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印和闐

證券金融工作者

印和闐:投資泰國的好機會

2014-03-12
作者: 印和闐

不斷動盪的曼谷並沒有影響到曼谷以外的工商業活動。 日本跟中國不和,但是泰國裡面的紅與黃都沒有不喜歡日本,因為政治波動而壓低的泰銖,反而加速日本直接投資的流入,泰國長期結構性的崛起沒有因此改變。

在全球找投資標的,企業的基本面固然重要,當地的政治局勢其實更重要,如果看不清楚,投資風險就很難控制。

 

最近鬧革命的烏克蘭是個例子,過去十年,這個國家已經換了七次政治組合,2004年,尤申科和季莫申科搞掉了亞努科維奇;O五年,尤申科和亞努科維奇搞掉了季莫申科;O七年,尤申科和季莫申科又一起搞掉了亞努科維奇;O九年,尤申科和亞努科維奇再一起搞掉了季莫申科;一O年,亞努科維奇和季莫申科一起搞掉了尤申科;一一年,亞努科維奇把季莫申科搞進監獄了;一四年,季莫申科出獄了,亞努科維奇則被通緝。

 

難懂的烏克蘭國度

 

看官看懂沒?我沒辦法懂。由於末日博士麥嘉華的啟發,本人曾經為了了解烏克蘭的農地資產而去研究烏克蘭企業,幾年下來決定放棄。對這個沒有原則的斯拉夫國度,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這次我想討論的是泰國,把握度比較大。泰國在現任泰王在位68年間,軍隊曾經發動20次軍事政變,換了27位總理,○一年之前,民選政府常因腐敗而在一夕之間被推翻,由愛國愛王室的軍方主持「正義」,在泰國,只要所有電視都在播送尊敬泰王的歌曲,就知道政變開始了,那曾是泰國人生活的一部分。

 

O一年,前總理塔信成為泰國在二次大戰以後第一個單獨政黨執政的總理,從那時到現在,紅黃陣營交替發動街頭運動。但是在這將近十年的日子裡,泰國股市也把外國投資人搞得焦頭爛額,常常好不容易漲起來的股票,又被街頭抗議與軍事政變搞跌了,泰國成為本世紀以來東協最弱的市場。

 

在這過程之中,塔信雖然被迫流亡國外,但是他的政黨每次選舉愈選席次愈多,繼O六年之後,軍方在○九年又再度干預一次,並在隨後的選舉中與法院大量取消塔信政黨的議員資格;但是在海外遙控的塔信在下一次選舉中又取得絕對勝利,導致一三年末,民主黨部分人士居然要求取消一人一票的選舉來做街頭運動的訴求,這次示威,軍方不敢再亂動,全球也沒有任何國家願意聲援。因為這有違普世價值。

 

新興市場政治與股市高度連動

 

簡單說,民主黨、軍方、法院均以尊泰王為號召,實際上也完全聽泰王的,但是塔信的政黨除了形式上也尊一下泰王外,本身則高度團結在塔信海外的領導下。泰王拉瑪九世蒲美蓬今年八十有五,隨時可能去見列祖列宗,王子不服人心,唯一可能接王位的只有二女兒,但是要同時號召泰國全國人民卻又聲望不足,以王室為中心的反塔信力量隨時可能崩潰,屆時泰國可能出現一個真正統一全國的地下泰王,雖然台面上的領袖可能不叫塔信。這將是泰國近半世紀以來不曾出現過的局面。

 

以新興市場看,如果政治局面可以穩定,股市就會是一連串飆漲的開始。印尼自第二任總統蘇哈托後,歷經一個矮子、一個瞎子以及一個家庭主婦,終於出現一個各方服氣的大將軍尤多約諾,當他在O四年就任那天,雅加達股市只有八五O點,現在超過四千六百點。土耳其的艾爾多安,O三年三月就任時,伊斯坦堡一百指數只有一萬點,現在超過六萬點。雖然說本世紀以來大宗商品的多頭市場對於整體新興市場政府的穩定有幫助,尤其是財政部分;但是印尼與土耳其卻對大宗商品出口的依賴較低,市場能夠好轉,與政治好轉的關係相對較大。

 

再回到泰國,一二年的大洪水讓大家知道,原來日本企業在海外最大的生產與運籌中心都在泰國,泰國的外國直接投資在一一、一二、一三年有高達63%、73%、75%來自日本,總金額又高達東協十國之首,新工廠多到連泰國也要到緬甸與柬埔寨找外勞。在這之中,不斷動盪的曼谷並沒有影響到曼谷以外的工商業活動。日本跟中國不和,但是泰國裡面的紅與黃都沒有不喜歡日本,因為政治波動而壓低的泰銖,反而加速日本直接投資的流入,泰國長期結構性的崛起沒有因此改變。

 

至於投資標的,皇象水泥(SCC TB)就像是泰國股市裡的台塑,只要泰國好,它也一定不會太差;要搭日本企業在泰國設廠便車的,可以考慮Hemaraj Land and Development PCL (HEMRAJ TB),它規畫的工業區都是給日本企業用的,長期有一定的機會。一四年四月後的泰國,大選問題很可能大致解決,在政治上有一方取得絕對勝利後,股市可能大有表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