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嚴選
HOT

運用科學證據 建立互信基礎,減煤增氣展綠,用能源轉型讓環境永續

2021-05-27
作者: 廣告部企劃製作

▲《財訊》雙週刊舉辦「全球綠趨勢 用能源轉型讓環境永續」封閉式論壇,由《財訊》社長謝金河主持,與環保署空氣品質保護及噪音管制處處長蔡孟裕(左二)、台大環境與職業健康科學研究所教授吳焜裕(右一)及臺灣環境公義協會理事長洪正中(右二)進行交流對談。(圖/攝影組)

因應全球綠能趨勢,台灣也喊出「減煤、增氣、展綠、非核」能源轉型四大目標,並宣示在2050年達到淨零碳排。然而,在發展綠電的路上有許多不同聲音,未來台灣能源轉型的可行性如何?

近年來,氣候變遷日益劇烈,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推動能源轉型,已是當務之急。《財訊》雙週刊持續關注台灣環境永續與經濟發展,於日前舉辦「全球綠趨勢 用能源轉型讓環境永續」封閉式論壇,由《財訊》社長謝金河主持,與環保署空氣品質保護及噪音管制處處長蔡孟裕、台大環境與職業健康科學研究所教授吳焜裕及臺灣環境公義協會理事長洪正中,就台灣能源轉型政策規劃及未來方向進行交流對談。

多管齊下減碳,庶民語言讓民眾有感

謝金河提及,全球都朝向綠電發展,台灣也不能置身於潮流之外,以「減煤、增氣、展綠、非核」為能源轉型四大目標,除了全力發展綠電,為跟上「淨零碳排」的腳步,減煤燃氣成為供電穩定、減碳及減少空污的重要選項。但在發展綠電的路上有許多不同聲音,台灣目前進程及比較可行的發展方向為何?

「空污和能源轉型是一體兩面,但減煤要先做。」蔡孟裕指出,環保署訂有「空氣污染防制行動方案」,優先推動國營事業空污減量,透過污染減量設備、更新超超臨界機組及增設天然氣機組,達到超低排放;同時在空氣品質不好時,盡量降低燃煤電廠的排放,同時往天然氣發電布局。目前已獲致相當成效,以台中火力發電廠(簡稱中火)為例,2016年空污排放量為37000多公噸,2019年降至19000多公噸,減量達50%,未來逐步完成減煤增氣計畫及燃煤機組陸續除役後,推估至2025年可達78%。

「由於空污來源眾多,除了燃煤電廠,還有移動污染源、逸散性污染源,需多管齊下採取減量,才能有效提升空氣品質。」蔡孟裕也提及,通常民眾都是憑直覺判斷空氣品質狀況,政府必須即時將正確資訊透過各種管道和民眾溝通,同時要用庶民語言來讓民眾了解,建立共識。

▲《財訊》社長謝金河與3位與談人就台灣能源轉型、中火及藻礁議題互動熱絡。

展綠第三支腳,以小水力為基載電力

洪正中強調,「空污不是一天造成,而是漸進式的一直污染,因此改善空污,一定要有策略性,透過事前規劃、法制化等公平合理及民主程序方式,才能有效解決問題。」舉例來說,中火的問題是因為燃煤,台中市政府在2016年訂定「生煤管制自治條例」,要求包括中火及其他生煤使用業者,四年內減少40%生煤使用量,除了量的管制,也有質的管制,像是含污量低、高熱值;此外也訂定86項管制措施,針對移動污染源、逸散污染源進行全面性減量。

「燃煤的污染量是燃氣的7到10倍,要改善空污、增氣減煤是全民共識。但三接案(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因藻礁問題而被擱置,突顯民眾對能源議題沒有切身感,是項警訊。」洪正中提醒,政府應更加關注社會公平正義、環境權的主張、程序正義,以及環境影響評估制度不被信任,可透過修法化解環評制度的迷思。

針對再生能源發展,洪正中建議,目前台灣再生能源以太陽光電、離岸風電為主,然而,風力與太陽能屬於間歇性能源,小水力發電有基本負載的特性,只要有水流就能穩定發電,可作為台灣再生能源的第三支腳,再結合儲能來穩定供電。

建構風險分析,用科學做出最佳決策

謝金河提及,政府宣示在2050年淨零碳排,要達到碳中和,必須讓電力達到減碳或零碳。政府在能源配置上,未來的路該怎麼走?

「能源配置或空污的管理應該系統性來看,就是要用科學。」吳焜裕指出,天然氣、綠能還是有碳排放,未來可能要導入許多科技,像是碳收集與儲存(CCS),但還是會面臨鄰避設施(NIMBY,不要在我家後院)的問題,遭到當地居民反對,因此必須建構風險分析(或稱為風險治理)的決策機制,在制定決策之前,蒐集所有相關資訊,然後根據科學資訊充分溝通,建立共識,最後做出最佳決策。

吳焜裕也提到,台灣海峽是全世界最好的風場,但同時也面臨到國安問題;因地狹人稠,不容易找到最佳的陸上風場,如果是次佳、成本效益值得投資的風場是否可行?地熱蘊藏量、生質能是否足夠發電,都是未來可思考評估的面向。但還是會面臨要跟民眾溝通,若能提早規劃,了解民眾會擔心或在意的事項、哪些做法是民眾可以接受的,在互信基礎上用能源轉型讓環境永續。

TOP