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索貝克

索貝克為財經作家、證券金融業工作者,投資中港股市多年。

索貝克:中國抄家民企 下一個獵物是誰?

2021-05-21
作者: 索貝克

▲高鐵建設一向是中國政府美化GDP的障眼法,現在這招數恐無以為繼。(圖/攝影組)

4月分中國的官方製造業PMI(採購經理人指數)已經公布,數字是51.1,雖然還在擴張區間,但是比3月的51.9低,也比分析師預估的51.6低;官方非製造業PMI是54.9,也比3月分少了1.4。簡單說,今年中國經濟復甦的動能可能已經見頂。 

財政惡化 砸錢肖想打台灣

3月底,中國國務院中央辦公廳下發通知,《關於進一步做好鐵路規畫建設工作意見》,內容提到貫通省會與特大城市雙向客流一年2千5百萬人次以上,且中長途客流占70%以上的路線,可以規畫每小時350公里以上的高鐵系統;若是一年客流1千5百萬人次的路線,可以規畫每小時250公里上下的系統;若既有高鐵路線利用率不足80%,原則上不建平行路線。前項標準,目前只有京滬高鐵能達到,後項標準,中國當前第二、第三繁忙的西(安)成(都)高鐵以及(北)京廣(州)高鐵直到2020年都達不到。國務院的通知發下來,中國過去10年高歌猛進的高鐵建設,可以確定告一段落。

至2021年第1季為止,中國高鐵的控股公司國鐵集團負5.76兆元人民幣,負債比率為65.6%,以第一季營收2270億元人民幣觀察,負債要有效下降,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以十三五規畫期間中國高鐵總長度1.o8萬公里增加到3.79萬公里的數字,相對同期間全中國建設的總長度2.5萬公里,裡面有1.81萬公里是高鐵,平均每年高鐵建設3620公里,以2021年準備建設1千6百公里的高鐵計畫比較,已經不及過去5年平均的一半;過去高鐵建設是中國政府「調高」中國GDP(國內生產毛額)最方便的增加項目,現在不得不主動放棄,沒有實際需求是主要原因之一,國鐵集團的負債過高是原因之二,政府沒錢是原因之三。 

中國政府的收支狀況持續惡化,以2020年政府、國企、社保等公共預算項目,全年收入18.02兆元人民幣,支出24.79兆元人民幣,缺口超過6兆元人民幣。打從2017年川普開始喊出美中貿易戰後,為了支撐外銷產業,必須補貼出口產業,每年對企業與個人減稅的金額逐年上升。中國政府收入下降的同時,為了準備打台灣,軍費又是雙位數字的複合成長,為中國各級政府另外尋找收入來源是刻不容緩的急事。這該怎麼辦? 

回味一下十四五規畫的文字:「要建立完善個人收入與財產訊息,支持健全現代支付與收入體系」,這是手段,至於要達到的政策目標是:「保護合法收入,合理調節過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在理解中國政府的政策目標後,螞蟻金服的上市為何被喊停?掌握個人金融資訊的支付寶功能為何被直接收歸國有?阿里巴巴與騰訊為何接連被中國政府利用《反壟斷法》強力對付?這一系列的動作,放在中國政府缺錢,進而必須快速找錢彌補資產負債表的背景觀察,馬上可以理解。 

改革開放路線 戛然畫句點 

此外,延續624期與627期談到中國人口總數可能長期作假,導致2020年中國人口普查的結果,過了半年還做不出可以吹噓的數字,未來工作(課稅)人口鐵定不足的問題,十四五規畫決定以調高退休年限來解決。中國男性現在退休的年齡是60歲,女性是55歲,這不但比所有已開發國家都低,更比金磚四國的其他三國都低。以中國2020年平均壽命77.3歲、平均健康壽命68歲(無須臥病在床),退休年齡提高應該是中國政府的政策目標。如果真的能讓中國人工作到幾乎不能再工作為止,社保體系的破產危機就能緩解大半,延長退休年限,也得放在中國政府資產負債表兜不起來的脈絡來理解。

4月20日,鄧小平否定文革的改革開放路線主軸被翻轉,中共中宣部副部長正式替共產黨中央對文化大革命提出不同於鄧小平的看法:儘管充滿艱難曲折,總體上取得矚目成就。這種路線全面翻轉的論調,目前在中國境內幾乎聽不到反對聲浪。中國改革開放路線生於1978年,卒於2021年,得年43歲。對資產階級來說,文革年代意味著資產充公。中國民企被抄家,已經是過去3年持續發生的事,目前的階段是直接整頓阿里巴巴與騰訊等網路企業的營運項目,這是中國第一大與第二大民營企業集團。持續性的罰款與政府指導將改變民企們的面貌,以及未來的獲利展望。繼631期提到騰訊的南非大股東已經減碼超過3分之1持股後,富達基金也出報告,把整改過的螞蟻金服價值調降一半。 

中國政府現在正在整肅民企,接下來換誰?港澳台企嗎?各路外資嗎?還是全部通殺?中國與全球經濟脫鉤持續推進中。

延伸閱讀

索貝克:經濟發展畫大餅 數字背後藏困境...中國人口危機迫近 改變長線投資風向

索貝克:數字人民幣、金融網關 中國兩大緊箍咒 投資人恐難脫身

第三代半導體潛力大!「10檔概念股」最具想像空間 股價隨時起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