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邱德夫

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協會終身會員、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前理事長,以提升並推廣品酒文化為終身職志。

邱德夫:各具風情的酒展四重奏

2021-05-23
作者: 邱德夫

▲作者(左)藉由酒展的策展,增加與粉絲交流的機會。(圖/邱德夫提供)

「4月總算結束了!」望著收拾乾淨的會場,我的許多酒商朋友都鬆一口氣,精疲力竭地回到久違的家庭,盡力彌補一個月來沒能照顧的家人。

也難怪,從4月的第2個週末開始,包括在台北花園酒店舉辦的「威士忌烈酒品味展」、世貿一館的「台北國際酒展.純酒展」、大稻埕街廓熱熱鬧鬧的「琴酒嘉年華」,以及在圓山飯店壓軸的「世界威士忌烈酒展」,連續四個週末的酒展把大家累壞了。我無役不與,但角色有點特殊,除了琴酒嘉年華之外,都介於參觀者與參展商之間,就近觀察了許多文化和現象。

就酒展的特性而言,花園酒展是全年第一場,策展人複製桃園酒展的成功經驗揮軍北上,雖然場地略小,但開場前排隊的人龍綿延,兩日內簇擁的人潮讓我大感驚奇。相隔幾天之後,連續四日的純酒展胃納所有酒類,啤酒、清酒、燒酹、葡萄酒、干邑及各式烈酒統統上場,加上預先登記免費入場,人潮把世貿一館擠到寸步難行。

琴酒嘉年華已是第5屆,不過首次參加的我感覺極度新鮮,也見識到了調酒對年輕人的吸引力。而週日適逢保安宮保生大帝聖誕繞境,喧天鑼鼓下,迪化街周遭人群水洩不通,熱鬧非凡。至於高踞圓山莊嚴又神祕的飯店,一向予人高不可攀的印象,很難想像在大紅圓柱與大紅地毯上舉辦酒展,當然不容錯過;何況週六晚上的國宴席開近30桌,大夥兒呼朋引伴,乃至酒酣耳熱,再也沒有與酒友歡聚更開心的事了。

調酒風味百變 備受年輕人歡迎

從參加者的角度來看,時間、地點雖然都是考慮因素,不過風格與內容才是招引人付費進場的主因。依此而言,琴酒嘉年華最為特殊,以「人.琴.味」為主軸,集結了知名酒吧和調酒師,利用不同品牌的琴酒與素材各展奇技,再與迪化老街產生新舊衝突,共同演出一場巨型派對。純酒展雖然沒有單一主軸,卻足以招攬所有酒類愛好者一次嘗遍各式酒種,進而選擇出自我的喜好。至於花園、圓山兩場的威士忌酒展,展商雖多有重複,但場地和時間差則區隔了參加者,加上各自設置風格類型殊異的講堂,吸引不同地域性的愛好者。

我們的社團在花園酒展租設了一個攤位,以單杯方式販售不常見的珍稀酒款,讓我們搖身一變成為展商。另外除了琴酒嘉年華,3場酒展都展出了我的《酒徒之書》和《新版威士忌學》兩本著作,因此我時不時地必須現身書攤去說書和簽書,也協助講解酒款。這些多重任務,在在與過去純消費者身分不同,也促使我從展商角度檢視何謂成功的酒展。

我與花園和圓山酒展的策展人熟識,他們把主要工作內容簡化為三大項:確定時間和地點,努力招商,再吸引酒友們買票進場。聽來簡單,需要照顧的眉眉角角卻十分繁瑣,更有不可勝數的臨時、緊急情況需要解決。

策展有眉角 最怕奧客灌飽喝茫 

展商的考慮很單純,如何極大化坪效以增加來客提袋率是重點。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攤位須考慮周遭空間和動線,盡可能布置得亮眼突出,試喝的酒款要能立即打動消費者,同時還能清楚地解說品牌精神和特色。雖說都是老生常談,巧妙卻有不同,或聘請PG倒酒,或穿戴一式的服裝,也有舉牌到處走動者,以及定時舉辦小型品飲會。此外,威士忌的年齡層逐漸老化是個不爭的現實,如何將品牌觸角伸向年輕世代,攸關下個十年的市場消長。所以除了觀察入場人數之外,更要留意年輕或陌生的臉孔有否增加,成為酒展是否成功的重要指標。

我曾多次提到,最令我厭惡的是,酒展中消費者「喝到飽」的心態,以致酣醉不醒地隨地坐臥,甚至嘔吐而狼狽不堪。不過近幾年來展商也學聰明了,只提供低年分的普飲款試喝,較昂貴的酒款改為付費單杯,長時間教育薰陶後,消費者逐漸接受這種作法,慢慢轉變為成熟市場該有的酒展模式。

確實,我們必須思考,當酒價不斷飆高,在不清楚瓶中風味的情況下,直接購買其實存在風險,若能在酒展中花費小錢試飲,找出自我的喜好再下手,絕對是最經濟的方式,也是我以為酒展的重大目的。

酒展月結束了,策展人及展商總算能好好地鬆口氣。新冠疫情下,台灣是唯一可密集舉辦酒展的國家;雖然最近蒙上社區傳染的陰影,不過下一次酒展是7月初在台中舉辦,應該有機會再度聚首,與中部地區的酒友們把酒言歡。

延伸閱讀:

何瑞燕:居家檢疫 看他一人獨樂樂 美酒名琴閉關趣

邱德夫:台灣將成立「雙耳小酒杯持護者」分會 蘇格蘭威士忌的執杯傳奇

貴州茅台去年EPS達37.17元人民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