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獅子哥」交代行蹤,卻被做梗圖嘲笑「人與人的連結」 呂秋遠:多點寬容,讓疫調更容易進行

2021-05-14
作者: 呂秋遠

▲(圖/Pixabay)

【封城】

許多人「嚮往」封城,似乎認為只有這樣才能保平安。雖然不能確定這「許多人」與不戴口罩、到處進香遊玩的人,是不是同一批人,但是可以肯定,他們並不知道封城的厲害。封城,就是一般人將近一個月不能任意出門,只能乖乖在家裡。只有必要人員可以憑證件出門、看病可以、採買民生物資可以,一週只能三次,外送、外賣一律停止。我們真的要這樣的封城?

跟老公、老婆、小孩、公婆同處一個空間一個月,非必要不能出門,很好玩嗎?

姑且不論一般人能否忍受一週只能必要性的出門三次,政府又要如何管制,到時候名嘴們、酸民們、反對黨們,肯定跳腳,又要說「為什麼要封城、現在是戒嚴了嗎?」台灣屆時應該會陷入嚴重的紛亂。重點是,一旦封城,我們的經濟活動幾乎全面停擺,基層民眾應該怎麼辦?沒有收入、沒有經濟來源,要怎麼過生活?去年的補助,早就已經耗費預算許多,現在還有子彈嗎?今年如果進入封城,這些人應該怎麼辦?講封城很容易、很威風,但是現在這種製造無謂恐慌的猜測,是不是應該先暫停?

我們現在只能做好自我防護,讓病毒鍊停止傳播,真有封城來臨的那一天,但願我們都能冷靜的、不搶物資的、不抗議的、理性的,接受這樣的結果,乖乖在家裡。現在提倡立刻普篩與封城的人,應該是不管別人死活,或是沒有經歷防疫恐慌有多嚴重的人。

【人與人的連結】

今天「許多人」同樣在嘲笑「人與人的連結」,這些人果然發揮了魯迅的功力,「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或許這是疫情嚴峻時,我們對於這件事情的苦中作樂,但是對於疫調而言,卻是很恐怖的事情。因為,如果有人擔心被嘲笑,所以不願意講實話,以後怎麼辦?難道要嚴刑拷打,才能讓不幸染病的人,完整的交代自己的行蹤嗎?可是,他就不願意說,因為怕被認為是獅子王,被做成梗圖在天橋下分成一百回合說書,怎麼辦?

沒有人願意生病,畢竟這會對自己造成很嚴重的後果,也會背負社會上異樣的眼光,在台灣現在這種歧視武漢肺炎的氛圍裡,得病幾乎就是台灣的罪人。去期望每個人都是聖人,願意完整交代自己的行蹤,並不容易。是不是對於得病的人,多一點寬容會比較好?特別是,其實許多人在十天前,一樣不戴口罩在遶境、在群聚、在遊樂、在KTV、在吃飯,這些「許多人」到底為什麼要去嘲笑別人的私人活動,造成台灣的疫情破洞?只是自己運氣好而已,不是嗎?

給別人一條生路,讓疫調更容易進行,其實也是給自己未來一條生路。當疫調更困難,其實斬斷病毒鍊就會更辛苦、耗時更久。

【阿公店】

這不是地名,而是在萬華,與許多鄉間的產物。最傳統的店面,並不是脫衣陪酒,只是提供場地,讓一些寂寞孤單的人唱歌、泡茶、喝酒、嗑瓜子,跟一些年華鼎盛的女生聊天打屁,或許會手來腳去、眉來眼去,但並不全部都是色情行業,也是許多收入較低的人賴以為生的場所。這些場所,已經逐漸被時代淘汰,但仍然是很多寂寞、花不起錢的人,排遣時光的地方,因為疫情,把阿公店通通歸納成色情場所,實在不知道怎麼說。

阿公店會不會有黃昏之戀、會不會有婚外情,當然有可能。但絕對不是想像中的「見面就是在性交」的場面,對於這些人而言,真實的情感交流,其實才是真正的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只是剛好不幸遇到疫情發生,如此而已。大家都是混口飯吃,把這些發生疫情的地方妖魔化,其實沒有什麼必要性。

我們都累了、都怕了,但是我們可以多一些同理心。面對嚴峻的疫情,或許可以多一些理解,讓得到武漢肺炎的人,可以多一些不被責備的空間。因為,在社區感染的高度威脅下,下一個可能就是我們自己。

(本文由「呂秋遠」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反擊楊志良「開除說」!蔡英文:不需風涼話打擊前線士氣

染疫醫護遭獵巫 呂秋遠:這些躲在螢幕後面的人,知不知道台灣醫護人員薪資多低、風險有多高?

楊志良1原因喊「嚴懲確診醫」!外科醫怒批:不懂別裝懂

沒在怕的啦!楊志良 人生最高境界:娶有錢老婆,自己當左派!

染疫醫師、女友足跡大公開!星巴克、全聯都去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