寬鬆退場。

聯準會宣稱通膨壓力是暫時的,還有一個弦外之音,那就是聯準會有把握對付通膨,有能力踩煞車,足以把通膨硬是打下去;但是聯準會沒有把握對付通縮,所以退場的時間寧可慢,而不求快。

延伸閱讀:

沒有它,國內所有5G、衛星產業都將停擺!穩懋陳進財憂心:5G關鍵拼圖還少一塊 

揭密!台積電背後的隱形冠軍 半導體龍頭赴美投資不能沒有的化工台灣隊

為什麼,張忠謀認為一場疫情將永遠改變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

聯電曹興誠悔不當初的西進路 「如果能重來...我希望沒有到大陸設廠」

一條線引爆兆元換機潮!高速傳輸時代台廠搶卡位,誰是下一個股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