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一部公路車把避難處變定居地 世界繞一圈後落腳台灣 美籍金融專家:機會正站在台灣這邊

2021-05-24
作者: 郭瓊俐

▲Stefan White一家五口,因為疫情關係暫時離開香港, 沒想到再也沒有回去,三個女兒在台北就學, 他和妻子也準備在台灣展開新事業。(圖/潘重安攝)

「我們全家搬來台灣,是基於不幸的情勢,卻是最好的結果!」剛參加完台東國際鐵人3項競賽的Stefan White,娓娓道來一家5口因緣際會來到台灣定居的過程。

過去在倫敦、東南亞、香港等地的投資銀行與能源公司擔任要職的Stefan,是依《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申請到台灣的就業金卡。3個女兒都在全中文的小學及幼兒園上課,他則準備在台灣開創新事業,因為在他眼中,「台灣社會充滿了正能量。」

來台學中文 台北像大工地

Stefan的成長過程和工作經歷,就像全球化與國際村的縮影。他的父親是美國人,母親是來自祕魯的芭蕾舞者,兩人在紐約相識後結婚。由於父親在大通銀行(已與JP摩根合併成為摩根大通集團)工作,被派赴南美洲任職,他的童年大部分在墨西哥和哥倫比亞度過,母語是西班牙語。

由於哥倫比亞的治安愈來愈糟,Stefan 12歲那年,父親請調到香港,全家也搬至香港生活。Stefan說,對一個小孩子而言,那時的香港簡直像天堂,非常安全、自由且繁榮。1990年夏天,父親曾送他和弟弟到北京待了3個月,學習中文。

就讀美國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期間,Stefan休學1學期,到台北師大語言中心學習中文。

1992年,他第一次踏上台灣的土地。那時台北正在進行捷運工程,Stefan回憶,「整個城市好像一個充滿灰塵的大工地,但還是不可思議地好玩跟有趣。」他向一對新婚夫妻分租一個小房間,住在老舊的公寓,使用蹲式廁所,睡的是榻榻米,冬天非常冷;但他的房東像照顧兒子般地照顧他,遇到的人也都很友善。後來他買了一輛登山自行車,在台灣尚未以發達及美麗的單車路線聞名前,他已展開自己的單車漫遊;有時騎至台北近郊山上,有時一路騎到東北角海岸。

在台北8個月的生活,讓他對台灣有非常好的印象。大學畢業後他在世界各地工作,足跡遍及英國、印尼、新加坡、澳洲等地,和曾是生物化學家的新加坡籍太太結婚生下3個女兒後,全家在香港定居。但他經常帶家人到台灣度假,尤其台東長濱是固定造訪的地方,因為女兒們可以徜徉在青山綠水的環抱中。2019年夏天,全家甚至在台北住了5星期,讓女兒們到全中文的小學和幼兒園上課學中文。

2020年,全球疫情大爆發,影響了世界上千千萬萬人,Stefan一家也是被影響的其中之一。

▲住在香港時,Stefan一家就經常到台東長濱度 假,讓女兒們享受大自然。(圖/Stefan White 提供)

疫情影響 從暫居變新住民

Stefan的父母退休後搬到新加坡,岳父岳母也住新加坡。2020年初,全家到新加坡過春節假期順便探望家人,但假期結束前,女兒的香港學校通知,因應新冠疫情,學校要關閉幾週。Stefan不想讓女兒們的學業中斷,也擔心香港的疫情,便試圖聯絡之前女兒們在台北短暫就讀過的私立學校,沒想到學校答應收她們上課,他們便決定先到台灣一陣子。

那時台灣駐新加坡辦事處給了Stefan全家一個月效期的簽證,條件是必須直接從新加坡飛台北,不能回到香港(因為疫情關係)。就這樣,全家來到台灣,再也沒有回到香港的家。「本來只準備住幾個星期,後來變成幾個月,後來變成定居了。」Stefan說。

這是一段波折的經歷,但目前3歲、4歲和8歲的女兒,在學校非常快樂,Stefan也重拾20年前在台北的單車經驗;這次他做的是運動級訓練,每週向自行車店租兩次公路車,一路騎到陽明山風櫃嘴,也在那裡認識一群有台灣人也有外國人的車友。一位外籍車友告訴Stefan就業金卡的資訊,符合金融領域專長的他,才開始思考留在台灣的可能。

「對我太太而言,有一天看到我牽著一輛閃亮的紅色美利達公路車進家門,她就知道我們要在台灣定居了。」Stefan笑著說。身形高大的他,剛好遇到車友要賣車,而且正是符合他身形的XL尺寸。擁有自己的公路車,加上中學時是游泳選手,Stefan展開三鐵訓練,也認識更多朋友。

去年8月,Stefan的就業金卡核發下來,他們也將空了9個月的香港公寓退租,請搬家公司將所有家當搬到台北,一家人正式成為台灣社會的一員。

Stefan過去從事高風險信用資產投資管理,也曾負責多起重要的市場募資與公司重整案,亦曾在印尼規模很大的礦業集團擔任財務長,因此對能源產業也很熟悉。思考在台灣的事業發展,他說,除了信用資產管理的豐富經驗外,他也對氣候變遷及碳排放策略發展很有興趣,他在思考成立顧問公司,協助大型企業發展全方位的碳排放量化指標及減碳策略,以減輕碳排放對企業的衝擊。

▲Stefan熱愛騎單車,除了參加三鐵競賽,也準備參加自行車登山王挑戰。(圖/Stefan White 提供)

人才漸回流 感受正向氛圍

歷經許多國家的生活與工作經驗,讓Stefan對每個國家的社會氛圍有敏銳的嗅覺。他說,當年在泰國工作,1998金融危機前,泰國呈現相當正面的社會力,但金融危機之後,明顯感受到社會力變成負的(the energy is negative);在台灣住了一年多,他說,感受台灣社會充滿了正能量。他也觀察到,「台灣以前是人才外流(brain drain),現在人才開始回流(brain gain),機會站在台灣這邊。」

有人質疑,台灣是否只是就業金卡申請者的避難所?Stefan說,的確有人將台灣當作暫時的避難所,但是很多人一旦來了就不想走,對台灣的印象非常正面;尤其子女入學後,更不可能離開。有一位在谷歌工作的美國人,因為公司要求而回美國,但他把老婆小孩都留在台灣。Stefan以一位新住民的身分強調,「有些人會回去,但有些人會留下來,這些人會提供各專業領域的經驗與創意,對台灣一定是好的(Taiwan benefits)。

延伸閱讀:

印度人馬諾基努力搭建台印橋梁!當年拿台灣獎學金來台,從此離不開台灣

印僑協會會長Kish來台40年,拜台灣神明、愛吃臭豆腐:台北已是我的家

日本人阿部真行串起台日超連結!把台灣觀光客帶進群馬縣 也把台南物產推銷至日本

丹麥人尼爾森用雙腳踏查山林之美!騎單車、跑步 交朋友也認識台灣

新加坡女孩來台灣找到自己 5年後拿下亞洲50大甜點主廚:挑最嚴的老師,是進步的推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